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文赤壁武赤壁  

2010-05-11 21:03:1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船出三峡,视野顿时开阔,长江铺展出一片浩浩荡荡,我立时想起忘了其作者也记得较模糊的两句诗:船在江心直,波到宽处平。

平畴千里,心境开阔。乘客们不知是在三峡已看够了,还是看疲了,很少有站在船沿看风景的人了,有的在舱内睡觉,有的拉闲话。我坐在床位上,翻着书消遣。大概十一点钟时,忽有人喊:赤壁!赤壁……

赤壁之战,周瑜一把火,火烧曹军八十万,从此,天下鼎足三分。家喻户晓的古典小说《三国演义》,罗贯中用长达八回的篇幅,把这次战争,写的起伏跌宕,酣畅淋漓,大多数中国人耳熟能详。

我睡的是上铺,一听说,丢下书,便从床上蹦跳下来。

我站在船边,举目长江南岸。只见一堵赭色的岩石如长垣,插入江滨,有些许草木滋生其上,也不见亭台阁榭之类的建筑,经人指点,石上似有红色的“赤壁”二字……人在船上,船行若箭,一晃而过。因此,很不尽意。

苏轼因乌台诗案,贬到黄州做团练副使,“不得签署公事”也没有奉禄,自己在黄州的东山坡上开荒种地,为此自号“东坡居士”,自此有了“苏东坡”之名。元丰五年,他两次游“赤壁”,写了《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又前、后各写了一篇《赤壁赋》。都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记得我在读初中二年级时,因喜欢其言辞的优美,读的都能够背诵。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使生性懦弱的我,也读出了豪气。

《前赤壁赋》的“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后赤壁赋》的“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棲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我一默诵,如画如诗的意境,便使我如梦如痴,似也要羽化登仙。

我恰好买了一本简介长江风物的薄册子,我翻开书,竟说在湖北省有四处“赤壁”,一在蒲圻县西北的南屏山,一在武昌东南七十里的赤矶,一在汉阳沌口临幛山俗称赤壁的乌林峰,一在黄冈县城汉川门外——黄州镇西北角的赤鼻山。

胡珪有篇赤壁考,他说:“苏子瞻适齐安(即黄冈)时所游,乃黄州城外赤鼻矶,当时误以为周郎赤壁耳!”

周郎赤壁,是蒲圻县西北的南屏山伸延到江中的矶头石壁。

我搞不清我所看到的是赤壁还是赤鼻。打开地图册,一番寻找,终于发现周郎赤壁在武汉之上,东坡赤壁在武汉之下。

苏东坡误把“赤鼻”为“赤壁”。他曾在《与范子丰》书中说:“黄州少西,山麓斗入江中,石室如丹。传云‘曹公败所所谓赤壁者’。或曰‘非也’。……今日李委秀才来相别,因以小舟载饮赤壁下。李善吹笛,酒酣作数弄,风起水涌,大鱼皆出,上有棲鹘,坐念孟德、公瑾如昨日耳。”他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也说“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一句“或曰非也”,二字“坐念”,再一句“人道是”,此处是否是赤壁大战的战场,看来苏东坡也未完全肯定。他两次游赤鼻,因“坐念孟德、公瑾如昨日耳”而写下了被人称为“古今绝唱”的一词二赋,使人们欣然接受苏东坡的黄州“赤壁”。现在,人们把赤鼻矶干脆叫做“东坡赤壁”,而周郎赤壁称之为“赤壁之战旧址”,或者称东坡赤壁为“文赤壁”,称周郎赤壁为“武赤壁”。

有文章介绍说,周瑜大破曹兵的赤壁之战旧址——南屏山矶头的顶上有小亭一座,名翼江亭,另外介绍此处出土了许多文物,其余好像就没什么了。苏东坡泛舟处的赤鼻矶上,则有酹江亭,有二赋堂,还有坡仙亭、睡仙亭、放龟亭、留仙阁、剪刀峰、喜雨亭、问鹤亭、挹爽楼及碑阁。亭台楼阁,绿树红墙;背倚丛林,面对长江,如诗如画。文学创造的一个名胜,反胜于使历史发生转折的一个战场古迹。历来,文赤壁的游客也多于武赤壁。

再说苏东坡同时所作的一词二赋,他对这里的景色描绘,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是“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在《前赤壁赋》中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在《后赤壁赋》中是“月白风清”“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苏东坡之词,气势磅礴;苏东坡之赋,空灵飘脱。看来,苏东坡为文,也并不拘泥于实况。他为借景以抒情,以赤鼻为赤壁,以水波不兴的秋水为惊涛,我想,在文学上,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不在乎酒,而在山水之间;苏东坡的《赤壁怀古》和《赤壁赋》不在乎山水,而在乎胸中激情。

我想,我们既不是考古,也不是研史,若拘泥于所见者是哪个赤壁,反倒没有趣味了。我把我所见的赤壁,在思想中当作是苏东坡所曾寄情的山水,想像着失意但不颓废的苏子,与那个李秀才“泛舟游于赤壁之下……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也肆意得忘乎所以,像要羽化而登仙。

船行三天两夜,今天下午两点至汉口。以上是我昨夜与今晨所思之得。

                                                                      (选自日记《成都之旅》1980年6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