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未名湖边  

2010-04-12 07:14:5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名湖应该是北京大学校园内的一帧风景,那万顷粼粼碧波,那沿湖岸的葱茏绿树,还有石舫,亭榭点缀于其间。高高耸立的“宝塔”,巍巍峨峨,几成北大的象征。喧嚣的闹市中,难得有此处的这种美丽,这种清爽,这种清静。我每次到北京大学,我的大孩子陪我散步,都要到这湖边走走,并在湖边的水泥船上装模作样的坐下来,拍一张照片留念。

这里的景色确很美。

又一次来到北大。晚饭后,我一个人去外面随便走走。

北大校园很宽大,水泥路、石阶路和林中的行人踏踩出来的路,四通八达,看起来,盘根错节。有的路几乎被茂密的灌木掩盖。但没有岗亭,没有喧嚣,有蔡元培、李大钊的塑像,也有塞万蒂斯的塑像,但没有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胡适和陈独秀的塑像。我一个人,随意走,不急不徐,或仰脸朝天,或俯首看路,或左顾右盼。北大原本是宽容的,胸怀是博大的,思想是精深的。北大,吸收和产生一切权威,却没有权威。我曾多次住在学生的宿舍里,只要你的思想能成系统,就能找到知音。就可以抒发,就可以辩论……我边走边看边想,自由散漫,海阔天空,步也散,心也散。完全放开的轻松,给了我无比的惬意。

孟秋的太阳从西边照过来,雨后的斜阳,不仅不烧烤人,还有种清清朗朗的快爽。校园中,高的树,矮的树,叫得出名儿来的树,叫不出名儿来的树,都蓬蓬勃勃,生意盎然。鸟用鸟的声音,蝉用蝉的调子,于清清幽幽中唱出热热闹闹。建筑得雄伟而且壮丽的教学大楼、研究中心,像彩塑硬面精装的学术巨著;依然住着人的几乎被绿色的藤蔓覆盖了的老教授的住房,像素面线装匣裹的宋版图书……放置其中,于是叫人觉得,这树这鸟,这花这草,都有一种现代思潮的文质彬彬的气息。

不知不觉中,我又走向未名湖。

我沿着湖边的小径悠悠然,慢慢行。迎面走来的老态龙钟踽踽独行的老人,说不定就是国际知名的教授;快步从身后越我而前的放声谈笑的年轻人,肯定就是从各地拔尖出来的莘莘学子。我是从三千里外山的深处来的无名布衣,满可昂首挺胸地我行我素,不须谦卑。

我走的有点累了,在湖边的一个小亭中坐下。晚风习习,吹皱满湖碧波。湖底的那方蓝莹莹的天,动荡了。未名湖水的骚动,使我想到大海的掀天巨浪。影响了中国现代历史进程的许多著名人物,他们或许就在这湖边散步时,头脑里突地一个火花闪烁,产生了一个振聋发聩的词句。可是这湖,既非名胜,也无典故。而杭州西湖,扬州瘦西湖,留下了多少风流佳话?北大百年,多少才子,可是这座湖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只好叫“未名”湖。

湖那边高高地耸立的塔呢?塔也无名。第一次来时,我曾问孩子,这塔所藏何经?有那位高僧的舍利?孩子大笑,说这塔是北大的水塔。建成塔的样子罢了。

湖边的林中还有一棵盈抱的老树,干枯,皮脱,枝落,为了不使它倒下,用钢板钢筋固定着。我也曾问,这是什么树?是否有什么重要纪念意义?孩子又一笑,说,是什么品种的树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一棵树吧。枝繁叶茂是树,枝枯叶落也是树;高大的是树,矮小的也是树。意义就在这里。北大包容一切,民国初年,包容三民主义,也包容共产主义,教授有胡适,也有陈独秀。

北大,崇尚民主,崇尚科学。

北大,产生权威,却不盲从权威。

有一次我到鲁迅文学院听一些名作家、名文学评论家讲课。听过之后,我到国际知名的谢冕教授家里闲聊,说到一位权威评论家在讲到《无主题变奏》等现代派手法写作的小说时,我说他的观点保守得我也不敢苟同,谢老师当即便说,你怎么不起哄呀?我说我从乡下来,是个学生,哪有这种胆量?他说,他要是在北大这样讲,学生们会把他轰下讲台。

有人把北大的风景概括为“一塌糊涂”(一塔湖图)——塔是水塔,湖是未名湖,图是图书馆,北大也不认为有损形象,是“恶意攻击”或往脸上抹黑。

天,渐渐黑了下来,湖水变成黑色。近岸,散落下点点灯光。

未名湖的夜,宁静而安祥;北大的夜,宁静而安祥。

一切,都平平淡淡。北大图书馆,一片灯火辉煌,但宁静得只见光亮。我想,是不是因为北京大学有这种宁静,才使中国有那一次次的轰轰烈烈呢?北大是中国革命真正意义上的摇篮……

我的孩子找我来了。说,回去吧。

我说,很想再坐一会儿。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