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源头村 之三  

2010-11-06 06:46: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太阳一下山,西山上的云像着了火,烧的红通通。山腰上横出一抹淡雾,炊烟也从黑色的屋顶上冒出来,雾霭漫开来,混和那炊烟,山下的人,分不清天上和地下了。也忘了冬天和夏天,只记得早晨和傍晚。

在田里忙活的男人,拔出两腿泥,荷起锄,在小溪里洗净脚上的泥巴,回家。

夏天,山外炎天酷暑,源头,夜晚睡觉还得盖棉被。傍晚时分,屋子里也热,屋外,那风从草木的绿叶上扫过来,带着清新的幽香,早把暑气扫进小河里,让流水冲走了。晚饭后,左右邻舍男男女女都坐到门前的晒地上,成一团,叽叽呱呱,天堂地狱,天南海北,妖狐鬼怪随便聊。有过口角,上午事,下午忘。深仇大恨藏在男人的心里头,关键时候才爆发,平常见面笑嘻嘻。山里人,有时心胸很狭窄,容不下一个不善意的眼神;有时很宽广,一座大山倒在怀里,不动声色地用衣襟兜住。

夏夜纳凉,总有说不完的事。萤火虫绕着人低低地飞,诱得小孩子们东扑西打不安身。

讲故事,都是七嘴八舌,想说什么说什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和我家共住一幢屋子的我叫嫫嫫的女人讲故事。她是山外一个大屋场的名门大族中人,从娘家带了许多故事到源头。

她说,洋鬼子,是人熊。人熊和人一个样,比人要高大,手上脚上脸上都长了毛。力气大得不得了,抓住人,拎一只鸡似的拎起来,一丢,像扔一只小兔子,三丈远。五个人,打不过。但人熊没膝盖,别看高,很傻,一根竹筒伸过去,他就把手插进竹筒里,一推,就倒了,爬不起来。

她说,人死了,要过洛阳桥。洛阳桥,是独木桥,很高。桥下有铜蛇铁狗。世界上的好人,能走过去;作恶多的人,会从桥上掉到桥下,桥下那铜蛇铁狗,撕的撕,咬的咬,连骨头带肉,咯嘣咯嘣,一起啃……

洛阳那地方,满街人挤人,谁是人,谁是鬼,搞不清。商家在柜台上摆水盆,买东西的人把铜钱丢水里。那钱沉下去,是人,给阳间的货;钱,不沉,浮在水面,是鬼,烧化纸做的东西。

她说,山里的野物和世界上的人一样。蛇吃蛇,人吃人。蛇吃老鼠,黄鼠狼吃蛇,老虎吃黄鼠狼。老虎,是兽中王,所有的野兽,都怕老虎。但老虎怕狮子,狮子怕席鬣。那席鬣,躺在地上像片席子,狮子走过去,它一卷,把狮子裹在肚子里了。

那么,席鬣是兽中之王了?

她说,席鬣怕蚂蚁。蚂蚁虽小,爬上去,席鬣卷起来,蚂蚁从席鬣的肚子里开始往外吃,直到把席鬣的骨头都啃光了。席鬣连蚂蚁都怕,所以席鬣做不了兽中之王。

……

人们听她讲故事,都听得津津有味,蚊子叮在腿上,吃得肚子圆鼓鼓,忘了拍。

我常偎在母亲的怀里听,心里怕,却爱听,听得瞌睡都没了。

 

                      9

我虽然爱听故事,但还另有一片小孩子的天地。

天上那轮明月,吐满地清晖,一片皓洁。晚风习习吹着,一片凉爽。我们聚集在一块大的晒地上,如果有人提出:“来玩摆龙么?”自然就有许多孩子附和。

摆龙,所有的孩子排成一排,站在最前头的叫龙头。龙头由一个身体强壮伶牙利齿思维比较敏捷的孩子担任。大点的孩子站两头,小点的站中间。后面的一个紧紧抓住前面一个的衣服,受到冲击也不松手,鲇鱼咬尾似的。另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点孩子,拦在前头,忽左忽右地走动,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要冲散这“长龙”。龙头在前面奋力拦住,保护“长龙”不被冲散,于是要忽左忽右地阻挡,后面的人随着忽左忽右地摆动,就像舞龙灯。

开始了,摆成长龙的孩子很高兴地一齐喊:利利落落摆龙嘞!

