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 醉鬼  

2011-06-02 07:44: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爱喝酒。每喝必醉,一醉,就不是人了。红着眼睛红着脸,娘偷人爹做贼的事也拌着酒气喷出来。曾因醉酒胡说给抓进大牢关了三个月,险些打成反革命划入阶级敌人中“四类分子”这个行列。

今天,不知哪位拉他去喝酒,又酩酊大醉了。一脚高一脚低,摇摇晃晃回家去。

天已黄昏,晚风凄凄,路边树影憧憧如鬼。

鬼!不怕。喝了酒还怕鬼?醉了么?这点酒,能醉?再来三碗五碗,也……也不会醉,撒泡尿,便没了。

想到尿,小腹下便觉胀胀的。别过身子将裤子一扯。哗啦啦 ,像水枪,全身一颤,好轻松,好痛快。

“你。这人!头上没长眼睛……”一个女人的声音。

咦,一泡尿浇出个女人来了。

“没长眼睛不就是个卵吗。嗬!你还骂人!我撞翻了你的酒坛子倒掉了你的酒么?”

嘿!火光闪闪的,烧香烧纸钱,还有金元宝。一克黄金百多元,你这一堆金元宝有三四斤重呢,发死这野鬼 。

“坛神爷爷……”

坛神爷爷?噢,这里,是有棵坛神树。他记起来了。那次肚子痛,他求过这坛神。要不是送到县医院,割掉一截烂肠子,早就没命了。卵!神树。妈的什么神树?一截烂肠子似的朽树兜罢了。雷劈过,火烧过,枝桠都没有了。树干空洞洞的像笋壳,给木瓜藤缠得死去活来的,竟然还装神弄鬼,胆小鬼才烧香烧纸钱烧金银元宝怕你敬你求你。我撒的这泡尿恰好给你当酒喝,让你喝个够……

他一路轻飘飘,也一路把坛神骂了个痛快,好开怀。回到家,往床上一躺,呼出的响鼾象打雷。

忽然,一个红头发绿脸孔呲出的白噩噩的獠牙有几寸长的恶鬼不知从何处跃出来,血淋淋的五指如鹰爪,朝他身上的下处抓过来……他一串惊叫,好恐怖。

“怎么?怎么?”他妻子惊惶地问。

“梦。”

他的梦醒了,酒也醒了。

不好!坛神爷爷显圣了。一抹头上的冷汗,觉得满屋子都是阴冷冷的风。

记起傍晚酒醉回家的路上冲坛神爷爷树撒尿还一路骂坛神爷爷树的事。不好,我冲撞坛神爷爷了。我不病也要脱一层皮了。

他扑通一声跪下地,朝坛神树的方向,拿头在地上磕。

“坛神爷爷在上,我不是人,我醉昏了头,我是猪狗畜生,喝了三壶牛尿打野话。坛神爷爷你是九十九重天上的活神仙,救苦救难的好菩萨。我不是人,我认错,我悔罪,你再饶恕我一次吧,明天,我给你烧香,敬斋饭,烧纸钱金银元宝填谢你,我还给你扯上三尺红布给你挂彩,谢前保后,永感鸿恩……”

他妻子把他揪起推回床上去,他还喃喃地向坛神爷爷求情和讨饶。

上午,他一盘猪头肉,一盘红烧鱼,一碗斋饭一壶酒摆到山野那半截朽树兜跟前,双膝跪在荆蓬里烧香烛烧纸钱,痛心疾首地向坛神讨饶悔罪还自己给自己掌嘴巴。

他腿肚子颤颤地回到家,面对祭过坛神树的鱼肉心里想,有这菜,正好下酒泥。

一碗酒下肚,脸红了,再一碗酒下肚,胆气便壮了。喝,再喝三碗,要喝就喝个痛快。什么坛神爷,要死卵翘天,不死又过年。什么鸟坛神?卵,我怕你!半截朽树兜,算什么神?一个大活人还怕你什么烂柴荆朽树兜,劈了当柴烧,你又怎么样?……

他喊喊叫叫骂骂咧咧,引得左右邻舍的大人小孩都围过来看热闹。有人说给他醒醒酒。

他妻子说:“别管他。酒醒了,让他自己又去叩头悔罪。”

“屁!悔罪。我有什么罪?我怕这朽树兜?笑话!不信,我就去把那截朽树兜劈了给你们看!”

他说着,果真操起一把斧头就要往外走。不信坛神爷爷的人巴不得看热闹,信的人可着了急。坛神爷爷树保全村平安无实据,也不存奢望,据说某年谁家的孩子在这树上摘了一片叶,后来病得高烧说胡话;某年某人骂了这坛神树,半年后牙痛痛得吃不得睡不得……这醉鬼真的劈了坛神树,要是拘连村里人可还得了?

有人冷不防夺下他手里的斧头,几个人扑上来,拉的拉,推的推,推进房子里,关上门,锁起来。他气得把门踢的咚咚响,破口骂,骂坛神是恶鬼;骂敬坛神树的人,是胆小鬼是甘愿做奴隶的人。到傍晚他骂累了,酒也醒了。哭起来,悔不该酒醉又骂了坛神爷。

他哭着骂妻子:“你怎么也让我喝那么多酒啊!我骂坛神爷爷,你怎么不往我嘴里灌屎呢?”

他妻子只笑笑。

他妻子常让他喝醉酒。

不知哪一天,他终因喝醉了酒放火浇了那半截朽树兜。吓得村里信神信鬼的人,不仅愤怒声讨他,为明哲保身,忙在窗口门边插上芦苇叶子或者敬斋饭。

他却无事,满村也无事。

他常喝酒,常醉,成酒鬼,害得县里乡里有的当官的一见他便绕道走。

                                

                                                         1986﹒10

 [注]  某友至我处云:省“玉茗花戏剧节”需一小戏,希与我合作。我说,我有小说《醉鬼》,故事尚可。《人民文学》编辑已签送至主编,因涉嫌影射,故未发。(后发表于省《创作评谭》)。他说,拉尿搬上舞台,不雅。后,友背我改成戏剧《醉青天》。上演,并发表于《戏剧》杂志。此为我的作品被剽窃之始,故志之。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