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情系两箱书  

2010-11-17 20:52: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叔父已年近八十,我也五十出头了,虽然,父亲健在的时候说过,在海峡的那边,我还有一个长辈。两岸通邮以后,叔父的信中,对我也曾提过,在我弥月时,曾见过一面,可我在襁褓,不知,也无记忆,该不能算的。人为的因素,我与叔父至今一直未曾晤过面,“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人间世的不如意事,究有多少,自然只有上帝知道了。

在来往的书信中知道,叔父是一位受过完全教育的人,八年对日的民族圣战时,他正是研究所的学生,怀着满腔的热血,投入了“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知识青年从军运动。多少辛勤,赢得个将军的雅号。他也是个爱书、读书乃至于写书的人,他常半自开玩笑的说,“不务正业”,可又取得了部颁文史教授的资格,也曾在不少公私立大专学校,客窜过粉笔生涯。当然,由于长期的留居海岛,“长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空山高处愁西望,湘水苍茫恨有余”,一个垂垂老矣的羁客,总会存在些,或然的乃至于莫名郁积的种种。可是自我知道海的那边,有这么一位长者后,他在来往的书信中,对作晚辈的我和我的儿女的教诲,始终是乐观的,开放的,细致一贯的,例如像荀子《劝学篇》中的“书中自有黄金屋……”等句读,他不厌其烦地提了又提。我确信他不是健忘,而是用心良苦,他也不时寄些大陆买不到的文学名著给我和我的儿女。我一家人如今都酷爱书本,酷爱写作,是有一点关系,也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说到书,叔父有他独特的看法,常引古人的话训诲我们:“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孔子说:既富矣,教之。大概也是同一道理。人与禽兽之别,主因是文化;人与人高下之分,主因精神方面的道德、人格、知识等等。而以上这些,都是来自书本。“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典论》中这几句话,着实有理。他在来信中说过一个负面故事:有一次他想请回大陆的同乡带书给我,那人说,带钱好了,带书有什么用?三日风,五日雨,从来没有看过文章锅里煮。他不带。我也从这往株州取书遭遇的同样的故事函告他:在火车上,和一个自称是念私立大学的学生有如下对话。花喏大的旅费跑那么远去取书,书,是什么宝贝?我还以为你是去取彩电呢。

有朝一日,我们叔侄面谈,不知是哭还是笑。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煮鹤楚琴,难语为大。

情系两箱书 - 半边屋 - 半边屋

为了晚辈的将来,叔父这次是下了大决心,买的是一套《诺贝尔文学奖全集》,五十一厚册,重量三十公斤以上,分装两大箱。在来信中他开玩笑似的说,带钱容易带书难。他也从不提书价或运费,只说:“装箱打包,可苦极了。如此一大堆,要老花眼,半僵手,一册册的分辨清楚,搬上搬下,真有点那个了。”信看至此我不由得想起朱自清先生的大作《背影》,由朱父幻化出叔父。叔父的年岁,比朱先生令尊,该大多了,竟忘却自己的老迈,亲为晚辈购书。叔父当时的喘气,当时的手抖腰酸,更联想到长幼的情怀,不由怅然南望,怆然欲泪。诺贝尔先生,不以一己之私,把发明的利得,贡献世界,愿人类康宁幸福。叔叔的用心,不会两样吧,我想。

书是由株州的姨表妹和他的先生带到株洲的,我提了一下,不能动弹,此时涌上心弦的,却是物质以外的重量,以及难以抑制的激动。叔父的苦心,我和我的儿女何以为报?叔父不止一次在信上说,他是普罗阶级,一生劳碌,两袖清风,但他那种“利须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仁”的怀抱,着实感人。“贫不立椎,富甲天下”,他才是真正的精神贵族呢。

取书回家,一路风尘劳顿,我不在意,为了不使书受损坏,我不愿托运。茶陵换车,投宿客栈,我迫不及待地在如豆的灯光下,打开纸箱,把书摆了一床。充满心头的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喜悦。世界文学大师,泰戈尔、蒲宁、沙特、海明威……一个个列队跟前,虽相对无言,却是灵犀相通。阳明先生诗曰:“此心还此理,宁论已与人;相思则奋励,无为俗所分。”时光在喜乐之人的心中,总是走得太快,不知不觉中,东方之既白,狂执书痴,由别人去笑骂吧。

五十一巨册终于安置上家里的书架,放学的小儿,下工的女儿,回得家来,都笑口大开,都说要好好读它,爱它,利用它,远在北京大学修博士的涛儿,早有打算,如何运用。叔父真不愧为一个智者,他能使我一家人不辞辛苦地去追求人生的真谛,世上的真理。

 

         发表后,叔父作了大的修改,成此稿,并手书寄回。1997。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