拦在前头的孩子问:哪龙呢?

齐声答:墨龙嘞。

哪墨呢?

香墨嘞。

哪香呢?

檀香嘞。

哪檀呢?

酒坛嘞。

哪酒呢?

冬酒嘞。

哪冬呢?

媒种嘞。

那媒呢?

火媒嘞。

……

这样的一问一答,早编好了,有百来句,当然,龙头在问答中还可接着编。一问一答中,同时左右摆动。

在孩子们快乐的喊叫声中,远处的山,近处的房屋,朦胧在月色里。青蛙不叫了,草虫不唱了,只有孩子们这种稚嫩的童音,只有孩子们这种无忧无虑的欢乐。

问的人,可以根据答的话一直问下去,答的人那有那么多的词?龙头答不上来了,问的那孩子大喊一声:“嗬——”便向龙身冲过去,要把这条长龙冲散,龙头左拦右挡,拼命护住,后面的孩子扯住衣服不松手,只是跟着忽左忽右地跑。龙头护不住了,长龙给冲散了,游戏结束了。接着,或从头再来,或者玩别的游戏。

我们玩的游戏,好多好多,还有:猫捉老鼠,抢瓜,丢手帕,捉贼,嫁客娘……

 

10

 

冬天,一阵北风,几天细雨,天气就很冷了。山上那些难耐寒气的树,纷纷往下落叶子,虫子都钻到洞里去了,只有小鸟为觅食,还在外面飞。

到夜晚,除了特别相好的或有什么样事,会互相串门,家家都是一家人围着火窠烤火。火窠边,温暖,也温馨。

这里的人家,厨房的灶靠外墙,火窠在灶门前。火窠前是茅窝,茅窝在墙角。茅窝里面,下面是一层很厚的糠头(谷壳),埋入番薯和芋头,上面堆放柴草。临火窠一面是矮条凳,叫茅窝凳。烧火、烤火就坐在这凳子上。

我家只父亲、母亲和我三个人,父亲又常到比较远的地方去做手艺,十天半月才回家一趟。母亲常带着我去和我家共住一幢房屋的嫫嫫家烤火。她家,六七口人,养了牛,养了猪,夜晚又煮牛食,又煮猪食,至少要生两堆很大的火。

她家有一位老奶奶,还有一位和我一样大的小女孩。老奶奶坐在最里边,里边最暖和,小女孩则坐在她奶奶的怀里。我则偎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多坐在火窠的外边靠灶角处。

大人说大人的事,不让我们插嘴。说:“大人说话小孩听。”我问:“小孩说话呢?”嫫嫫则说:“小孩说话丁牯佬叮。”丁牯佬,就是手捏成拳,突出中指的指关节,敲在脑壳上。

我们没话说,没趣味,很无聊。

有时烧的是湿柴兜。湿柴兜生烟,熏的人流眼泪。烟,有时往里飘,有时往外飘。烟向里面飘时,秀兰便用手在虚空中扫,把那烟往我的方向赶,边赶边念:

“烟,烟,烟,去那边。”

为不让烟跑到我这边来,我也用手也在虚空中扫,也喊:

“烟,烟,烟,去那边。”

于是,两人同时喊:

“烟,去那边,那边拉胡琴,这边敲破锣;那边有糖吃,这边闻屎臭;那边有酒肉,这边喝稀粥;那边住高楼,这边住茅棚;那边穿新衫,这边穿烂衣;那边穿新鞋,这边穿草鞋……”

