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兰亭记  

2009-12-30 21:34:1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西南一带,山山水水,自相映发,山阴道上,处处风景优美。离城二十多里处,是兰渚山。现在的高速公路边,兰渚山的山麓,汉时设有驿亭,称兰亭。这里,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一条小溪,弯弯曲曲在乱石与花木间流淌,环境很是清幽。

一千六百四十多年前一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暮春日子里,时任会稽内史、右军将军的王羲之,邀了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当时的名流,以修契的名目,在兰亭聚会,饮酒赋诗。王羲之又书写了“兰亭序”,于是,成了名胜,成了圣地。

我很在意这一千六百多年前的魏晋时代。“魏晋人物晚唐诗”,对我的印象太深刻了。我很敬仰汉末逐鹿中原的英雄,也很敬仰魏晋淡薄名利放浪形骸的名士。

魏晋名士,有一种脱俗的品格。如前朝阮籍,长的很帅,又很有文才。司马皇帝想网罗他,要招他做驸马,他故意天天喝得酩酊大醉,一醉两个月,使提媒的人无法开口,只好作罢。他常常一个人坐着木车,载着酒,自斟自饮,任由着马拉着车随便走,马站住,车停了,前边没路了,他便放声嚎啕痛哭……另一个稽康,有官不做,去打铁。替人打铁,不收钱。有酒拿来,好,一块喝,喝个淋漓痛快。曾用阴谋害死邓艾权倾当朝的钟会,“乘肥衣轻,宾从如云”,很是隆重和诚恳地去拜访他,他头都不抬,只顾打铁,理都不理……

司马氏以阴谋夺取了魏政权,自己又以阴谋相倾扎。他们要拉拢当朝的名士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又怕名士为他人所用,致使那些名士的命运都不大好,很有才华的何晏、张华、潘岳、谢灵运、稽康……都给杀了。

要杀就杀,稽康临刑前,竟依然还有一种雅量高致,在刑场上摆下琴,从容地弹奏完一曲《广陵散》,然后,引颈就戮。

魏晋人物,崇尚品格,崇尚风骨。

王羲之他们,前朝名士的品格和风骨滋润和熏陶了他们的灵魂。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的太尉郗鉴想在当时的望族王氏家族中挑选女婿,派门生找王导商议。那些王家子弟听说,纷纷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在那位门生面前,表现得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只王羲之躺在东面的床上,袒露着肚皮,独自在吃东西。门生回去汇报,郗鉴说,那个“东床袒腹”者,就是我满意的女婿。

王羲之成了“东床快婿”,“东床”“令袒”也成了女婿的美称,但前朝名士鲜血的血腥气,依然弥漫在历史的天空。王羲之,写字,养鹅,玩珠,喝酒,或许这就是他以之避祸的一种方式。他本是山东人,后随家至南京,初到绍兴任职,“便有终焉之志”。

永和九年三月初三日,王羲之他们会于山阴幽静的兰亭,纵情山水,别出心裁,放浪形骸。众人一一绕小溪而坐,把酒杯放在一块小木板上,置于小溪里,顺流而下,到谁的跟前,谁就取过这杯酒,喝了,并赋诗一首,畅叙幽情,称之为“流觞曲水”。想象那时,他们没能像阮籍、稽康一样地目空一切,恣意狂放,但且置官场的明争暗斗阴谋屠戳不顾,将人世间的宠辱忧患皆忘,得意忘形,无拘无束,开怀畅饮,“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纵情欢笑,何等快意!王羲之在这天,带着醉意,“游目骋怀,极视听之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那种高兴,那种高雅,那种热闹,简捷无以复加。这天,所咏之诗,据说有几百首,准备印成诗集,便要王羲之写序。王羲之,挥毫落纸,写下《兰亭集序》。

兰亭序,是王羲之的神来之笔,便也成了万世的神品。我想,只有魏晋这样的时代,魏晋这样的文人,才能有这样的绝世之作。

亭以书传,兰亭不仅成为名胜,更成了书法界的圣地。据说,每年的三月三日,不少书法界的人士,会来此朝圣。

我来过兰亭两次,都是乘公务之便。

前次来,是二十年前暮春的一个阴雨天;这次来,是阴云很重的冬日傍晚。不知是不是这天气和物象的原因,一进这兰渚山,便觉茂林修竹捂出了一种压抑的阴郁。我首先想到的是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两次写到 “死生”之词,“嗟悼”“悲夫”之句,从而浮想连翩,联想到司马氏那个专制时代,一个个装满了学问和诗句的脑袋,喷射着鲜血掉落尘埃,总有一种带着恐怖的伤感。

我想,王羲之那时或许也是伤感的,因为在兰亭“流觞曲水”后,在元和十一年,便辞官归隐,游放山水之间,只是喝酒,养鹅,钓鱼,写字……

谁能解读王羲之此时更为复杂的心情?

不过,我们读到了王羲之“东床袒腹”的恬静自然,读到了他俊逸潇洒的文笔,读到了他淡薄名利的“终焉之志”,读到了他“游目骋怀”“放浪形骸”的高雅和豪放。

临摹《兰亭集序》者,有几人又去体味王羲之的清高和洒脱?有几人又去临摹他的学识和文才,有几人能意会到魏晋名士的真风流?

现今的兰亭圣地,有墨华亭,流觞亭,鹅池亭,小兰亭,右军祠,清康熙和乾隆的御碑亭,还有碑苑和书法博物馆,这些或雄伟或精巧的建筑,飞檐翘角,古色古香,排列在鹅池曲水周围,点缀于翠树绿阜之间,堂皇是堂皇,热闹也热闹,并很能怡悦游人的耳目,对我来说,总有点觉得不是味道,就像后人总爱称王羲之不以为意的官衔“右军”一样。

魏晋名士,是极讨厌这种俗气的。

我每次从兰亭走出,心头是魏晋的政治烟云,脚下是魏晋名士的沉痛,头脑里积淀既深且厚的庸俗和怯懦更压迫着我,使我不能昂首挺胸仰视。

 

                                        2006·11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