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乡居杂记 三 奇 人  

2013-05-23 13:0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九哥,家住村前侧的那个小屋场。他母亲,按辈分,我叫姑姑,他应是表哥。我父亲在时,春节里定会到我家向我父亲拜年。
      他去世近二十年了。春末某天,他在小提袋中装炸药,把风华正茂的地税局副局长叫到楼下空地上,一声巨响,两个人同时粉身碎骨。消息轰动全县。
    两个人,同是源头村人。
    云九哥,读过两年私塾,解放初在乡人民政府做文书,半年后,调到县人民政府水利科,一年后,入党,当副科长。先后任县水电局副局长三十余年,在农村公社和城镇禾川镇还当过六七年革委副主任、副书记。人们誉为水利专家,曾评为水利高级工程师。爆炸案发生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云九哥是好人?坏人?谁也不敢定评。
    我想说他是奇人,怪人,而且是世界上少有的奇人,怪人。
    生平有些怪,性格很是怪。怪得很难找出第二人。
    如:
    他很少打伞,喜欢戴斗笠。狂风暴雨,斗笠在头上,冷不防就给风吹落在地上。衣服立被淋湿了。他不生气,但猛踏踩了斗笠几脚,又弯下腰伸手去撕扯,直到把斗笠撕的稀烂。
    他在雨中,依然不紧不慢照常前行。
    他说,戴斗笠为避雨,既然我的衣服给雨淋湿了,要这个斗笠干什么?
    
    在水电局,下乡,自己去乡公共食堂买饭菜票。其他人吃招待,他回乡政府吃食堂。有一次,在公共食堂前排队打饭,不知是有人开玩笑故意掏走他的,还是他真的丢了,他把装饭菜票的口袋,撕的稀烂。
    他在乡里任副书记时,下到村里去指导生产或检查生产,总是自带一只饭盒,放一个盐蛋作菜。上面来人,村里都会用酒肉热情招待。吃饭时,他借口去上厕所,一个人躲到一边去吃自带的饭菜。
    一贯如此。
    他认为,国家给工资,工资就包括伙食在内。大吃大喝一顿,多少钱?你“下乡”作的贡献值多少?吃老百姓的钱,欠老百姓的债,人承受得起,良心承受不起。

      他在乡里分管文教。有一个小学校,教学质量较差;群众反映:放学后,老师便聚在一起,打麻将,打扑克。他到这所学校,听课,检查老师教案,检查学生作业,然后召集教师开会。 
      他说的话,很简短,就是下面这几句:“你们校长汇报,说得很好,我也很高兴。我在水电局时,曾出差到一个县,晚上安排住在学校里。我看到这个学校,老师吃过晚饭,就到村里去和群众打成一片,打麻将,玩扑克,甚至参与赌博。老师上课,教鞭指着黑板上的毛主席万岁,带读:毛,毛主席的毛;主,毛主席的主……万,毛主席万岁的万;岁,万岁的岁。带读几遍,叫学生自己朗读。学生闭着眼睛一片“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地喊,老师呢,蹲在教室门口晒太阳。你们说,这样的学校像话不像话?”
    老师们都笑起来,是笑他的幽默风趣。
    有的老师说,太不像话了;有的老师说,这是贻误人家子弟……
    他说:“说明你们都很聪明。我敬请你们暂停三个晚上的麻将扑克,讨论一下,校长以及每个老师,代这个学校的校长及教师,各写个评论稿,叫批判稿也行,抄写三份,分送给我、教育局,还有一份贴在学校门口。

    乡武装部长和他一起在一个村“蹲点”,乡里经常搞如违犯计划生育罚款等等的“经济兑现”,群众交不齐罚款,便叫民兵从楼上下谷,揹电视机,甚至打人。群众对武装部长意见很大,闹到乡政府,书记为安抚群众,批评了部长,部长很受委屈。乡里干部晚饭后闲聊,武装部长继续诉苦。
    云九哥笑着对武装部长说:
    “你工作有魄力,猛打猛冲。若是日本鬼子打来了,班长吹声哨子,叫你冲,你一个人就能消灭鬼子一个连。”
    部长高兴地微笑,点头说:是。
    “你就是脾气不大好。”
    部长又连连点头,说:“是,是。”
    “但你脾气一来,脖子也红了,粗了,硬了,筋都暴出来,脸都胀成紫色。不分青红皂白……”
    “对,对。”
    “不要说是人,就是猪婆见了也害怕。”
    “是,是,确实是。”
    听的人,反应敏捷的,大笑起来,武装部长还在云里雾里。.
    武装部长或被 人挑醒,或自己明白过来,但对他依然尊敬,高兴与他一起下乡。

    云九哥出差到县城,喜欢在我这里吃饭。真正的便菜饭。有一次,就是一个油煎花生米,一个白菜。他驻的生产大队,盛产花生。我要他帮我买点花生。他说:“还要去队里买?我家里就有。你对我妈说,她还会不给你?”
    我半信半疑。回到家里,问堂弟(云九哥的血表)。堂弟笑着说:“他家里哪有花生?我被他捉弄好几回了。”

    他两个儿子,在农村读中学。他回到家里,看到儿子的作业,马虎潦草,很不满意,便训斥起来。他妻子说,你老是骂孩子,这两个孩子其实很不错。星期天一回家,便上山砍柴。门口那堆柴火,都是他们砍的。
    他瞧着那堆柴,笑着说,是不错啊。
    问两个儿子:是你们从山上揹回来的吗?儿子高兴地回答:是。他摇摇头,说:我不信。
    他指着两段各有四十公斤重的杂树,说:你们揹给我看看。
    两个儿子都去揹了起来。他叫两个儿子就这么站着,站两个小时。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孩子满头大汗,苦不堪言。
    他说:锻炼锻炼嘛,你妈疼爱你们,怕你们读了书,去外地工作了,工程师的工程师,教授的教授,丢下她不管了。她指望你们这一生就为她揹柴火呢。
    ……
    他的故事,要全部写下来,能成一部长篇传记。
    他的故事,绝对真实,不需要一个字的虚构。
    他的故事,五十余年来都如此,人物性格没有变化,也没有发展。“反右”时有人想把他打成“右派”,文革初期,有人想把他打成“黑帮”,都没有成功。他出身贫农,祖宗三代都是忠厚老实的农民。他在单位,在社会上,说话都很和气,从没与人争吵过,似乎从没发过脾气。对有能力有权威的领导从不恭维,对没有能力没有权威的领导,也不会当众顶撞。批评人、骂人,绕着弯,挨了骂还觉得他的话有趣味……
    他为家乡人做了一件事。利用水电局的职务之便,廉价购买电站换下来的发电机、电线杆等,动员村里群众出力,建了一个水电站。村里招待他派来的技术员吃了一餐饭,他知道后,骂了村干部一顿。
      村里每年的招待费,成千近万,四十余年来,他自己从没吃一次村里的招待餐,抽一支村里的招待烟……
      村里的父老 乡亲,很怀念他,更爱讲他有些不近人情的故事。所以,有关于他的故事,我听说了至少三百个,我也很怀念他。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