好像烟有耳朵,还有脚,会听话,还会跑。我们一边念,一边用手往对方推。烟不走,或者走了又回来。不在烟了,在人。都好胜,提高声音压对方。大喊大叫,吵得大人发火了,嫫嫫对女孩喝一声:“再说!”女孩便立即闭了嘴。我母亲则威胁我说:“再吵,你一个人回去,让老鼠把你叼走,吃掉你。”这“老鼠”的含意,包括鬼怪在里面。因经常听嫫嫫讲的鬼怪故事,我最怕鬼。于是我不敢作声了。女孩虽然怕她母亲,因为是在她家里,她是主,我是客,当她母亲脸不朝着她时,用手又在虚空中推两下……

外面的风,呼呼地吹。我们却都很暖和。

        

11

 

腊月里,绵绵的冻雨下出满天的寒气,却也下出暖融融的过年气氛。女人们从被子中爬出来,便忙着做事,牵年米啦,作年豆腐啦,舂米粉做过年茶点啦……事可多呢。闹的满村子砻声如雷,臼杵声此起彼落。老实的男人,在家帮着婆娘做事,活跃的男人则聚在一起商量糊龙灯或扎毛狮灯。

毛狮灯,又叫毛狮子。舞毛狮子,又叫抖(念du0)毛狮子。毛狮子自己动手做,三根两指宽,四尺来长的竹篾弯出三张弓,弓头系在一起,中间那张弓与上面那张弓张开成九十度。上面的弓,为头脸,布几根稍向外凸的篾条经纬,用红绿纸条剪成毛状,贴上去,再用金银纸贴出眼睛;中间那张弓上面也布几根稍向外凸的篾条做经纬,贴上毛状的纸条和鼻子。下面那弓与中间那弓是活动的,能张能合,是嘴;沿下面的弓上密密地系上染成红色的苎麻,作为须。上面那弓后系着一幅三尺左右宽六七尺长的土黄色布,就是一只毛狮子了。

抖狮两个人,一掌狮头,一掌狮尾。表演时,就是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抖,有时加些舔尾巴、舔脚,地上打滚的动作,算是花样。其余的人,一个执虎叉,一到二个吹唢呐,四个打锣鼓,就成一个舞狮队了。

刚过去这一年里,凡做了红白喜事的人家,毛狮灯都要在春节期间“烘”。收了亲的人家,“烘”新人(娘);嫁了女的人家,女婿初二至初四来岳家拜年,“烘”姑郎;建了新屋的人家,“烘”新屋;生了孩子的人家,“烘”伢俚;正月十一、十二、十三这三日,到去年一年中的新坟上出灯,夜晚在家“烘”……事先一个红帖送到要“烘”的人家,这人家也很欢迎。抖狮,能带来热闹,带来吉祥的喜气。抖完狮,都要给一个红包的。姑郎往往讲体面,红包内的金额要多些,其余,大概是两到四个工钱的样子。

毛狮灯,只在本村闹。从初二到十五。

“烘”,都在夜晚进行。

入夜了,在锣鼓声中毛狮子进门来,叫声“贺喜”,便在厅堂中抖狮。狮头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抖,主人家则请几个人不停地放大爆竹,邻居们围着看,锣鼓爆竹声,响出一片热闹和欢腾。

偏僻的山区不偏僻,寂静的村落不寂静了。

正月十六日,毛狮灯“收油火”。

太阳离山顶丈把高时,毛狮子开始“收油火”。二人掌狮,一人掌虎叉,一个持斧头,一人打钹,一人打锣,其余的跟着助威。虎叉抖得“嚓嚓”响,锣、钹三下三下或五下五下、七下七下变化着连着敲,“啾、啾、啾,当、当、当”,响出一片森森的杀气。一路杀气腾腾威风凛凛地先到村后的山上去,见了大树,砍一斧头在树上,所有的人齐声大喝:“嗬——”,本屋场的后山要走遍。然后下山,挨家挨户上门“收油火”。住户拿了一挂短鞭炮在门口等,毛狮子到了大门口,点燃鞭炮接,毛狮子在厅堂兜一圈。虎叉柄顿一下在地上,叫声“嗬——”,主人家再放一挂短鞭爆,然后把大门关起来。一般,人也不出去了。

