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大院小故事] 通讯员 之一  

2012-07-15 10:07: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机关的通讯员,实际上就是领导的勤务员。就像国民党军队中的勤务兵,在共产党的军队中叫通讯员。

通讯员,一般十六岁左右年纪,初小或高小学历。可不能小看这通讯员,上世纪末,湖歧县36个局,有9个局的局长是通讯员出身。这些局还是有职就有权和利的大局。不能说,这全是领导的栽培和提携,而是他们自己的奋斗而到了这样的岗位。他们当官,比那些靠文凭或其他本领而当官的人干得好,当得轻松。即使贪污受贿,明知他数额巨大,或因“证据不足”,或有领导为他开脱,都能逢凶化吉。

 

在机关里,通讯员只对正副书记、正副县长、参加了县委常委的部长及办公室正副主任(因是直属领导)称呼官衔,其余领导干部,一律直呼其名。

湖歧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柳满崽和通讯员小B 同是芳塘人,同姓。

上午八点半,柳副部长在宣传部办公室对部属布置工作,正在讲话。小B 站在门口,朝柳大声喊:“柳满崽!”

柳不理他。

小B 厉声又呼了一声:“柳满崽!”

柳很不高兴:“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满崽!叫你立即到小会计室去参加会议!”

小B也不高兴,说完扭头就走。

柳要想拗气不去,得罪的可是县委书记。心里气难平,出门来,紧走几步,用力地抓住趾高气扬的小B手臂,非常严肃地训导说:

“在家里,论辈分你得叫我爷爷;论年龄,你也得叫我叔;论文化,我本科毕业,叫我一声老师总行吧;在单位,论职务,我大小也是个副部长,你给书记打开水扫地,长脸了,有架子了,至少也得叫我老柳呀……”

“唧,唧,唧,你唧什么呀?”

小B厌恶地手臂用力一挣,挣脱柳部长的手,趾高气扬地往前走。柳部长目瞪口呆地望着小B的背影,咬着牙说:“我不信大院没你这通讯员地球不会转!”

柳副部长这句话不知是真生气了还是说给自己的部属听。反正,小B还在大院里当通讯员,地球也照样转,柳副部长说的这句话自己也早完全忘了。

 

 

通讯员年龄大了,不好使唤了,便要调出去。属职工,多安排在城管、公安派出所、交警队等单位,也有安排在国有企业当工人的,不多。

小D当了三年通讯员,研究决定安排在芳塘镇城管队。

小D得知此消息。第二天早上,把热水瓶灌上开水,送到书记住房里。书记正在批阅一份文件。

小D手里拎着热水瓶,站在办公桌前,脸上没有表情地问:

“听说,我安排在城管。真的吗?”

书记头也没抬,应了声:“是这样的吧。”

小D手里的热水瓶往地板上用力一顿,“砰”地一声,热水瓶爆炸,一地开水,满房蒸气。

小D义正辞严地说一声:“我一定要去交警队!”说完,头也不回地出门去。

第三天,通知小D调交警队。

五年后,小D到土管局又干了三年。县委要换届了,任免一批新干部,小D找到书记(早不 是以前的那位书记),说:“我一定要当副局长!”

三个月后,任命他为副局长。

 

 

我接到某杂志社通知,去北京参加笔会。我喜欢旅游,那时,还未去过北京。

单位的头离开岗位三天以上,不管什么原因,得向主管副书记请假。

午睡后上班,经过办公室,见主管党群的副书记坐在沙发上,闷闷地抽烟。

他皱着眉,苦着脸。我想,大概午睡不足的原因吧。

我不敢说是笔会,便含糊地说,我要到北京去开会,时间一个星期左右。

书记说:“开会,北京?什么会?不要去。”

若说是笔会,肯定不会批准的。

我说:“或许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内容吧。说是很重要的。”

“你一个人去?”

“我一个人。”

书记心里当然明白,很重要的会,宣传部长不参加,怎能叫你一个人去参加?便说;“叫他们寄个文件过来,不就行了?”

我急了,牛脾气也上来了,便说:“以后上面开什么会,你也不要参加了,叫他们寄个文件你看就行了。”

书记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掷,站起身,很生气地用命令式的语气说:“就是不能去!”说完,就走了。

办公室的人,有的说还没见过有这样向领导请假的,有的说我这样顶撞书记更去不成了,有的甚至说我会永远给书记留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莽人印象……

去北京参加笔会,完全无望。去不成北京,我灰心丧气。

通讯员A卑夷地看那些人一眼,说;“懂个屁。”一笑,问我:“你真想一定要去北京?”

我说:“正因为太想去北京,才会顶撞书记。”

A说:“你明天早餐前,再去找他,就说你很想去北京参加这个会。我保险,一定会准假。”

“真的吗?”

他莞尔一笑。

第二天。

7点半早餐,7点15分我到书记房里,对书记说:“我很想去北京参加这个会。”

“你去过北京吗?”

我老实回答:“没有。”

“你跟部长说一下吧。”

“我找过他,他说要向你请假。”

“你对他说,我同意了。”

对通讯员A我敬佩得五体投地,后来我问他,你小小年纪,为什么能如此料事如神?

他说:“你顶撞得好。尤其第二天还去找他。”

 

 

学校开始放暑假,在下一个新学年开学之前,教育局决定调整各学校的校长。

人事任免,是权力的象征。

政府,有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县委,有分管教育的副书记。副县长,连任两届了,人精明,会用权,胆子大;副书记,新近从乡党委书记任上提拔的,人也老实。

副书记得到名画家的一幅画,叫我去看一看。我和一位文艺界的朋友一起去。品尝完画,吃西瓜。

朋友见办公桌上有一份中小学校长任免的红头文件,他指着一位中学校长的名字说:“这个名字打错了。”

书记说:“是这个名字。没有错。我认识他。”

“哪里?这个‘怡’,错了。应是那个‘贻’。”

“是这个‘怡’。”

“送给你审批的那个报告上,是这个‘怡’字吗?”

“是某副县长审批的。”

“某副县长不是在省委党校学习吗?”

“听说,教育局长开着车,先后两次到省城向某县长请示。昨天晚上,我才收到这份文件,知道这回事。”

“文件是组织部印发的,你这主管教育的县委副书记昨天才知道,也太官僚主义了。人事任免,大事啊。就是一个教师想进城任教,没个五千八千,能成吗?”

“是呀,我也很生气。这局长,太欺负人了。但文件都打印出来了,甚至发下去了,生米煮成熟饭了。”

“这事还不好办?立即打个电话给教育局长,说其中个别人,教师有反映,还要调查一下。文件没有下发,就不要发了;如果发了,立即收回,县委还要讨论。他敢不听?”

朋友曾与教育局长同过事,两人有过节。

在回来的路上,朋友对我说:“书记如果明天开个车子再到几个学校兜一圈,管他开学不开学,把文件压他个二三十天,甚至一两个月!那个局长、县长的老婆如果年轻又长的漂亮点,要他们送过来睡一夜,他们都愿意。”

我对朋友说:“太委屈你了,你当个地委书记都能胜任。”

“玩笑!我十二岁就在政府当通讯员,三十多年在县机关里混饭吃。告诉你,最难当的是家长。党委机关,行政机关,官越大越好长。”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