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凭吊苏东坡  

2010-03-13 14:31: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剽窃到你的诗情,来到当年放逐你的荒岛,孤孤地立于漠漠如旷的海滩。

月明星稀,海,一片恐怖的幽暗。

从海岸斜向大海伸出的椰树,在白云悠悠的蓝色的天空,贴出孤独的铁样颜色的伟岸身影。

风,带着海面的黑色的玄奥,带着海水的咸涩的滋味,从千年前的荒凉和恐怖中拂来。

古代放逐罪臣的儋州,现在已开辟成热闹而繁荣的海南省经济开放特区。视觉与思维,碰撞出我心灵深处的愀然愁绪。

你,从高峻而又磅礴的峨嵋山下的一个古村,来到冠带相索的京城开封。以诗才,策论,成为翰林学士、礼部尚书;因诗案,奏疏,差点又成为刀下之鬼。皇上开恩,才赏了个黄州团练副使,没有权力,没有薪俸,只好在荒原东坡之上垦荒种地以养活一家老小,于是你有了“东坡居士”之名。

你才华横溢,心胸豁达,关心民间疾苦……士人敬重,百姓爱戴,但是朝廷内部政治斗争的旋涡,一次接一次地把你卷入灾难的深渊。

只因你“报得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两句诗,得意的当权者章惇,一声“苏轼还这般快活吗?”于是你有了贬逐儋州的三年。虽为“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却被逐出官舍。

皓洁的月亮,照了那长江赤壁,又照这海角礁石。“乌鹊南飞,无枝可依”,旅枕残梦,何处是你的家?这里,虽有你的“桄榔堂”、“春梦婆”,却没有了你的牵黄擎苍,天涯芳草。幽蓝深邃的大海,吐出满海的苦咸与酸涩,你咽下“一肚子不合时宜”的苦果。但“苦雨终风”,未能吞食掉你那壮烈的豪气与缠绵的柔情,依然有"千山鳞甲","万谷笙钟",并说“九死南荒吾不恨”,“余生欲老海南村”。

“与二苏有切骨之怨”的吕升卿得知他将察访广东西,准备趁此机会杀掉你.你的好友曾布与皇帝老儿一番争论,你才幸免。你死里逃生,你“食芋饮水著书以为乐,处之泰然,无迁谪意。”几分无奈,几分旷达,你在千年古人中找知音,和八百年前“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而挂官归去,在东篱下采菊的陶渊明“坐谈杂今古”,写诗相唱和……

风也清清,月也清清,一只鸟经天飞来,唤起我的静夜之思。

且不论你的报国心存,救国乏术,也不谈你的凤翔秦陵,西湖山色,密州孤馆……却又凭谁问:醉眠芳草,庠搔足了吗?蛮风蜒雨,脚濯的舒畅吗?

天空,乌云弥漫。

大海,惊涛裂岸。

椰树,干无虬枝地恬淡而旷达的耸立天际。

我记得我曾也有过一句诗:“人无媚骨无佳运”。此刻,什么也不想说了。

捧一掬海水当酒,深沉地凭吊“夜来幽梦”,凭吊“无何有”之乡,凭吊“千古风流”……

是我?是你?还是千年与共的婵娟?

 

                                       1989-9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