村里的每一幢房屋都要去,不能遗漏一家。

收油火过后,村里冷清清的,好像外面真有鬼,叫人觉得很恐怖。

一个年,也就过完了。

 

12

八月十五中秋节。从八月初一到八月十五,打火龙灯。

火龙灯是小孩子玩的。

打了火龙灯,牛、猪、鸡、鸭不患瘟。六畜兴旺。小孩图热闹,大人图吉庆。这也是农民的一种期盼。

制作火龙灯也很简单,几个篙把(七八寸长的稻草束),下面插一根三尺长的小竹秆,就成龙灯了。龙头,是两束稻草捆成个横“丫”字;龙尾,稻草束长一些,从粗到细再向上一翘。五节、七节,还是十一节十三节,就看有多少孩子参与了。除了把龙灯的,还有一个拿虎叉的,一个敲鼓的,一个收香火钱的。人手少,拿虎叉的兼收钱。

在七月底,大人便帮有兴趣打火龙灯的孩子们策划好,准备好。八月初一日始,打火龙灯的孩子吃过晚饭自觉地聚集起,在火龙灯上密麻麻地遍插上烧着了的香,打着鼓,抖着虎叉,把着龙灯,一路走,一路“嗬!嗬!”地齐声喊,挨家逐户依次上门,虎叉在住屋的厅堂上顿一下,喊一声“嗬!”主人得出来,给小孩子五六文铜钱或一二个毫子(铜元)的香火钱。有的人家还放一挂短鞭爆。从初一到十五,天天晚上如此。

故乡源头村  之三 - 半边屋 - 半边屋每到夜晚,在幽暗的屋巷中,一条火龙穿来穿去,响着“咚咚”的鼓声,“嚓嚓”的叉声,孩子们的“嗬嗬”声,凭添了一种热闹,一种喜气,整个村子,呈现出蓬勃兴盛的旺气。

打火龙灯,各村落自行组织,也就活动在这个村落中。不会打到别的村落去,就是紧邻也不去,那个村即使没有火龙灯也不去。

打火龙灯的香火钱,除去买香,所剩也不多。十五这天,三一三十一地分,一人至多分得十来只毫子。十六日也要“收油火”,各家走一遭,各家都要放鞭炮。然后,火龙灯把到江边去,在沙滩上烧了。去的时候,打鼓、抖虎叉、呼喊着,热热闹闹,回来的时候,偃旗息鼓,不能回头看,就有点凄清。为给自己壮胆,于是一路走,一路放开喉咙,拖长了调子唱:“走得快的走前头,走得慢的走后背。”有时,齐声唱儿歌:“前面龙带头,第二起高楼,第三骑匹马,第四……”从一说到十,第六之后,全是骂人的粗话。走在后面的人不高兴,抢到前面去,于是赛跑似的跑起来,小些的,跑不快,落在后面,又怕,又急,便哭了。

 

13

冬天雨雪多,闲下来,村里几个有点田产说话也管用的人一商量,便去外地请了“三角班”到源头来唱戏。一唱五天到七天。

三角班,是只盛行于我们这一带的民间地方戏。演出不卖票。唱戏的图一种乐趣,看戏的也图一种乐趣。

三角班,三个角,生、旦、丑。基本如此。有的戏只两个角,有的戏有四五个角。一个戏班子,十来个人,全部是男的。旦角也由男人扮。后台,就是一两个拉胡琴(二胡)的,四个打锣鼓钹的。胡琴,自己制造。一截竹筒,蒙块蛇皮,锯一截破油纸雨伞柄做琴梁。买三五尺琴线,扯十来根马尾毛做琴弦。一把琴,三个毫子(铜元)的成本。这琴,弹起来还颇响亮。老生(须生)的胡子也自己制,弄些苎麻丝扎在竹篾上——新鲜的湿竹蔑,在油灯火上烤,就软了,能弯出所需要的形状。黑胡须就用墨染一染。舞台布景也简单,一桌二椅。俗言说:“三角班,挑一担。挑得来,唱一晚。”

