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旧作] 咸亨酒店小酌  

2011-04-09 05:13:1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沈园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中走出来,给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流推来拥去。我又走进了鲁迅营造的那个孔乙己的故事。

咸亨酒店临街,单檐廪廨式的店铺。面宽三间,古色古香,似旧时模样。

孔乙己在咸亨酒店表演了他悲惨的一生。

我站在临街的曲尺柜台边,望一眼竖立在柜台一端写着“太白遗风”的青龙牌,望一眼柜台内的酒缸和那位戴毡帽的老者——掌柜。说了声:“半斤黄酒,一碟茴香豆。”迟疑了一下,又加一句:“一个荤菜,烧猪蹄吧。”

是个衣着入时、一脸笑意的漂亮姑娘给我打酒。我不担心她是否会在里头掺水,也不关心这酒是否正宗的绍兴老酒,环视一眼满屋里十分阔绰的围着一张张小桌子坐着喝酒的人,下意识地审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中山装,忽然想到曾在此穿长衫而站着喝酒的孔乙己。想起那长衫又破又脏,花白胡子乱蓬蓬,脸上皱纹间夹着伤痕的孔乙己的形象,却又哑然失笑了。我赶紧把孔乙己从思维中驱开。酒菜摆在一张靠墙的小桌上。我自斟自饮,慢慢坐喝。和我共坐一桌的还有两位年轻人,他们谈笑风生。话,我听不太懂,但明白正在笑谈孔乙己这个沦落的读书人,说回字有四种写法,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我东张西望起来。两间店面,卖酒的那间正面墙上,挂着关羽的画像;开桌的这间,尽是当代名家的字画,作家李准的一副对联特别醒目。拥挤着的喝酒的人都很兴奋,也很高兴,更是开心,甚至有人开怀大笑。我想起鲁迅笔下的咸亨酒店,“掌柜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

据说,北京东西牌楼北,也有一个孔乙己酒家,也常高朋满座;上海也有一个孔乙己酒家,也常高朋满座。

但我有点寂寞,寂寞中想这越国古都绍兴,卧薪尝胆的勾践,功成身退的范蠡,飘然归隐的严子陵,以及思想家王充,诗人贺知章、陆游,散文家张岱,医学家张景岳,书画家徐渭、陈洪绶……这些名人在历史上都有光辉的一笔,也都在绍兴生活过,但是似都不及孔乙己的知名度,不及孔乙己的生命价值。因为有了他,现在的咸亨酒店的掌柜对我无不自豪地说,一年的利润有十多万元,我想北京的孔乙己酒家的经济收入当会更多。这是现实在开历史的玩笑,还是文学在开生活的玩笑,或生活在开文学的玩笑?

壶底朝天,我发现我醉了。许多人在咸亨酒店门口摄影留念 ,我带着一种惶惑脚步歪斜地匆忙走离了孔乙己。

                                                                                                           1986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