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鸥 溪  

2009-12-13 15:26:08|  分类: 龙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氏族谱》载,唐贡士楚公,生二子:况、侃。

况,出仕,官大理寺评事;侃,退隐,因景慕“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肆意于田园山水。

侃公,游永新邑南鸥田,见山明水秀,筑室山中。于是,成钦公派祖源之地。

钦公派裔孙飞栋先生,曾经同事,特邀我游鸥溪。

风和日丽。几分景仰,几分闲适。

小径,两边野草相夹,宽不盈尺。红泥小石子,别样情趣。

左右两山,起伏绵延,林木丰茂,青翠葱茏。两山夹峙成冲,冲中皆稻田。田,不规则几何形状,相接相连,如神秘的河图洛书。水映蓝天,新栽禾苗,于白云间嫩绿出无穷想像。

一弯溪流,从田垅中间跌宕奔流,冲出米余深沟。两岸野草与灌木相合,清泉只隐约可见,淙淙之声隐约可闻。

不见行人,几只青蛙,不知藏于何处呱呱而鸣,闻声而不见其形,若顽童躲迷藏与我逗乐;一群小鸟,呼啸从头顶掠过,没入于山中树林。

一木板小桥,横跨小溪,木桩为墩。小溪漫泛,小桥延伸竟有七八米。虽窄,却坚实。左岸,数株柏树于桥头。于是,清澈流水,碧绿水草,简朴木桥,青翠高树,蓝天白云相衬托,田畴禾苗相点缀,更有数间小屋隐约于远处树林间,炊烟袅袅,构出古典韵味,摩诘诗情,陶公胸襟。

柏树林之畔,一方旱土,约二三亩。傍柏树,有一座占地只三四平方米的“社公庙”。小庙,人不可入。内祀无名“社官”,无像,有香火。社官,相当于人民公社时的生产队长,现村民小组长。小庙,常圮,常筑,香火不绝如缕。

庙侧,一奇特巨石如人兀立,高丈余,底直径丈余。上小下大如锥,如人席地坐。石上满布藤萝,叫人感觉到岁月的悠远和苍老,自然的造化与神奇。

飞栋问我,像什么?

我答,似披簑衣农夫。

飞栋说,农夫应站立。实为身披袈裟打座的和尚。人叫它石和尚。

登山,山上又一石,高约丈余,宽约二三丈。其上,斜倾出丈余石檐,如屋。亦奇。飞栋说,田间劳作农民或樵夫,遇雨,避雨,天热,歇脚纳凉。

处处一片明丽的阳光。侃公认为,这里“山明水秀”。果然。先祖住此,天人已合二为一了。

巴尔蒙特说,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世上。

景陶公选择了阳光。

景陶公的阳光,在永远照耀着他的裔孙。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