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谱序析疑之一  

2010-08-23 10:46:52|  分类: 族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谱札记之五

方家云:“不读序不知历代作谱之意。”从公元2000年进入编纂永新《龙氏族谱》起,读旧谱计百种以上。谱序是必读的,因要选编到新版族谱中,为方便读者,必须断句加标点,常为弄清楚一个字的意思,从《康熙字典》到《辞源》《辞海》,甚至找到原著原文,翻上几个小时。可想而知,我必须认真地读。在这个过程中,常常感到有的谱序的文字好像有点不对头,生出疑问。我也常常合起族谱,凝神沉思:一是此谱序的真伪,二是此谱序是否被篡改增删,三是撰写和制版的过程中是不是有意或无意的出了差错。

以前,族谱秘藏于家里,束之高阁,不外借,不轻易示人,其内容也不能对外泄漏。

族谱对于家族,是神秘的,更是神圣的,不容许任何人对其内容有任何怀疑。

以前,一个村就那么几个读书人,能武断乡曲,垄断文化更是轻而易举的事。

现代,不同了,连三皇五帝,历史学家们都说,那是神话传说时代;夏朝的存在,也没有任何资料可以证明;甚至说,我们是炎黄的子孙也不准确,难道在远古的原始社会中,只有炎黄两个人能生孩子,其他的人都被阉割了……

于是,我归结为:这属于文化。我们可以不相信炎黄的存在,但是必须承认中华文化。所以,我们应该依然祭拜黄帝陵。

但一切已载之于史籍的人物或事件,能不能把历史的谬误继续成为现实的真实呢?

族谱(房谱、家谱)明显的错误或谬误,能否提出来进行匡正呢?我深知,指出来,会使自尊心强的人,不能接受。但不提出来,在如今的科学和文明的社会里,会被人笑话的。

我想对谱序中我尚未读懂之处,解不开之处,一一提出,和宗亲讨论,也就是“疑义相与析”的意思。欢迎龙氏族众中研究族史者,以史实为依据,谈出真知灼见。当代,毕竟大多数人有中学以上的文化程度,再大的秘密也要面对世人,面对常识。

 

在龙氏族谱中看到,最早的谱序是东汉建初庚辰(公元80年)武陵龙氏始祖伯高公之子昭明自撰者。序的标题,一为“龙氏姓源”,一为“武陵龙氏家乘序”。

既然是序,必有谱。宋元旧谱保存下来那一点点文字也说,公修谱,蔡邕作序。蔡邕是东汉末人,显然不可能为几百年前的东汉初的先祖作序。

且说昭明公的自序,昭明的谱序,作于建初庚辰(公元80年),此时,伯高公尚健在(伯高公殁于章和戊子——公元88年),由儿子作序,有无可能?

就从标题看,前者是文,后者是序。文亦好,序也好,其文字全是从古籍中抄下来的,没有一句自己的话,这可能吗?

作为谱序,先祖的流演承续是必具的内容。言及的先祖,则是上古洪荒时期的,他应该知道也应该告知后人的近祖却一个名字都没有,连他祖父的名字也没提及。

昭明(且作为一个人的名字)应该清楚,凡此作为谱序应该写的而未写,为何?

民间修谱,一般来说,家族应已有一定的规模。此时,昭、明之子,也只一人,孙亦一人,父辈也是一人,此时,伯高公在零陵(今永州),昭明任浔阳(今江西九江)丞,祖籍京兆。这是各谱都一致的。此谱序出现于那个地方的族谱?他们的资料来源于何处?一家就这么几个人,有否必要修谱?昭明公有否可能修谱?这是值得讨论的。

伯高公,子一,昭明,还是子二:长曰昭,次曰明。究竟是子一,还是子二。各谱记载不一。何者为是,何者为非?这问题还没搞清楚,昭明修谱,也就还值得商榷。

 

