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登峨嵋金顶记  

2012-10-10 22:06:5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皇汉武都不放在眼里的毛泽东有诗曰:山,离天三尺三!

峨嵋山,山峰在云天之外。

主张无为的老子和认为万物皆空的释迦的离经叛道的徒子徒孙,先后抢占了这座山。但仙家只剩几个被佛家贬损的俗气故事,曾经有过九十九座佛寺万千佛像的金碧辉煌一度尽占了那无限风光。

从成都出发,两点半钟火车,一点钟汽车,在峨眉山下的报国寺吃中餐。汽车又一阵在山中上下颠簸,左盘右旋,到了净水。

钻出车门一看,脚下是山,头顶是山。脚下的一座座山峰,如一架架屏风;头顶的重峦叠嶂,如倒海的碧浪,要把人吞没。从净水开始,只顾低头攀登。五个多小时,在陡峭崎岖的山道上,步行近六十一里,经过三座大佛寺,到洗象池住宿。

登上峨嵋主峰金顶,还有二十七里。我每走三五里,便要坐下来下来小憇一会,抽一支烟,喝一口昨晚喝剩的那瓶五加皮酒,再倒一点酒在膝盖上揉搓几下。

中午过后,我终于气喘喘地登上了峨眉山的金顶。

金顶,海拔三千一百米。

山,离天三尺三?山高人为峰,金顶上空的天,却依然在十万八千里的高处!那罩着宇宙的似乎是空无一物的碧蓝,只像是一口反扣的大铁锅。

朝下看,一堆堆青螺,原就是我们一路经过的巍峨高山。

人,在九天之下?人,在九天之上!这才是“登泰山而小天下”。

风,呼啸着,把六月盛夏的烈日都吹冷了。山下,我穿短袖衬衫还嫌热,这时,只好忙向服务台租借专为游客准备的棉大衣。据说,这里的气温只有C氏3度。

金顶,人工拓出了一片平坦,我没有看到绿色的高树。设有两个招待所,一个电视差转台。据说,原有一座铜殿,叫永明华藏寺。宝顶渗金,巍峨晃漾,迢耀天地,所以有这金顶之称。可是“普渡众生”的菩萨,没能保住自己免受劫难,这寺历遭火灾。累焚累建,1973年又被火焚,现在只见一栋用旧砖头垒成的占地二三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所存普贤铜像席地放置。铜像后面,是那方高六尺 宽三尺的古色苍翠两面刻字的古唐铜碑。

下午三点了,我们草草吃过中饭,便在这山顶上随意散步。人生难得一睹的金顶两大奇观——佛光和佛灯,一在日落未落时,一在夜晚。因此,玩得很是从容。

晴空万里,纤尘不染。放眼四望,康定境内海拔7500余米的贡嘎大雪山,只像一条银色的巨蟒,在阳光里鳞甲耀眼;川滇边境的金沙江,只如一线银丝,随空飘落在地。我想,泰山之巅石崖上“唯我独尊”的题刻,只有放在这里才是恰当的。我的目光沿来时的方向搜寻过去,只见一片渐远渐矮的青翠。接着,那江河公路,悉如棋枰;城镇村落,如聚豆芥。

山顶,四周无护栏。灌木枝条上,系满了红色的小布条,据说是礼佛者祈求平安时系上的。往下走十余步,几块较大的峭岩怪石边,有一方略可站人地盘,已有七八个人挤在那里。我走过去,两手抠住石壁,头从石隙间探出,向下一望,只见陡壁千仞,幽壑中黑雾漫漫,阴气逼人,令人恐怖畏惧,不寒而栗。我拾了块石头丢下去,石头飞快地跌落,只见消逝,不见着落,更听不见回声。据说,日落前,那佛光就是从那片幽壑的云雾中升起。据说,那佛光是一轮七彩的光环,赤、橙、黄、绿、青、蓝、紫,十分美丽,冉冉上升,观看佛光者便在光环的中间。听说,有不少虔诚信徒,一见佛光中的自己的影像,兴奋地高喊,佛来接引我了!跃身崖下……不空的灵魂未必有,那些白骨也只有听凭雨雪风化。

我,入世不深的一介儒生,俗不可耐地等候佛光的出现。大概我六根不净,抑或罪孽深重,佛不我见。太阳下山,寒风凛冽,冷色调的风景,渐渐地淡化于黑色的玄奥,我也只好兴味索然回招待所了。

入夜,外面漆黑一片,寒风呼啸出一种威严的恐怖。小小的电灯泡,浑浊暗淡,亮度仅够分辨人影。我一走出门外,那凌厉的寒风,立即把我逼回房里。那难耐的寒气,令我用棉被紧紧地裹住自己。于是,我两耳只有狂风呼啸的声音,心里也早已没有勇气再去看佛灯了。

我在被窝中辗转反侧,思想,似乎就只剩下一片空白或曰茫然。

但闭上眼睛,很快地就睡着了,连梦都没有。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在两天里,有那么一段攀登的艰辛过程和挣扎似的劳累。

疲倦了。

 

                                                                                     1980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