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忠义里  

2009-12-13 15:28:56|  分类: 龙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禾水入县城,在城南皀旗山麓,袍陂下面,激流冲刷出百尺深潭。

 潭水凝滞,深贮历史的凝重。

 鞑靼铁骑踏碎南宋王朝的偏安梦,文天祥的浩然正气,化作了惶恐滩头的惶恐。这时,文天祥的妹夫彭震龙与永新的吴、龙、段、左、张、谭、颜、刘八姓族众,以血肉为城,誓死守卫永新。元兵久攻不下,宋叛将刘槃收买叛卒,开了城门。守城将士,杀出一片英勇壮烈;元兵屠戳百姓,杀出一片鬼哭神号。三千“山陬穷民”,一声长号,同时跳入皀旗山下的禾河,以身殉国。

 袍陂龙氏外甥,明末清初文学家贺贻孙曾撰《忠义潭记》。喟然惊叹:“从古亡国不止一宋,未闻有以黔首三千同死社稷者!”

 贺贻孙又说:“至今泊舟潭上者,阴雨晦夜,常见金戈铁马,出没驰骋于洪崖苍波间。风响树答,水涌石怒,若有叱咤怨恨之声,终夕不休。”

 出生于袍陂村的中国著名古建筑学家龙庆忠教授说:“幼时读贺贻孙老先生的《忠义潭记》所流下的泪水,仿佛还留在我的脸上。”

 历史留下血写的记忆,因此人们称此处为“忠义潭”。

 潭畔有村,名袍陂,又名陂下,此后称“忠义里”。忠义里四个屋场,皆居龙姓。

 每年七月十七,这一义士殉难之日的傍晚,袍陂龙氏,设祭于忠义祠,置酒、肉、米饭于潭畔,烧香跪拜,祭奠靖难亡灵。然后,悉数倾入潭内……这是永新龙氏特有的一种民俗,公元1950年始废。

 我从求学于县城始,不知多少次孓立于袍陂村前的忠义潭畔,凭吊三千无名烈士。依忠义祠前青翠古柏,抚残留着“明万历甲申龙门……”几个残缺不全的汉字的方形石柱,望汹涌的粼粼碧波,生万端感慨。

 忠义潭北岸石壁上,曾有每字约两米见方的“忠义潭”三字,并有百余字的短文。我曾见过,但现在荡然无存。民间收藏的《袍陂龙氏族谱》中,除载有贺贻孙的《忠义潭记》、《影帆阁记》,还载有明内阁学士尹台的《义渡舟铭并序》,以及众多的古诗文。此处曾有十分美丽的景色:千帆泊岸,渔舟唱晚;影帆阁中士子的书声朗朗,骚客的吟咏风流千古……

 逝者如斯乎?

 西仲公六世孙,后唐与宋两朝司徒经公,开基袍陂后,有子试,孙舜卿、舜臣。忠义潭的义烈,孕育了袍陂龙氏的人文精神。人文斗焕,此后,每一代,至少有一人进士及第,三四人登上乡试榜。其裔孙皆能有为有守,虽无喧赫的功绩,但在士林可以说已铸造出自己成功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