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儿子跟我学口吃  

2010-06-22 16:14: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选自《中华散文》作者:灿珠

 

口吃就是结巴。我结巴。一段话在心里是生动流畅的锦绣文章,只要一急,从舌尖往嘴唇外吐出,哪怕只五六个字,中间也会胡乱闯入许多顿号破折号以及“吃吃吃”等毫无信息意义的声音。特别激动时,竟然一个字音也吐不出,憋得脸红脖子粗,嘴里像沸了水的壶嘴似的嘶嘶鸣叫吐热气,捶胸顿脚也无效果。

我和妻子结婚二十载有余,虽情感甚笃,有时也免不了吵上几句。十几年前,我们的一场关于炒菜放盐的争论,竟让儿子委屈地挨了我一巴掌。

妻子口味喜咸,炒菜搁盐多。我口味偏淡,并且从书上得知淡食养生,特别是蔬菜,盐放多了放早了会破坏维生素。妻子是学校的教师,也算是知识分子了,但她不以为然,还运用乡间土语,称盐为盐味:“你知道什么,盐味盐味,没盐没味。”几句话,干脆利落,抑扬顿挫。我肚子里关于吃食宜淡的论点、论据、结论都很齐全,落笔成文,定是一篇头头是道、娓娓动听的养生高论——按理,我完全可以把她驳个一败涂地,可是就因我口吃,一急,只道得一个“盐……”,其余的话都堵塞在舌根下面。

四岁的儿子在一旁看热闹,见我惨败的狼狈样,不由大笑起来,此后甚至于在我背后也敢称我结巴……我做父亲的发生尊严危机了。

我口吃使儿子都不尊敬,令人痛心。于是,每当儿子缠着我讲故事时,我有预谋有计划地讲了孔子、周昌、李广、邓艾……这些人都口吃,但孔子的学识,周昌的刚正,李广的神勇,邓艾的谋略,令儿子敬佩而且神往。我讲完一个故事,往往还像《史记》、《聊斋》的“太史公曰”、“异史氏曰”那样加上一段“爸爸曰”。我的话无非是这些口吃的人性格正直,心地善良,待人坦诚,做事认真负责,而且有真才,有实学,这些有名的结巴在历史上都留下了好名声。而历史上那些巧言令色的人往往心术不正,气量窄狭,几句似是而非的理论,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虽然一时颇能迷惑人,讨得主子高兴,得高官,享厚禄,往往不唯是害群之马,甚至于还会祸国殃民……此后,儿子果然对我尊敬起来,好象我口吃便可和口吃的思想家孔子、军事家邓艾、安邦李广、定国周昌媲美了,也能令他自豪了。我当然也沾沾自喜于教育的辉煌成果了。

过了些日子,我从外地出差回家,刚进门,儿子就扑进我的怀里,高兴地喊:“爸爸,我也学会口吃了!”

啊呀!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怎能学口吃呢?口吃的人有理说不清,吃哑巴亏受嘲笑不说,还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前途甚至于命运。“其言也讷”的孔子周游列国时在陈蔡绝粮,要不是子路替他要吃的,差点被当成权臣阳货而围杀饿毙; “期期”的周昌为人刚直,遭吕后排挤,怏怏病终;“讷口少言”的李广,号称“飞将军”,与敌大小七十余战,匈奴闻风丧胆,部下都封了万户侯,自己却“口不能道辞”,到老还是个将军,最后受不了冤屈,引刀自杀;“艾艾”的邓艾,领兵入川灭蜀,为钟会所妒。钟会勾结由魏降蜀再降魏的姜维,又一次阴谋叛魏,反诬邓艾谋反,结果被司马昭错杀……越想我越胆战心寒,儿子却还在兴致勃勃地继续向我报告:“窗户被风吹开了,我喊:风……风……,我也结巴啦。”

此时,我急得想一口气倒出那结巴的悲剧故事。我张了张嘴,长篇大论都在喉咙口,嘴巴却吐不出一个字来,于是一巴掌扇在儿子的脸上。儿子哭着跑了开去,好长时间不理我——他这结巴爸爸太不讲理,太横蛮粗暴,结巴不可学也。大概因此,他也终于没有学成结巴。

我选择了写作这个职业,或许也与口吃有关,似乎潜意识里总有个以文字来补言辞之拙的愿望,可是年过知命仍一无所成,倒是儿子上了北大,写得也出色。儿子没学成口吃,在文学和写作方面却有点一脉相承,青出于蓝的味道。这又是冥冥中的什么安排呢?

儿子暑期回来看望我和他母亲,晚间三人相对,二十年前给儿子的那一巴掌,也在脑际清晰起来。我对妻子讲出那段往事。妻子叹了一口气,说及教书育人;我也叹了一口气,说及知识分子的无处告白一如口吃……不料,我的观点和妻子又冲突起来。我想和她争辩却又不敢,因为上中学的小儿子在外间复习功课。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