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风流扬州  

2010-05-23 06:07:1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有扬州梦,今日始得游扬州。

未卸下肩上的包,一片霜染的红叶便飘到我跟前。我对扬州的文学青年小红说,看,扬州的名胜给我下请柬了。小红秀丽娴雅,嫣然一笑说,客从远方来,当然很欢迎呀。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红蹬着自行车,兜着晨风,辗过市井相连店肆林列的十里长街,走进了历史。

冬天游扬州,似乎时令有点晚。长堤春柳,莲桥夜月,个园异趣,蜀岗山色……都被凛冽的西北风洗去了艳丽的浓妆,但天趣依然,我的游兴也依然。看,蜀岗上满眼的枫树,灼灼似火的枫叶,燃烧出火一样的热情。

我们推着自行车上蜀岗。

大明寺前的参天古柏,永远青春;大门口的石狮子也像弥勒佛一样,笑出可掬的憨态。

菊花拥着的小径引我们走到了太明寺的平山堂。平山堂者,“江南诸山拱揖槛前,若可攀跻,故名曰:平山堂。”建这平山堂的,是北宋庆历八年时的太守。“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小红的披肩长发一甩,冲我一笑说,庐陵不就是江西吉安么?你们还是老乡哟。我说,是啊,但他是太守,我是草民。她说,欧阳太守平易近人,他常在此宴会宾客,击鼓传花,饮酒赋诗。你们都是作家,以文会友,他很高兴的。我说,可惜我迟到九百余年了。她说,欧公的子民今日要罚你喝酒三百杯。于是,我们都开怀大笑了。

我凭栏远眺,扬州,这个有二千四百余年历史的文化古城,一直是商贸的一个大都会。两千年前,冶铜、煮盐、丝织、皮革、玉雕、造船……便开始打造扬州的文明和繁荣。那六朝青山,古塔倩影,瘦湖碧波,运河清流,湖山市肆,花柳楼台,曾引得富商大贾“腰缠十万贯,跨鹤上扬州。”不知是山岚薄雾,还是山岚的尘烟,这千古扬州如披羽纱,全在朦朦胧胧之中了。哦,这是青楼美妓醉舞拂起的鲛绡,是六朝粉黛的香雾……但孳货盐田呢?广陵惊涛呢?金碧迷楼呢?秦楼楚馆呢?高桥红袖呢?拂天歌吹呢?不见了,不见了。“才力雄富,士马精研”,“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都帆船近斗牛”的商业都会,国际贸易港,给“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唱得温柔柔,软绵绵,娇媚媚。晚唐的张祜魂迷魄荡地干脆说:“人生只合扬州死”。

然而,这上千年的笙箫歌吹,酒楼欢笑都沉积并锈蚀在瘦西湖的淤泥中了,

可是鲜明在士人的记忆中。但史可法有纪念馆,鉴真和尚有塑像,平山堂比以前任何时候都热闹,千里运河日夜照旧流……

小红忽问我:你看过琼花么?我摇摇头。小红抚着一株苍老的小树:这就是琼花树。琼花树上早无花。几片残叶,在风中悉悉地抖动,我想,春天里当那花儿盛开时,定是十分可爱的。所以民间传说隋炀帝为了一睹琼花的芳姿,不惜大耗民力,开凿了一条千里大运河。这暴戾的皇帝的那把风流老骨头葬在这带有脂粉香的扬州泥土中,算来己千余年了。那广陵惊涛,秋江花月,金碧迷楼,秦楼楚馆,高楼红袖,拂天歌吹……都被蛀蚀在线装古籍里了。偏琼花玉枝还在,偏千里运河还在。扬州,我又该如何来读懂你的风流岁月呢?

我对小红说,真像一个梦。

扬州梦?十年一觉?

我说,不是十年一觉,而是千年一觉。若杜牧从千年一觉中醒来,他接着会读到文章太守欧阳修、苏轼的雅量高致,史可法的忠刚义烈,鉴真和尚的东渡,马可波罗的西来,孔尚任治水广陵,曹雪芹魂系扬州,八怪开画坛新风,青楼女子张玉良的画名远播欧美……这才是扬州的真风流。

小红高兴,而且兴奋。她如遇知音似的望着我,不无自豪地仰起她秀美的脸,漾出甜美的笑,说,风流更在今朝。只一个朱自清,你便会倾慕不已。

我说,还有你,听说你的散文和诗,在扬州多次获奖。在南京的笔会上,我便闻听你的芳名,笔会尚未结束,我便来会你了。

她忙说,我算什么呢。每月只给米市增加二十斤销售量。

我说,这就叫我无地自容了。我又说,据说,朱自清是绍兴人。

朱自清自小随父在扬州,自称是扬州人。教科书上也说他是扬州人。

唐诗人愿意死在扬州,今散文家愿生为扬州人。做一个扬州人,是自豪的。我想起扬州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小红和我一起吟咏了十来句,对我勉强一笑,说,夜晚读月,白天看景,不要老跌在古人的情绪里。

我放目四望,蜀岗上下,那枫树叶、乌桕叶,灼灼似火,艳艳若花。城中鳞次栉比的高大楼房,河畔码头上汽笛欢歌,冲涮着软语笙歌,汉唐陈迹,也在盛赞今天的繁荣昌盛。

风流的扬州,扬州的风流啊。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