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夫妻变奏之三] 扫墓  

2012-04-05 09:37:13|  分类: 记实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从一个普通打工者,已成为年收入二十余万元的小老板。清明节前一天,他驱车六百里,从深圳赶回老家扫墓。在车上,一想到去世的爹,他就流泪。

他还在读小学时,母亲丢下他和他爹,跟着一个包工头跑了。父子俩相依为命,形影相吊。

他爹去年去世,但在七年前,曾经火化了,并举行了葬礼。
    八年前,为了生活,他离开年老的爹和新婚的妻子去深圳打工。老爹抽烟,小便后有时忘了冲洗,不勤洗澡换洗衣服……媳妇经常嘀嘀咕咕,感到十分不乐意。七年前那个夏天,老爹吃了三颗媳妇买的话梅,媳妇说弄脏了,抢气把剩下的全部倒掉。吵嘴,老爹说要去深圳儿子那里。走出去三四天了,没有回来。他妻子以为老人去找他儿子了。忽有人发现小河边浮着一具浸泡得变形而且发臭的中年男尸,颜面部都被鱼啃烂了。有人说,就是他爹。他妻子打电话到深圳叫他赶快回来,同时打电话叫殡仪馆拉去火化。

他赶回家,抱着骨灰盒痛哭流涕,安排了一个隆重的葬礼。

后事料理完毕,夫妻开始吵嘴,这时,他爹竟回来了。

原来,老人搭错了车,流落在外县街头。正好有大领导来县视察,公安干警清理闲杂人员,老人与干警吵了几句,干警把他强行送进拘留所。视察领导离开后,才把他释放回家。

埋错了人,街谈巷议,成为一个大笑话。几乎全县妇孺皆知。

小老板只对他爹说了一句话:“跟我走吧。”

小老板没有提出和妻子离婚,只是连她打来的电话都不接。她到深圳找到他,他依然一句话也没说,把门锁了,带着爹住到不知道哪一个饭店里去了。

小老板回到村里,住在堂弟家里。

清明节一早,他就往村后那座晨雾笼罩的小山包走去。

小山包在灰色的雨雾中。

他爹的墓地前,他妻子早已跪在墓前,还有两个纸扎的衣着时髦的美人,当然,还有堆得很高的纸钱和纸糊的家用电器及一切现代日常用品……

他扒在他父亲的坟上,泪如泉涌。然后站起身一边流泪,一边用手拔除墓上的杂草和荆棘。

跪着的女人嚎啕痛哭,无限悔恨似的对着墓碑认错,忏悔。并且,烧化那些花了一千余元特意订做的冥物。
    小老板瞥了一眼两个纸做的女人,右嘴角启现一线白牙。很鲜明的冷笑。
    妻子哽咽着说,我知道人们已把她当成了笑话,但我是真诚的。

小老板依然没有作声,眼睛滴着泪,两手滴着血,一步一回头地离开那座云雾中的小山包。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