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业余象棋爱好者轶事之二 与书记下棋  

2012-06-10 20:24: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盛夏。星期天的下午。县委办公室。

假日,县委办公室的门必须照常打开。

我与办公室主任下象棋。秘书、通讯员观战。

办公桌两张两张并拢,八张桌子拼起来,就像一张乒乓球桌。隔着桌子,距离太远,我则坐在办公桌上。

我面对窗户背对门,眼睛盯着车马炮,像大将军运筹帷幄,聚精会神。

忽然,主任掀了棋盘,秘书、通讯员迅捷散开,神色慌乱,地上有缝,定会钻进去。

惊疑中,我回头一看,见县委书记手里端只茶杯,腋下夹只公文包,站在门口,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地说:“我在接待室开会,你们在这里下棋,啪、啪、啪,啪、啪、啪,像什么话嘛?”

谁也不敢作声。

我说:“书记,今天是星期天呀。你开会,忙。我们也忙了一个星期了,总得放松一下。”

书记气冲冲扭头便走。门口旁边是板梯,他噔噔噔上了四五级,猛一扭头,面对我:“你这结巴子,你会下什么棋?来!我跟你下!”

主任、秘书,都松了一口气。

从接待室出来的是七八个局长和乡党委书记,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往外走。我想,县委书记召见他们,可能是商量什么事。不如人意,所以书记没有好心情。

通讯员忙给书记续开水。书记说:“倒了。还有什么好点的茶叶?”

摆棋子时,我说:“各路诸侯,拥兵自重。就像沙滩上的牛,斗笠也吃,簔衣也吃啊。”

书记望一眼我,一笑;又望一眼他的茶杯,对通讯员说:“就一杯吗?这么笨!”

通讯员忙又沏了一杯,端给主任,主任接了,放在我面前。

我和书记一连下了五六盘。食堂六点钟开饭,这时八点多了。

书记说:“以后有空,再来和你下。现在去吃饭吧。”

我说:“厨房会给你做饭菜,我可得去街上买饼干了。”

书记说:“那么你去街上买一瓶啤酒来吧。”

过了几天,晚饭后,我在大院的院子里散步,恰好县长和书记也一起散步,迎面碰头。书记对县长说:“这结巴,下棋很有意思,你和他下几盘看看。”

大院里会下象棋的人少说有几十,不知什么原因,此后他们下棋,只找我。

 

 

书记下棋,喜欢悔棋。

下棋,客气说法,切磋棋艺。既然切磋,又是消闲,悔棋,置之一笑都不值得。你悔我也悔,平等就行。

一般悔棋,只悔一着,我悔棋,一着。他呢?一悔就二三着。一着以前,记忆有些模糊,在按原样摆放棋子时,他把关键的棋子稍挪动一个位置,整个形局就改变了。我不同意,他顽强坚持,我只有让步。他高兴了,笑着说:“是嘛,就是这样嘛。”

我要悔棋时,他敏捷地把我那枚棋子攥在他手心里不放。我去他手里夺,他的那只手放到背上。对着我只是笑。

办公室的人常看我和书记下棋,常传播我和书记下棋的故事。一位副主任,最喜欢说的就是这悔棋场面。他边说,边绘声绘色地表演。书记挺胸站立,手紧紧地攥着棋子,放在背后。我为了夺回棋子,绕到他背后去,他也转过身来,始终保持面对面的状态。夸张地表演我伸出手想抓住书记的手去掰开他手指又不敢的神态。

办公室副主任讲这故事,原是讨好书记。书记却对他没有好印象,把他调离了办公室。

 

 

这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我调入县委大院不久。就是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

我和县委副书记L,此前曾一起打过扑克。

夏天的一个中午,酷热。星期天。我坐在大院树下的石凳上乘凉,看杂志。L书记腋下夹一个皮包,大概是刚下乡回来,对我说:“手里老揑一本书,不要成了书呆子啊。休息一下吧。”

我说:“看书也是休息。”

“下盘棋吧。”

书记邀下棋,拒绝不好。我去拿了象棋来,请示:“这里下还是办公室下?”

“好风啊!就在这里吧。”

渐渐,就围了一些观棋的人。自然都是居住在院内的干部,有的还是单位的头。他们自然都帮着书记,或出谋划策,或指手画脚。书记觉得讨厌,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不要露出小人的马脚来啊!”

L,农民出身,说话爽直,办事干脆,不讲情面,不留面子。人多怕他。于是,都不敢作声了。

书记的棋,水平和我差不多,也是臭棋。前一局,他赢了。接着,连输两局。第四局,摆好棋后,发狠说:“再不赢你,不下棋了!”

开战了,他炮二平五,“笃”的一声,坐中。接着,起马出车,来势凶猛,我确有点招架不住。因为他的后方空虚,我的炮冲过河打相一将,他又输了。

我觉意外,他更觉意外。

他下棋,从不悔棋。但他发火了,把棋盘一掀,棋子遍地乱滚。

我也不留情:“棋输了,只能怪你自己。棋子找不回来,我要你赔!”

他更火了,扑上来,两手掐住我的脖子,往下压。他人高大,力气也很大,直把我的头几乎压到地上,我伸手抓住他的脚踝一拉,他身子一歪,倒在地上。观棋的人,有的慌忙去扶书记,有的对我进行愤怒声讨。我也生气了,尽管其中有好几位也是领导,我伸出手,一只食指,指着那些人扫了半个圈:“开头,观棋说话,说明你们全是假君子。现在像狗一样乱叫,连小人都够不上了!”

过了几天,L书记从我的办公室门口经过,我又正好站在门口,他冲我一笑说:“敢说,敢斗。见下不欺,见上不怕。人,就是要有这性格!”

后来,我们之间超过了朋友与同志之间的关系。县委常委内,分派系。有人把我归到他那个派,把我调离大院,去了文化馆。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