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郑州游 (1984年十月十六日日记)  

2011-05-18 12:08:0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点,到达郑州。郑州,这次旅程中我安排的第一站。

放下行李,便拿出交通图找旅游景点。大凡名胜之地,现在都开辟成公园。从图上看,有人民公园、碧沙岗公园、紫荆山公园。

紫荆山公园,是商代古城的遗址。据说有四百多亩。

夏,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朝代。存在不存在,历史学家们还在讨论。商,继夏而立,开始有了文字记载,《尚书》称:“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人累迁,前八后五”,盘庚迁都于殷(河南安阳)后,才安定下来,所以商又叫“殷商”。商代宫殿基址,据称发现了五十多座,这里大概是其中的一处吧。三千六百多年了,或许脚下的泥土都不是三千多年前的泥土了。

一条茅草小径,引我走进一片荒漠。到处是树,直径只十几公分的树。秋天了,树上的叶子给风吹落下来,处处是红色的叶子,黄色的叶子。没有围墙,没有门楼,不要门票。这里,只是一块荒漠苍凉的原始的“城市”的土地。

不见游客,只我踽踽独行,有点寂寞。有几栋飞檐翘角的房子在远处,听说还有什么鸟房、猴山、花圃、茶社……我都不想去。

风乍起,带着丝丝凉意。几片红叶从树上飘落下来,又给风吹的团团转,像是个活物在逗我玩。我也便驻脚,静静地观看。这红色的叶子,像鸭掌,也只鸭掌这么大。这种树,叫什么树?有点像家乡的枫树,但不是。我猜,大概就是那种紫荆树吧。前面隆起的土堆下,一块木牌标示:紫荆山。

热闹是风景,寂寞也是风景。

寂寞,可以静思。所以,我依旧的很认真“游览”。

我登上高丘,眺望四方,环抱这孤寂的是现代的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是宽阔的公路上奔跑的汽车。那边的热热闹闹,包围着这里的一片寂静。

似乎这里又并不寂静,一片紫荆树,红叶烂漫似火,烧出四千年前的热烈。

我坐在红色的紫荆落叶上,背靠着树干,很想发现点什么,或者想一点什么。在车上近四十个小时,也只睡四五个小时,太累了,有些疲倦。

闭上眼睛遐思:商,曾经是一个热闹的时代啊!那开国君王成汤借诸侯之言,说他“汤德至矣,及禽兽。”很贤明,也很仁慈。商的最后一个王——纣,因为《武王伐纣平话》和《封神演义》,几乎家喻户晓,并且给人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纣,是个荒淫的暴君;他最喜欢的妃子妲己,是个既妖媚又狠毒的女人。中国古代的文人,大概出于对贤明政治的向往,把古代的帝王,好的,说得无以复加的好,坏的,说得无以复加的坏。郭沫若老先生,为了拍马屁,曾提出为两个最有名的暴君——纣王和秦始皇翻案。热闹过一阵子。那时,我正读高中,也很感兴趣。我对历史书籍的信任动摇了:属传说时代的尧、舜、禹,就那么道德高尚、政治贤明么?在社会的原始阶段,部落之间的战争,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强者对弱者的杀戮和虐待,更是大量的,残忍的。

什么是历史?什么是历史的真实?历代的统治者和御用文人,根据着政治需要编造历史,同时还粉饰现实,胡说未来。

几只小鸟掠空而过,在这片紫荆树林火红的红叶上空。这些紫荆树大概只有十几年或者只七八年的年轮,然而,四千年前这里就有紫荆树。无言的紫荆树没有轰轰烈烈,却拥有了永恒。

阳光从树叶间洒下来,一个个圆圆的光斑,像一只只眼睛,从我的头顶直投到我的脚跟。

历史上的真实无法审视编纂历史者的诡谲。

我拾了一片红叶,站起来,低着头,一边走出这荒漠,一边鉴赏这鸭掌似的红叶。一块石头绊了我一下,一个趔趄,险些摔一跤。哦,得好生走路。

我把红叶夹在日记本中。

( 这片红叶现在还夹在日记本里。干枯了,依然没褪那铁红的颜色。)

 

回到市区。高高地耸立在郑州市中心的两座相连相依的“二七”纪念塔,一架楼梯似的十分醒目地贴在天空,成为一种人造的巍峨或者雄伟。

哦,现代历史的景观。

二十世纪初,郑州是中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之一,是1923年的“二七”工人大罢工的策源地。因为,横贯东西的陇海铁路,贯穿南北的京广铁路在这里交会,工人对现实的反抗和冲击,会产生震撼全国的影响。

“二七”纪念塔,建在当年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旧址上。

纪念塔,双塔相连,九层。登临这塔,从广场边的一所小房子里进入地道。地道通向塔座。塔的每一层,是一个陈列室。

大部分是图片,从工人的苦难到工人的反抗。突出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的策划和指挥。

满目的灰黑色。灰黑的天空,灰黑的厂房,灰黑的工人……

苦难的工人!

英勇的工人!

伟大的工人!

我应敬仰为工人说话的施洋大律师,应敬仰为工人利益宁死不屈的林祥谦,更应敬仰那个没有广泛公开宣传的鲜为人知的工人领袖高斌。

从陈列的资料中,我发现了那时的文告、宣言。我认真地阅读这些原始的资料。原始,往往能贴近真实。

《长辛店罢工宣言》中说:

“订于二月四日十二时全路一致罢工……此次罢工,完全为争工人自由,并不受任何方面指使及任何党派利用。特此电闻。”

“不受任何方面指使及任何党派利用”与反复展示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李立三、项英等中国共产党人的精心策划和宣传鼓动相对照,使我感到茫然。

原始,离真实更远?策略,竟是欺骗?

我从塔中出来,强烈的阳光,照的眼睛前面是一片黑色。

 

日记写到此,觉一天奔跑,翻了书的前面的一页,又翻了书的后面的一页。

书,中国历史教科书。黑夜里在灯光下编印的书,大孩子小孩子们读的书。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