柳公权(公元778~865年),唐书法家。字诚悬,京兆华源(今陕西耀县)人。宪宗元和三年(公元808年)进士及第,任秘书省校书郎。历仕七朝。穆宗朝(公元821年)始三朝,任翰林侍书学士。一直侍书禁中,后官至太子少师。

“唐元和丁亥(公元807年)嘉平月”撰写了《道州龙氏谱序》,“大唐元和五年岁次庚寅(公元810年)麦秋上旬”又撰写了《道州龙氏谱世系序》。序后署衔前为“前爱州观察推官右拾遗翰林学士”,后者为“年家同寅弟翰林侍讲学士”。以此,柳公权29岁前,就已官至翰林学士。

柳公权作前序时,尚未中进士。未中进士,一般不会担任公职。柳入仕后,整个宪宗朝,柳公权只任秘书省校书郎。

湘西南东山龙氏族谱称前者为世系序。

《道州龙氏谱世系序》的主要内容是讲从伯高公到二十六世谅、瑜、谋。这个谱序,我目前尚有下面几点想和大家一起讨论:一、前后两谱序都说到瑜请他作序。瑜,族谱中没有科举的记载,只有曾任爱州司户这一点信息。谅,瑜之兄。只有从他的哥哥谅来推测瑜的生平。谅生于唐天宝癸巳(公元753年),兴元甲子(公元784年)武举。谅长柳25岁,谅中武举这一年,柳公权六岁。谅之弟瑜,柳公权说:“谕,余年家同寅兄也”,“嘱余作序”。“同寅”即同年,同一年进考场中举人或进士。此序中对瑜于三年前请他作序,一字未提及。不知何因?二、瑜三年前已请柳公权作一序,三年后又请柳再作一序,专讲世系。柳公权如此“详细”“准确”知道近八百年的龙氏世系,柳又一直在禁中,在皇帝身边,资料从何而来?如是瑜提供,何必再请柳?为什么要请柳专写一个关于世系的序?三、暹公开基道州,瑜乃暹之孙,从族谱上看,此时在道州的龙氏最多十几人,暹以前的世系,也是一代只知一两个人的名字与爵位,有没有必要修谱?有没有必要一再请名人写序?一本族谱为什么编了至少三年?这些问题我们必须研讨一下。

 

商、周的甲骨文及鼎彝铭文中,多记有家族传承文字。这是最原始的谱牒,也只是帝王家。晚唐以前,族谱多为官修。至宋,因程(程頣、程颢)朱(朱熹)理学以“三纲五常”为核心,倡导“收宗族、厚风俗、使人不忘本,须是明谱系世族与立宗子法。”欧阳修、苏洵先后编修民间族谱,定谱例,从而形成“私谱盛行”“家自为说”的局面。(有学者指出,苏谱对苏氏族史也讲的不准确。)

盐堆(江西永新)龙氏,始修族谱于宋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此时,永新龙氏熙宁庚戌进士在京任宣义郎的无隐公(龙缌),请宋名理学家程颢为龙氏作序。此谱序,后来散见江西与湖南各地龙氏族谱。我读到湖南某支龙氏族谱,刊载此谱序,后段有“茅山有池产龙,如蜥蜴而五色”等有近三百字的一大段文字,叙其神话传说及民俗。另有一旧谱,一新谱,也刊载了。把神圣的龙比喻为蜥蜴,是否恰当且不论,从程颢的文风及前后文的连贯来看,也有点不对头。是永新的族谱及其他种种族谱在刊用时删除了这段文字,还是那个支系的族谱在转载时画蛇添足呢?我们应该相信前者还是相信后者呢?

