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虎门游记  

2011-11-03 21:35:00|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两个女儿都在广东谋生,假日里,要带我去旅游。小汽车载着我们从东莞来到在十几年前还称为村的虎门镇。因尚未用早餐,车在纵横交错的街道和五彩缤纷的广告牌中东转西拐,找了家合意的酒楼坐下来。

虎门,关联着中国历史的一次大转折。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故事,已溶入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记忆中。由虎门销烟开始引发的鸦片战争,蕴酿了一个闭关自守王朝的终结和共和国的诞生。虎门,任时间的潮汐如何冲刷,不会在我的记忆中淡出。这是沉痛,也是壮烈;可悲愤,也可讴歌。

历史的硝烟已无影无踪,优美的音乐,艳丽的服务小姐,却使我闻到一种脂粉气。百年前满清政府闭关自守,却引发了连绵的战争;现在,改革开放,昔日的蛮荒之地,便成了繁华的商阜。歌舞升平,一派繁荣昌盛景象,我不由感叹,真是大平盛世。    

我大女儿一笑说,以前虎门确是叫太平村的。

不太平时称太平,太平世界称虎门。一种是企盼,一种是志怀;一个是闭关,一个是开放。这很耐人寻味和思索。

女儿说,爸,有个洋哲学家说,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别思索,出来玩,就玩个痛快吧。中餐还是西餐?你是老爸,你说。

西餐,一千元还没什么吃头,又太破费。我说,虎门吃西餐,有点别扭。

女儿大笑了。偏要了洋鬼子的西餐。我也笑了。

车子平稳地登上了一个不陡的山坡。

大角山,沙角山,两山夹峙珠江海口,如虎踞国门,成古时的要塞,中国南方的大门。山临海,海傍山。山,岿然耸立;海,碧波无垠。那种气势,可以昂首向天,唯我是尊。关起大门,历朝的中国皇帝,更可以像夜郎那样自大。山下是海,海之外是什么呢?权贵们不感兴趣。有“天园地方”的常识,有关公的大刀和过五关斩六将的传说,红头发的荷兰人的战船算什么东西?蓝眼睛的德国人的机关枪算什么东西?似乎,白脸皮的英国人的商船运来的乌黑黑的鸦片,却是好东西。清末,从神机营管理大臣桂祥、两广布政使到衙役等大小官员,像狗一样的佝偻在烟床上吞云吐雾,何等舒畅;从军机处大员至水师员弁都能从鸦片商贩那里收受鸦片商贩的巨额贿赂,何等惬意。于是,这些中国的官仓硕鼠和外国的“铁头老鼠”,以及林则徐等忧国忧民的忠勇之士和不甘为奴的人民加深了中国人对虎门的记忆,也使虎门闻名中外了。

于是,今天,虎门游客如云。缅怀耻辱?缅怀壮烈!

我们登山,茂密的亚热带林木,在山道上复盖出可人的浓阴,过去的残垣和现在的洋楼,装饰着古战场的风景。山头,吸引人的是炮台的遗迹。石块砌成的直径十余米,深一米许的盆形工事中,放置铁铸的大炮。炮身三米来长,中空的一个铁筒子,简陋而原始。游人最多处是镇远炮台,少男少女们,背对后墙上那个一米见方的“威”字,或站在黝黑的大炮旁,或骑在大炮上,嘻嘻哈哈,争相留下搔首弄姿的倩影。我也见肩挂相机的年长者,面朝炮口指向的大海,神情严肃地沉思。

据说,前面的大海叫伶仃洋。烂熟于心的文天祥的“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使人觉得凄冷。这高踞于岗上的大炮,虎虎生威,仿佛能觉出炮火射击海上侵略者的战船时轰鸣的威猛。我感动于这种壮烈。据历史记载,道光十九年十月,十天内中国水师在珠江口连续六次打败了气势汹汹的入侵者,沙滩上到处是侵略者的尸体和帽鞋刀鞘。道光二十一年二月,英军调集十余只兵船,再次进攻虎门,关天培悲愤地请求增兵的眼泪,得不到主张屈膝求和的琦善的同情,大清水师寡不敌众,关天培坐镇靖远炮台,面对强敌,毫无惧色,指挥部队发炮还击。许多官兵倒在血泊中了,关天培亲自点燃火炮,轰击敌人,数次身中敌炮,遍体鳞伤,兵士背他撤退,他坚不同意,当胸又中一弹,虽死而昂首挺立……

关天培的血,是民族的正气,是民族的精灵,一滴滴,滴落在我的心头。

想到这些,我的眼睛潮湿了。

我的女儿买了一支冰糕来,老远便叫着我并递过来。她望着我笑着说,爸,你在吊古战场吧。中国,使人沉重的东西太多了。你辛苦了半辈子,放松放松自己嘛。我想说,闺中少妇不知愁,但未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观念,我又何必要生活在幸福中的无忧无虑的年轻人的心头也压着这历史的阴云呢?

女儿快乐得像飞翔在春天早晨阳光下的乳燕,像奔跑在山野草地上的糜鹿。她挽着我的手,她们像观看一幅古画或者像欣赏一支野花,依次浏览这一个一个炮台,一门一门大炮,以及海滩上积着污泥浊水的销烟池。

我问:林则徐呢?

林则徐的塑像在虎门广场的大榕树下,岿然站立出凛然正气。

湖广总督林则徐,道光十九年受命为钦差查禁鸦片,一月八日离京,三月十日到达广州。下车伊始,即查封烟馆,十八日即会同两广总督邓廷帧坐堂传讯鸦片商人。四月十二日,到达虎门,与关天培一起在英国的商船上收缴了鸦片二万零二百八十三箱又两千多麻袋,合计二百三十多万斤。六月三日,在虎门的海滩上全部销毁……道光二十年九月二十八日,以“办事不善”的罪名撤了林则徐的职。林则徐广州禁烟,从受命到离开,只一年零八个月时光。人生的长河中,仅是一瞬。这一瞬,却在整个人类历史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迹和特有的光华。

女儿拿相机对准我按了两下快门,跑进不知那家的商店里去了。

阳光明丽而热烈,从树叶间洒落地面成斑剥的阴凉。有风徐徐吹拂,我望着林则徐风吹不动的长髯。林则徐是铮铮铁汉。在他的脚下,维多利亚女王的爵士维廉·查顿,铁头也罢,还是老鼠;道光皇帝信任的大臣琦善,趾高气扬也罢,还是屈膝的奴才;英国政府的代表查理·义律,强硬也罢,狡猾也罢,也不过是猎手林则徐眼睛下的小兽狐狸。

可是,刻在我的脑海里一个画面,是林则徐躺在一只竹椅里,背后是他手书的“制怒”两字,前面是香烟缭绕的香炉,他在读屈原的《离骚》。这是我少年时看过的电影中的一个镜头。

我要叩问苍天,为什么英雄的暮年,一定就是如此落漠而孤寂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