三角班演唱的剧目,主题多是惩恶劝善和自由恋爱的。主要有《刘海砍柴》、《张四姐下凡》、《南山犁田》、《云南寻夫》、《拐子伸冤》、《杨戬造刀》、《茅公打铁》及《双采莲》、《双调情》等等。剧本、曲调、锣鼓点子都装在师傅的肚子里。师傅教练,顺口倒出来。程式是现成的,道白有套子,无论哪个戏里饭店老板上场,都是唱“清早爬起来,财门两边开,灶窝熄了火,缩(钻)出只爬怪(螃蟹)来。”接着白:“我,王老板,开饭店,三天卖了两壶酒,两天丢蚀三只(念lia)壶,今日无事,且把招牌来洗一洗。”骂调开头的四句,都是“开来言,就来把,死贱人骂啦哈,骂一声死贱人,不是人啦哈……”戏文故事情节不同,唱词、道白不同。那道白也可因人因地因时随口而编,方言土语,语言幽默、诙谐,也粗俗和轻佻,尤其是丑角的道白。那情节却也曲折,男女老少都非常爱看。只要祠堂里操台锣鼓一响,往往关了大门全家都到祠堂里去了。

“三角班”中的道白虽粗俗,有的唱词却是很有文学色彩和生活气息的。如朱买臣落难,一根打狗棍,一只竹篮,上街去要饭。跪在前台,用棍子挑着篮子,向台下看戏的人乞讨,唱的“莲花落”:“天也愁来地也愁,天愁地愁两相愁,天愁就怕龙上水(闪电),地愁就怕龙王发大水;神也愁来鬼也愁,神愁鬼愁两相愁,神愁就怕凡人不烧香,鬼愁就怕阎王用笔勾;官也愁民也愁,官愁民愁两相愁,官愁就怕百姓要造反,民愁就怕差人上门催;公(丈夫)也愁来婆(妻子)也愁,公愁婆愁两相愁,公愁就怕米桶没米量,婆愁就怕老公出门不回头;鸡也愁来猪也愁,鸡愁猪愁两相愁,鸡愁就怕来贵客,猪愁就怕大又肥……”唱词很长,有的演员声泪俱下地做秀,听众或出于对英雄落魄的同情,或认为戏做得好,把铜钱或毫子(铜元)往竹篮里扔。

老人看戏文,小孩看热闹,二三十岁上下的人,看的是什么呢?说不清。

姑娘家,都要挑自己认为最好看的衣服穿。指头在油缽里沾点油,揩在手心里,抹在头发上。三五个一群,你一只手搂我的脖子,我一只手揽你的腰,脚一歪一歪,屁股一扭一扭。一路嘻嘻哈哈地说笑。

邻近的村子里的姑娘小伙子也会来。姑娘们更是讲究打扮。姑娘们到了祠堂里,站在稀疏处,间或往舞台上看几眼,大多数时候,只顾自己说说笑笑。

小伙子不安分了,一双眼睛贼似的四处瞧,有的在人堆中扯长了脖子,还鲇鱼似的钻出钻进。这是少数。大多数眼睛,落在那些三五成群的姑娘的脸上,胸上,腰上。大胆的,走过去,有的故意像走路不小心,撞一下;有的没话找话,问点什么。姑娘们,有的不高兴地瞪一眼,脸露讨厌的神色;有的笑一笑,或和他对话。

有个姑娘对她的同伴说,我要去一下茅厕上。一去,差不多要到散戏时才回来。

有的大屋场,绅士们是不准在村里唱三角班的。

 

               14

道教以天地水为三元,正月十五日为天官上元,七月十五日为地官中元,十月十五日为水官下元。中元节以祭鬼为主要内容,因此又被称为“鬼节”。民间说,从七月初一日到十五日,阎罗王对群鬼放假,口语中称为“爷爷奶奶逢大赦”。这里的“爷爷奶奶”,是指逝世的先人,含义是独特的。

