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日记 二  

2012-12-27 10:14:30|  分类: 记实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5日   星期二   晴

在第十七层的阳台上,隔着玻璃朝外看,高楼处处,处处高楼,一片又一片,一片连一片,布满京城。

从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到引车卖浆者,在北京挤出四五万元一个平方米的房价。

空前繁荣,欢欣鼓舞。

室内有暖气,还有近万册图书,我完全可以盲目乐观。

小楼一统。

关掉电视,不知东南西北,也不知春夏秋冬,但有上下五千年。

 

26日   星期三   晴

夜长了,醒过来后便睡不着,睡不着便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便心里烦燥。

干脆起床,在阳台上读夜,也抽烟。

阳台也是封闭的。

入夜后,室外于大风中迅速降温,室内的暖气不敌外面的严寒,水气在玻璃上慢慢凝结成冰。那玻璃即便是水晶,也不可能透明。我只能看到外面黑色的糊涂,公路上倏忽闪过的模糊的亮点。

昨晚上八点左右时,发现阳台上的玻璃表面,还只是一抹清水。我渴望透明,用抹布抹干。

今天凌晨,玻璃上依然是一层薄冰。那层薄冰,现出或似羽毛或似菊花叶子的图案。我有欣赏到美的喜悦。呵!老天爷似乎为了安慰我,抑或是不使我太过失望吧。

今晚八点多钟时,我用抹布在阳台的玻璃上像作淡墨画似的,试图以干湿来显示深浅。

儿子笑问:爸,你在干嘛?

我笑答:画梦。

 

27日   星期四   晴

我住的地方在北京海淀区是有点知名度的“花园”式公寓。建造时,副总理视察过,CCTV过,现在又在海淀区的公共汽车的站牌上标示着。

“加强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等词句,在“花园”门口的电子什么来着,光彩夺目地滚动着播放,出门时送我,进门时迎我,对我进行数量上的重复以求在我的思想上起到成为真理的效果。

八十二年前,我的父母亲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俄共的布尔什维克。父亲曾任红军中的连党代表,从攻打长沙的前线下来,近百人的一个连只剩下七八个;那时,在区苏维埃任妇女部长的母亲,在湖南茶陵被保安团抓住,敌人无法确认母亲的身份,雪亮的马刀寒光闪闪地搁在母亲的脖子上,连叫三声“有人保没人保”,若没有人吭声,一刀就会把母亲那颗嫩嫩的而又美丽的人头砍下来……

“解放”初,母亲先后是村、乡妇女主任;父亲先后是村、乡干部,粮食实行统购统销后的“合作化”高潮中,父母亲一起自动离开了“革命”……大概是1960年后吧,享受一个月8元钱的老苏干困难补助。

我加入布尔什维克时,把父母亲最爱唱的《国际歌》的歌词写进我的入党申请书:

歌词的头一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的罪人(原歌词如此,中国反修正主义时修正为全世界受苦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