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乡居日记 之三  

2013-06-10 11:49: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2    星期天   中雨

山外的人说,源头村的风景美,水色好,姑娘也都长得美,特风流。

那些小报记者一样的人,把源头村的青年男女情事,更描述得有些超现代的自由和浪漫。我不相信,他们说我十三岁进城读书,此前不谙人事,此后观念麻木。一位从乡调入县城工作的熟人,曾对我这个源头人讲了一个源头姑娘的故事,几个情节颇有趣,结尾令我还有些感动。今天晚上,几位邻居在我家聊天,想起这故事,为辨其真伪,便把我听来的这个故事讲给他们听。

这是三十几年前的事了。

BB,长的美丽,初中毕业,在家务农。追求她的人有多少?有人问一个正在播种的大伯。大伯两只手往谷箩里一操,捧起两巴掌稻谷,说,你自己去数吧。

BB年近三十了,似乎一直还没有意中人。

有一位大学毕业生,姓X,年轻,品貌帅,分配到乡里,他在墟场上见过BB一面,主动要求到源头村里来驻村。X千方百计,甚至说要提拔BB任村妇女主任,都不能与她多说上几句话。

寒露摘(油)茶籽,其后是“续茶籽”。续茶籽,是所谓源头男女情事的“三回半”之一回。“续茶籽”就是青壮年男女到山里去,寻找那些零零星星散布在荒山野岭无主的油茶树,采摘茶籽。男男女女进山,分散寻找。深山老林,云遮雾障,有情者,包括有夫有妻的人,趁机幽会,纵情取乐。 

BB背上背篓,随大流进山,进了山,先后走散了。

BB发现X也背着背篓,穿戴的如花花公子,走在她背后。

BB:你续茶籽干嘛?

X:山野空气好,锻炼身体嘛。

BB看一眼他梳得油光的头发,瞅一眼他擦得油光的皮鞋,笑了,笑的有些妖媚。

X以为BB有意思了,便放肆地紧紧跟着她。

BB说,有只山歌唱:别人的婆娘你莫跟,跟出儿子也冇份。

X说,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到源头来,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人民服务呢?

你就是人民。

BB不作声了,只是加快了脚步。

BB生在山里,长在山里,爬山过坳,像只灵猴;X生在城里,长在城里,跟着她,像只笨熊。她有时故意钻进杂树荆棘丛中,他也跟着钻进去。她,像条蛇,几下就溜过去了。他的衣服给荆棘钩住,拉开衣服,裤子又被挂住。眼看着BB走远了,心里很着急,为了跟上她,衣服扯烂也在所不惜了。

前面一段二三米长的陡坡,还挡着一块一米多高的巨石。陡坡不难爬,那巨石攀上去有些难。BB手一攀,脚一蹬,上去了,X穿着皮鞋,脚在石 上找不到着力点,怎么也上不去。他叫BB拉他一下,她说,你这么大一个人,我怎么拉得起?X怎舍得离开BB。再说,往回走,路也不知了。他几乎是哀求了。BB说,那么试一下吧。她站在上面,弯下腰,伸出手。他抓着她软酥酥热乎乎的手,全身像触了电,手一松,人倒下去,滚落坡下。BB看着他狼狈地挣扎,大声笑。XBB的笑声里,脸红了,心醉了。要BB再拉他。BB笑着说,我才不拉了呢。要再摔一跤,伤了身体怎么办?你就蹲在这儿吧,不要乱走,我去村里叫人来救你。X还想说些什么,BB扭过脸,一下竟不见人影了。

BB与村中一个小她六七岁的在家种田的小伙子情深意长,她不结婚,拒绝其他任何人的爱情,是为等候小伙到达能结婚的年龄。后来他们结了婚。夫妻俩的恩爱和美,令村里的年轻人非常羡慕。一年后,BB难产,在送县医院的救护车上,丈夫双脚跪在地上,双手把她抱在怀里,流着眼泪,祈求老天爷保佑BB平安。快到医院了,BB忽然情意绵绵地叫了一声丈夫的名字,有气无力地说,再吻我一下吧。丈夫,俯下头,嘴唇紧紧地贴着她苍白的唇。当他抬起头,看见她脸上是凝固了的美丽而幸福的微笑,他一下便昏了过去。

这小伙子,至今还单身。

邻居听罢我说的故事,也都笑了,说BB是某村人。又说,人们喜欢把那些风流故事,都装进源头这本“故事会”杂志里。

 

63  星期一  

 

