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春节纪事] 除夕祭祖  

2012-01-25 22:05: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传统文化,起源于祭祀。

过年,从除夕这天开始。除夕这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家男丁到去世的先人的坟墓前,以简单的仪式,进行祭祀。——除去坟前及坟上的杂草,点烛烧香,陈设斋饭、水果,杀鸡献血酒,烧纸钱,在坟顶压上三张血钱纸,放鞭炮,跪拜。

我五岁时,父母亲才终止他们的漂泊生活,回到老家源头村定居。父亲每年除夕的早上,都要带着我到芒田岭上祖母的坟前祭拜。

父亲很是虔诚,说敬神如神在,敬祖如祖在。我稍有不恭,他便瞪大了眼睛盯着我,以难看的脸色显露出他的不满。戊戌年除夕(公元1959年2月7日),60岁的父亲照例领着我登上芒田岭。那时毛泽东号召“大跃进”,中国全民“大炼钢铁”,父亲在县城建造以“老红军”为主体的“红军钢铁厂”。在农村,人民公社令生产大队的社员去掘挖坟砖,挑送去砌造炼钢铁的厂房或畜牧场。芒田岭上所有的坟墓都被挖掘,小砖碴遍地狼藉。祖母的坟墓的位置都难以确认,父亲伤心欲绝,在祖母坟地的大概位置一跪,头磕在地上,久久没抬起来。父亲抬起头时,我看见他额头是红泥,一脸是泪。祖母的坟砖是父亲特意请人格外烧置的,与别家的不同。父亲跪在地上爬着,一边流泪,一边寻找那些砖碴。在荆棘丛中,父亲找着那块断裂的刻有祖母名字的碑石时,他紧紧地抱住残破的碑石碎块在胸口,热热的泪水把冰冷的碑石碎块染湿了……

我每想起,心里便感动不已。父亲去世后,每年去父亲的坟上祭扫,不敢有丝毫懈怠。

父亲于公元1968年去世,终年71岁。记得这年除夕晚上,母亲炒了一大钵精肉。我和父亲边吃边说话。见他兴致很高,食量也很大,我说,爹,你吃的真不少。他一笑说,我也不明白,今天真能吃。大年初一,他说,今天我吃斋。初二初三日,以稀饭白菜为主,只稍微吃了点鱼肉。初三日晚上,全家人还有来拜年的两位姐夫围着火盆烤火,九点钟时,他说他先去睡了。这天半夜过后,母亲含泪叫醒我,说父亲不行了。我抱住父亲,只听见喉咙口的痰呼呼作响,一句话也不能说了……

父亲七岁丧父,12岁学雕刻,16岁雕刻天龙山寺的菩萨,一举还清了父辈欠下的三百余担生谷(租债)。他雕刻、木匠、修理钟表、修造枪支子弹、油漆等都是佼佼者。儒释道三教都略知一二,吹打弹唱都会一点。乡绅称他“处士”,村里人说他是正直人,聪明人。有一次他打开柜子盖,我见一封封银元,堆叠的很高。我惊叫了一声,母亲打了一下在我手上。父母亲都没参加过农业生产,夏天都穿丝袜子。土地改革时划分阶级,工作组和贫农团,讨论了四五天,我家的阶级成分确定不下来。因为,论生活,方围十里的地主豪绅没有一家比我家好,可是,我家住的青砖瓦房是从地主家租的,种的半亩棉花田,也是从地主家租的。父母亲都是凭自己的双手劳动挣钱。因为种了半亩棉花,重体力活都是雇人,算是剥削,最后定为下中农。“解放”初,父亲是乡政府干部,母亲是妇联主任,统购统销时,干部带领民兵逐户搜查,将粮食挑去交公,称为“爱国粮”。父母亲借口有人造谣——说他把步枪锯成短枪私藏在家——同时离职。区长上门做工作,造谣的人放鞭炮认错赔罪,父母亲坚持不回乡政府,在家种田。父母亲种的田,同等面积,我家的能稍微多收获点。成立互助组,一定要我母亲当组长。父母亲没有恢复党籍,只享受“老苏干”的待遇……

2006年春,我回源头重新建造父亲于1956年建造后遭回禄之灾的“昆仑草庐”,首先,修缮父母亲的坟墓。父亲的墓的坊式墓墙上,石刻了两副楹联:

工稼匠艺皆善

艰难险阻备尝

椿德惟善惟正直

严恩若海若江河

我自全家居住在县城后,只是在清明节才回故乡源头祭扫祖坟。今年,我的两个孙子在老家过年,我和我的小女儿在年底二十五日便回到老家。

除夕早上,携年、建二孙首先到父亲的坟地上。

跪拜时,我把头叩在地上,不觉泪如雨下,不能自己。二孙把我拉起,劝我不要悲伤。

      在路上,我对二孙说,你们的曾祖父若是一般人的见识,我至多是乡村中的一流好木匠或钟表修理匠。但他邀集几家富户,到外地聘请了一个教书先生,办了一所私塾,让我五岁便入塾读书。所以,我才有今日,我的几个孩子才有今日,你们也才有今日。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