六月卅日(或小月的二十九日),村里各家要杀一只鸭,在傍晚时分点烛烧香放鞭爆敬斋饭,叫等“爷爷奶奶”。此后,天天早上要敬斋饭。

中元节里有两项重要的内容:七月初七老衣会,七月十五盂兰会。各房的老衣会(又名烧衣会)有会田,耕种者交的租谷,就是这两会的基金。

老衣会,从七月初五日到七月初七日,要请道士做法事,给先灵烧化冥钱冥衣。

法事,从七月初五日早上开始。各房在祠堂内设祭坛,挂“功德”——神像和地狱的画图;祠堂的大门上,祠堂内的神像(功德)前都要贴对联。其对联如“一道祥云浮宝盖,千重紫气拥金銮”,“击铙伐鼓,敲醒苦海沉沦客;说法闻经,唤回夜台梦里人”等等。祠堂还要张挂道士写的四方“露布”。 分别为《护坛榜》、《戒幽榜》、《迎真榜》和《降圣榜》。

《护坛榜》云:

金眉老君殿

瑶坛肇启  宝范宏宣  咨尔威灵  护持法界

    伏以

银汉鹊跃,天上将会牛女于此期;玉树蝉鸣,人间感动风木于寸念。幸赦辰适际,欲尽追荐之诚;藉法网大开,少伸报答之悃。筚门幻作蓬岛,凡宇俨成仙宫;凤辇临轩,仰风云之庆会;龙辂贲户,待日月之重光。蚁悃虽曰虔恭,蜗舍敢云清净。承文递奏,咨将帅星云直达于元穹;荡秽除氛,仗官军风雷迅扫于法界。纤尘不染,万邪潜形。在上在旁,快睹皇皇穆穆;坛内坛外,咸仰肃肃雍雍。无怠无荒,懋官懋赏。

右榜露布,咸使风闻

《戒幽榜》云:

北阴寒林所

天堂路启  地狱门开  仙子到坛  宜遵戒语

    伏以

古往今来几度迁,生也由天,死也由天。

东兴西废皆前缘,愁也枉然,想也枉然。

彭寿颜夭总是年,笑也黄泉,哭也黄泉。

尔等凄凉休埋怨,悔不从前,思不从前。

洗心涤虑赴斋筵,丢却闲言,抛却闲言。

罪灭福生出九泉,男也无牵,女也无牵。

衔环报主休流连,绶步西天,转步西天。

 

日月如梭过,人事多反复。富贵与贫贱,其中要识破。

汝等在今日,依草而附木。或怨前生命,或嗟天意薄。

或恶冥法严,或怨仇谮多。究竟皆自取,当初行事错。

吾今劝化汝,不必怪哪个。乘此忏斋岌。稽首皈大罗。

讨一往生处,前途笑呵呵。

二至八名道士,穿黑色的麻布长袍,戴黑色麻布瓦楞帽,帽后垂两条带子。寅时起水荡秽,饭后搭井搭灶,拜玄师表,拜奏。午后,抄牒坛,迎神述意。初六日,迎銮接驾,午后宣符简,读赦书。初七日,读衣单簿——各户五代之内亡过的先人姓名。接着,在各户带来的内装金银元宝、纸钱、冥衣的大纸包上盖上“灵宝大法师”的近两寸见方的红色印章,摆放在祠堂前的空地上,统一烧化。道士在旁,手执小锣,喃喃地念诵经文,追荐祖先。

七月十五日,有的村还举行“盂兰会”。

盂兰会,应叫盂兰盆会。盂兰盆是梵文ullambana的音译,意思是“救倒悬”。佛教的《盂兰盆经》说,目莲以其母死后极苦,如处倒悬,求佛救度。

盂兰盆会,往往要请近好几个和尚来诵经,超度先人的亡灵。除了用素食斋饭祭奉祖先,还要拜忏。和尚唱道:“灵山峰上目莲僧,南(nā)无(mō)。难报爹娘养育恩,南无阿弥陀呀佛;父母恩深真难报,南……无……”