面对“龙氏族史”打印稿,心未满,意不足。

在族史的编撰和探索中,越深入,越发现自己的无知。

国史是族史的大背景。

读书。读史书。我想关门再读两个月的书。

族谱,族史,国史,核心内容是人物。族谱、族史中与人物有关的关键词之一,是举人、进士。

今天,专读《中国通史》中有关科举的内容。

中国古代官员的任用,除世袭、军功等外,隋唐以后,是科举;隋唐以前,有察举、征辟、推举、荐举。察举、推举、荐举的人,其文字意义或含意,可称为“举人”。明朝前的“举人”,只能理解为“推举”“荐举”之人,无解元之称。唐宋有省试,此省指尚书省,由礼部主考。但科举意义中的举人,是通过省(行政省)试(又称乡试、漕试)之后的录取者。元朝,才建立省(行省),明朝才开始有省试(乡试),其第一名称为解元。明清时,由礼部主考的科举考试称会试,会试第一名为会元;第三级考试是由皇帝主持的殿试,录取三甲进士,第一甲第一名为状元。因此,从明朝开始,才真正确立乡试、会试、殿试的三级考试,才有科举中的解元、会元、状元之称和三元及第之谓。

进士,也有三个等级,殿试录取入三甲的为赐进士,会试前三十名为赐同进士,会试合格被录取的为进士出身。但也有特殊情况,清朝有一个时期,凡参加了会试的,则称为进士。

面对族谱中唐朝时的举人、解元,我们应如何解读?

联想到以豢龙氏为鼻祖的龙姓,以御龙氏为鼻祖的龙姓,我们该如何解读董父和刘累?如何解读董姓和刘姓?

类似情况,不一而足。

以史为据,还是依旧于无知中含糊下去?

心情不由十分矛盾,也十分沉重。

 

66  星期四  上午多云   下午阵雨

 

永新县东南,莽莽义山,以近千米的绝对高度,耸立成巍峨和磅礴,美丽和庄严。

义山中段偏东,有盐堆峰。古府志、县志载:盐堆峰下有龙况墓。

龙况,唐大理寺评事,在古永新县志人物传中,列儒林之首。其钦、琮、瑊、瑀、琳五子,皆登科入仕,其裔孙繁衍,成盐堆龙氏五派,数以百万计,分布于海内外,称儒林文苑世家。

龙况墓,明山东莱州兵备副使龙斗冲,曾撰墓铭;清中允、文学家,安徽望江龙燮专程归祭;更有不少文人、墨客题诗赞咏……

中华龙氏联谊会,准备在基本修缮好龙氏始祖伯高公墓后,即着手修缮盐堆龙氏先祖况公墓。

中华龙氏联谊会会长庆棠,副会长国彬,昨天专程又来到永新,我也特地从乡村赶回县城。

今天朝觐况公祖陵,似是一种默契。

明丽的阳光,散发着夏天的炎热。

九时许,我们驱车来到义山东麓的江口,等候莲塘的兄弟。

青山绿水,送来爽爽清凉。

十时许,一行七人,到达义山脚下。

山坡的树木,已全被砍伐。运木的公路,蜿蜒如带,直达盐堆顶峰。

盐堆峰在云雾里,路在云端中。

莲塘兄弟乘的是出租车,出租车不敢登山。

我们步行。

一阵凉爽的山风,带着一片浓云拂来,竟是粗大的雨点。

风狂,雨骤,坡陡,路滑,没有一个人的意识中,冒后退的念头。虽然,都打着雨伞,不一会,衣服都像才从水里捞上来。

山腰,我看到一块有几百平方米的平地,上有古老的石砌残墙和用油毡新搭的矮屋,有人说,此可能是古代的驿站。此处可避雨,但我们在雨中继续前行。

去了皮节的圆木,横七竖八,拦住了陡峭的山路。人在圆木上,如过独木桥。

快到顶峰,云开了,雾散了,我们的脸上,身上,泻满了灿烂的阳光。

在顶峰上,回头看,群山如浪,林区的黄泥公路,在山坡上回旋,高下相叠,蜿蜒曲折,坎坷泥泞,我们攀登而上,竟然脚不累,气不喘,就像撑着雨伞在湘赣大道上慢步,悠游了近三个小时。

我们像虔诚的佛教徒,去西天朝拜佛祖;也像虔诚的穆斯林,去麦加朝圣。

我们觉得,天降大雨,是祖先对我们的考验;能轻松平安的登上山峰,是祖先的护佑。

敬拜祖先,原也就是我们这些龙氏子孙的一种痴迷。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