 

保存下来的泰和甘竹龙氏于光绪壬寅(公元1902年)的《四修族谱》和永新庄源于乾隆癸丑(公元1793年)的《庄源龙氏族谱》上,都载有著名的民族英雄宋丞相文天祥为《龙氏族谱》写的谱序。内容完全相同,但文天祥写序的时间,泰和谱署宋嘉定十七年甲申(公元1224年)孟夏望日,庄源谱暑宋宝佑五年丁巳(公元1257年)。

永新钦琮琳三派无论合修还是分修的族谱上无文天祥所作的谱序,只有宋咸淳甲戌(公元1274年)文天祥为西仲公写的像赞。

泰和甘竹龙氏始修谱于明成化辛丑(公元1481年)。万历已亥(公元1599年),泰和甘竹龙氏二修族谱,庄源龙氏参与合修。庄源龙氏单独修谱,只乾隆癸丑一次。

文天祥谱序中提到的龙氏人物,基本上是庄源龙氏族谱所载的先祖。庄源龙氏的世系表中,有龙太初,但没有龙镯。《永新县志》(乾隆版与同治版)的人物卷中,有龙镯而没有龙太初。从庄源龙氏称系泰和议、诚、讷、洁中的诚公之裔来看,应属盐堆龙氏琮公派下,如以龙敏为始祖,则与议诚讷诘无关。但龙太初是瑀公之孙,龙镯是琳公之裔。对于龙镯,文天祥却言之凿凿说是庄源烜公的遗腹子,与庄源的钦、鉴是同胞兄弟,这既与史实不符,庄源龙氏的世系表中也找不到,是不是文天祥制造了一个谎言?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文天祥生于公元1236年,理宗宝祐四年(公元1256年)中进士第一名,历任刑部郎官,知瑞、赣等州。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闻元兵南下,在赣州组织义军,入卫临安,次年任右丞相。百折不绕,坚持抗元,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在五坡岭被俘,次年送至大都(今北京),宁死不屈。至元十年(公元1283年)被害。

于是,文天祥所撰谱序,有这样几个疑点。

一、作序的时间,按泰和甘竹谱所载,此时文天祥尚未出生。

二、文天祥此序是为泰和甘竹龙氏作的,还是为永新庄源龙氏作的?甘竹龙氏始修谱是在明正统十二年(公元1447年),明成化辛丑(公元1481年)续修,庄源与甘竹合修。那么文天祥于二百多年前就为他们后来修谱写好了谱序。

三、谱序中写到的人物,没有一个是泰和的。从内容看,文天祥是专为庄源龙氏写的。

 

生于宋仕于元的龙仁夫,是元朝的一位学者,被称为天下道学之宗。他对龙氏族史和编纂族谱,倾注了热情,也倾注了心血。宋谱的断烂残本,是他收集到,把从伯高公到西仲公二十八世中残留的先祖名字和简单行实记录了下来。所阙失的先祖名字,就是据他的底稿,各地各支而加以补充的。所以除仁夫公所录,其余祖名一种谱有一种版本一种说法。

龙仁夫,永新人,琳公裔,盐堆龙氏第十三世。一直在外地为官,晚年曾回到永新,倡修龙氏族谱,事未成,撰写了《龙氏宗谱记录》一文。在永新,为登丰南城(现里田镇南城村)龙氏的种德堂写了一篇祠堂记,还写了一篇谱序。因为他回到永新时,以南城村为落脚点。永新其他各支、各村(祠)都未为之撰写谱序。现在,我看到外省几个村(祠)的龙氏族谱有他写的谱序,也为永新好几个不是龙姓的村(祠)写了谱序。我不否认有这种可能,但给外姓写的几个谱序,以谱序所署的撰写时间,有的竟在仁夫公十一二岁时,有的在仁夫公已去世四十多年之后。湖南有一套龙氏族谱,载了龙仁夫撰写的谱序,后署“至和改天历元文宗元年     翰林院庶吉士仁夫撰”,此时,仁夫公已告老还乡,回到永新,之后,移家湖北黄岗。皇帝死后才有谥号,元文宗正在位,直书皇帝谥号“文宗”。皇帝的谥号,是在皇帝死后才加封的。元朝翰林院未设庶吉士一职,仁夫公已退休也不会如此署衔。永新一位方家也与我说及此事。我们认为,这都是伪托仁夫之名造的假。以此一例,可见在谱事中,伪托名家作序,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成风。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