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读书杂感]扬州八怪邓燮怪乎?  

2011-01-03 08:01: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板桥邓燮,为所谓“扬州八怪”之一。读他于潍县为县令时给其堂弟邓墨的家书,只觉得真正的板桥,内心的板桥,是一个天性纯厚为人洒脱的普通人。

他五十二岁始得子,离家到山东潍县去当县令,儿子交给堂弟邓墨去管束。第二封信,就是要邓墨“长其忠厚之情,驱其残忍之性,不得以为犹子而姑纵惜也。”

他说:

平生最不喜笼中养鸟,我图娱悦,彼在囚牢,何情何理,而必屈物之性以适吾性乎!至于发系蜻蜓,线缚螃蟹,为小儿顽具,不过一时片刻便折拉而死。夫天地生物,化育劬劳,一蚁一虫,皆本阴阳五行之气氤氲而出。上帝亦心心爱念,而万物之性人为贵,吾辈竟不能体天之心以为心,万物将何所托命乎?蛇蚖蜈蚣、豺狼虎豹,虫之最毒者也,然天既生之,我何得而杀之?若必欲尽杀,天地又何必生?亦惟驱之使远,避之使不相害而已。蜘蛛结网,于人何罪?或谓其夜间咒月,令墙倾壁倒,遂击杀无遗,此等说话,出于何经何典,而遂以此残物之命,可乎哉?可乎哉?

书后又一纸

所云不得笼中养鸟,而予又未尝不爱鸟,但养之有道耳。欲养鸟莫如多种树,使绕屋数百株,扶疏茂密,为鸟国鸟家…… 

从某些人看来,邓夑从山东潍县往江苏扬州寄家信,千里迢迢,所说之事,却是些养鸟的事;尤其他还在信中说:“夫读书中举中进士作官,此是小事。”以此看来,邓夑本末倒置,不近常理,确有点“怪”。

其实,邓夑说的正是常理。他说,读书做官是小事,“第一要明理,作个好人。”如果把读书做官当做大事,明理做好人当做小事,那才是本末倒置,不近常理。

邓夑在信的开头便说:“余五十二岁始得一子,岂有不爱之理!然爱之必以其道,虽嬉戏顽耍,务令忠厚悱恻,毋为刻急也。”千里寄书,还有什么比教育好儿子更重要呢?

板桥邓夑怪乎?不怪也。怪的是把天性纯厚为人洒脱的邓夑看成是怪人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