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龙 门 贺 氏 桂  

2009-12-14 21:59:41|  分类: 龙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有珠妻贺桂,字秋安,自称竹隐居士,永新龙溪(今龙田)人。年轻时,人们夸她是续《汉书》的班昭。她善吟诗、填词,还会作画,著有《竹隐楼遗草》,流传后世。

 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五月,她诞生在书香门第。父亲贺士昌,万历戊午(1618年)科举人,初任浮梁县教谕,后任安徽滁州太守,为人方正慈祥,讲究大节,可与人共患难,滁州人称他为贺佛。贺桂从小随父生活,4岁开始念书。她爱读书,记忆能力、理解能力都很强,而父亲又积书甚富,读之读之,渐有书生的气派。深得父母的宠爱。父亲见其诵读数年,才思显露,感叹地说:“可惜这孩子是个女的。”

  贺桂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吟诗、填词、画画、弹琴、刺绣、吹笛,样样都会。15岁,许配给后来在攸县做知县的龙有珠为妻。明末兵乱,夫妻偕隐于老家——今属江西莲花的龙溪,架小楼,取名“竹隐”。正如她自己在《竹隐楼遗草》自序中写的:结婚以后,自以为“文事已离,愚根深植,”不再弄墨舞笔了,没料到“聪明苦送,诗债索酬”,只得“丑妇效颦”,尾随了“李杜储王”,“学步微吟”。吟着,写着,“文心徐引”,“韵事多磨”,“见解渐兴,悲欢自定”。天长日久,“累韵成帙”。

 她的诗,主要咏写自己的日常生活,“或奔窜流离,宿林烟而披石露;及幽居闲眺,补茅屋而倚梅花。胥动愁思,并增俚句,至于闲翻棋谱,静理琴言,横伊笛于高楼,吹洞萧于幽竹,感公孙之舞剑,学右军之笼鹅”,“情牵墨雨”,“顾影自怜”。所以“多孤清之调”,有清幽婉雅的风格。如《山居》:“枝头群鸟去,影远声犹迩。石路通幽溪,屋中穿流水。长风竹桃集,浅雾山根起。松影侵几案,虚声清心耳。挥尘指清镜,影立山光里。:此类触景生情之作很多,如《春闺》、《春怨》、《闻莺》、《燕巢》等等都是。

  春去秋来,荣枯交潜,久而久之,伤感之情,油然产生。他在《夏日途中》吟写:“野径花黄景似秋,长河风起水生愁。斜阳映处波行急,云影天光俱倒流。”《山中感情》一诗,更鲜明地提出人生在世间,不要与百卉争艳,而要学习松柏的挺拔与长青:“人生天地间,譬如桃与李,百卉争艳后,渐随秋草萎。何不学松柏,劲节难与比。”

  贺桂最大的憾事是“恨列裙钗”,她恨不得改头换面,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去奔赴国难。《独漉篇》就表现出这种情趣。“独漉、独漉,剑埋于狱,其气于天,不同一割(一解);死伤于虎,为虎之伥,虎中于机,伥且叹望(二解);乌贼喷墨,以为身窟,巧莫之若,终死于墨(三解);众鸟呼山,清浊各别,谁欲戈鸟,莫中清洁(四解)。”崇祯年间知庐陵县事的于藻为《竹隐楼遗草》所作序言说:“《独漉篇》感怀诸作,情出乎烈士,尤奇。非复妇人语,而何其相似也。昔曹大家东征过蒲过萍蒲城,慨然想仲运了之威神”。

  贺桂所存的词曲,情趣类同,却别有一番风味。如《七夕》(调寄如梦令):“芦白柑青风瘦,又是穿针时候。若使风波生,未必鹊桥依旧。知否、知否,星在微云光漏。”又如《题淡墨山水》(调寄如梦令):“绿树阴阴遍野,莫辨深春浅夏。一水隔茅亭,人立断桥饮马。诗画、诗画,久看合来如乍。”又如:《雪夜》(调寄西江月):”绣幕湘帘都卷,六花飞入几砚。今宵何事更迟眠,梅人画图堪羡。漫道严寒较浅,风住暖回玉面。芳心应道梦魂传,空把门儿深掩。”于藻赞它“婉雅,意气秀拔”,“逼李易安、朱淑真,真固人所共知”。

  同代著名学者、文学家贺贻孙为《竹隐楼遗草》作序云:“竹隐遗诗者,族兄滁州守公女所作也。及笄时,已有咏雪之风,迨归明经龙公,专意为诗。其诗颖秀庄重,久之盈笥。”

 贺桂与丈夫在隐居故乡的日子里,除了吟诗,填词,就是全身心地扑在教子成才上。儿子龙科宝,博学,有文行,康熙八年乡试中举,这应归功于自幼母教有方。贺桂有关心儿子的一切,自己吟诗填词,也让儿子“亦步亦趋”。母子情谊非常深厚,如其诗《科儿公车北上赋此寄怀》就是为儿子北上做官写的:“金鞭续梦月初低,石路霜沉滑马蹄。丝冷轻裘风面面,竹连古驿雾迷迷。匏尊润酒分童仆,土屋开扉见犬鸡。革尽寒威春到眼,木荣迟早听莺啼。”

  贺桂的晚年,诗律益细,精神也更为超越。信奉佛教,礼诵不辍,“暇取半幅纸,作《大士浮海像》,海潮怒立,鱼龙变眩,大士趺坐其间,铢衣绀髻,妙相光明,令人因敬生悟”,借以“乐”度天年。她殁于康熙十六年(1677年)三月初九日,享年61岁。

 儿子科宝,是名孝子,母亲死,常抱着母亲的作品哭泣。母亲的画保存不多,他便把诗结集,重新付印。他认为母亲的诗存下来了,就像画也存下来了,也像母亲还活着。

                                                                 (选自文史出版社《永新人物传》)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