那声“南无”和“南无阿弥托佛”是众人跟着和尚一起唱的。有领唱、有合唱,声调悠扬而绵延,充满一种愧疚而深沉的情感。唱词很长,主要讲父母养育子女的艰难,无非劝人要孝敬父母,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唱着唱着,有的人不由深悔自己在父母生时,未能尽心尽孝,现在追悔莫及,而泪流满面,哽咽不能成声。有的人,脸红了……“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声,已不是对愿望实现的祈求,而是在神前的忏悔了。

七月十五日晚上,还要放焰火,破血盆,烧幽香。

 

15

九皇坛,从农历的九月初一日到初九日,设在祠堂里。筹办这项祈神活动是香首。这香首,是村里的“粮户”。主持九皇坛的是道士。坛,本应是建在野外的高台,民间则设在祠堂内,祠堂上首,是玉皇大帝和道教祖师张天师和北斗七星的神位。香案上,摆香炉、烛台,供奉香、花、灯、水果。敬九皇,实则拜北斗。因为“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都怕死,贪生。

据道教的《北斗经》说,人的性命皆凭道而生,罪福善恶皆属天司。北斗三官五帝九府四司荐福消灾,是造化之枢机,人神之主宰,有回死注生之功,消灾度厄之力。每个人生年的本命星君,分属北斗的贪、巨、禄、文、廉、武、破七个星。焚香诵经,叩拜本命所属星君,自可消除罪孽,福寿臻身,永离轮回。

在敬九皇的日子里,村中人都得沐浴斋戒,每天参加早敬晚忏。

主持九皇坛的道士,二至三人,有时多至八九人。一人为主坛(高功),其余为副手(都讲、监斋等)。

上午,道士面对九皇诵经,村人在后,跟着道士跪拜。诵的经有《心印经》、《太上感应篇》等。《太上感应篇》中说:“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尽则死。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纪算,指人的年寿。经文中还详列了诸善与众恶:不履邪径,不欺暗室,忠孝友悌,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济人之急,救人之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等等为善。所谓善人,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阴贼良善,虚诬作伪,攻讦宗亲,刚强不仁,狠戾自用,是非不当,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诌上希旨,轻蔑天民,扰乱国政,杀人取财,倾人取位,危人自安,减人自益,以恶易好,以私废公,挫人所长,护己所短等等为恶,恶者恶报。

第七天,道士拜忏。道士踏罡步斗,诵念《北斗经》。说是“念此大圣北斗七元真君名号,当得罪孽消除,灾愆洗荡,福寿资命,善果臻身。”道士念经,众生跪拜,道士念诵经文曰:“太圣北斗七元君,能解三灾厄;太上北斗七元君,能解四煞厄;太上北斗七元君,能解五行厄;太上北斗七元君,能解六害厄;太上北斗七元君,能解七伤厄……”每念一句,道士左手拿一段丝线,右手将丝线一挽,成一个活结,垂在跪拜者面前。跪拜者一拉线头,线结解开……如此依次下去。

众道士吹、打、弹、唱。主坛道士在优美的有节奏的音乐声中,唱着《步虚词》,用禹步踏罡步斗。其音乐确有“缥缈轻虚之美”,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人们十分喜爱观看,成了一种娱乐和艺术的享受。

九皇坛结束时,焚香。那香,是从山上砍一二株四五丈高的大枫树,锯成一段段,成井字形,从下往上叠,高度超过了大祠堂。

焚香时,道士念经,凡出了谷的人家,一家一个香帆,放在那架香里面,焚送给神灵。

我家,是族中的二房,但在源头老居村居住。老居村的人全属长房。他们设九皇坛,我只能在旁边看和听。在我的记忆里,只有道士们扯高了嗓门反复高唱的那句“玉皇赦罪”是清晰的。我父亲主要信佛,但他儒释道三教的书都买。那些经文是我从书上看来的。

村里人设九皇坛在意的是:得福消灾。而实际上在听道士们宣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叫人明白什么是恶,什么是善。过去做了恶事,请天神赦免,不予追究,但在今后,应改恶从善。

我想,源头人纯朴的民风,也就是从这些经声佛号中唱出来的。

源头的活水,清清澈澈的,涤洗着人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