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半边屋四周年 致博友  

2013-08-30 17:59: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周年,一千四百六十天。想起当初建半边屋,仿佛是昨天的事,但就是那么一晃,远远不够佛家说的一弹指。

本年度的三百六十五天,差不多有二百天,因多种原因,电脑没有连接网线,成专用码字机。我想像来到半边屋的朋友,依然热情如初,欢笑如昨,而我连 “洛阳新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的口信也无从捎去,自己内心只有 “客来主不顾,疑恐是痴人” 的内疚。这些日子里,我每到亲朋好友家,只要一看到电脑,就坐过去,并且直奔半边屋,并且趁机到博友家去串串门,也就那么溜一溜。或许是因为太寂寞了吧,特意进城找网巴大概也有六七次吧。

有人说,博客是个虚幻的世界;有人说,博客是阿庆嫂的茶馆;有人说,博客是政协会议的大餐厅……以我看,这些比喻都有些不恰当。

博客,人很多,你来我往,摩肩接踵,大多数只能像农村里的大年初一日拜年,无论认识不认识,一见面,握个手,点点头,问个好,道声恭喜发财。虽是应酬,却是友情。凡博友,皆慷慨大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悬于墙,铺于地,无一不在笑谈之中。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甚或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谈得投机,述评古今,纵论天下,“拔剑斫地” 狂歌,甚至有荆轲易水的激昂……这又是博客中的又一境界了。

男女老少,士农工商,渔樵耕读,没有领导,没有权威,没有等级。高矮胖瘦,或古朴或摩登,自由散漫,我行我素。谈笑自若,无拘无束,性之所之,不知天高地厚,也无顾忌。更是那种一见如故,那种放纵潇洒,那种心境默契,那种诚挚友情……似乎超脱了一切世俗,但又在三界内,在五行中。博客成了一个非常热闹和精彩的也博大复杂的世界,也可以说是一个自由和温馨的小家园。

寒冬腊月,博客里有暖气;炎天酷暑,博客里有清凉的风。

因为半年多lntemet在外游玩,我有三五天以上不在半边屋,半边屋的桌面上、消息里、邮箱中就会留下博友不少深情关怀和问候。

网线恢复了联接的这些日子里,一位北京博友,深恐我寂寞,在消息里、邮箱中,不时和我聊天。他的博客,丰富多彩,下载的是我最喜欢看也不容易看到的时事评论、历史资料,是我最喜欢听的中外歌曲和乐器合奏或独奏,更有我百看不厌的常令我忍俊不禁的笑话或小品,还有转载他欣赏的我这半边屋中的文稿……相同的兴趣,使我产生高山流水的感觉。我走进半边屋后,总是首先进入他的博客,首先打开他的音乐盒,让甜美柔和的音乐声,伴着我一路往前走,并且走了这家走那家。也常常在他的博客里浏览,而忘了时间已“一去三千里”。尤其令我感动的,他的博客,设置了访问权限,允许进入他的博客的好像只有我和很少的几个人。

前些天,有一位上海人,或许喝多了酒,在留言栏里,不讲道理,只就我的“自我介绍”,语无伦次地骂了我一通,最后一句是:“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不死呢……” 当时我身边有位兄弟,是他首先发现指给我看。我高兴地哈哈大笑了。我和此人素不相识,他为什么对我竟然恨之欲其死呢?兄弟猜想,或许是我有篇博文,剌的他恼羞成怒了。我笑着说,这也难得得很啊!

当即,兄弟要我写回复,我一气写了一百多字。又略嫌罗嗦,便点删除。不意竟连同他的“留言”也删除了。失去可与大家共赏的奇文,兄弟和我都悔恨不已。记得我的回复的开头一句是:“被鬼吓过,被狗咬过,还没被疯子骂过。有趣有趣,大家都来围观啊!”

我自知,这也暴露了我的狗肚鸡肠。

我之写出来,只是想:博客,不是虚幻的世界,有家庭中的嘘寒问暖,温情脉脉,有人类世界的相互关爱,友情融融;但也有爱恨情仇,嘻笑怒骂。

博客是丰富的,人生更是丰富的。有人骂,也是一种乐趣。

我又不禁想到,不要那种带意气的辱骂,带恶意的人身攻击,如果像文明人的文学评论一样,从内容到形式,就文论文,严厉批评,因观点不同,激烈争论。就是文字失当,那也是很好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相互学习,增长知识,或许能相得益彰。这个博客世界,也就更热闹了。春节拜年,都就是一句“恭喜发财”,那也未免单调。

有一位博友,博学多识,治学严谨,常挑出我文稿中的错漏别字,文法错误,或写在“消息”中,或写在“评论”中,令我知错去改,减少些笑话,我真的很高兴,我称他是我的诤友。人生中,难得的是这种诤友。我由衷的尊敬他。

这也就是生活,这也就是滋味。有滋有味的生活,才是丰富的,才是戏剧的,才是快乐的,才是值得回味的。因此,我更加喜爱我的半边屋。我正在故乡建造一幢房子,准备在墙面上额以“半边屋”三字,还准备把半边屋里的文稿,编辑成册出版。科学的发展,文明的发展,二十年以后的博客和网络文艺是什么样子,都难以预料,房子,出版物,保存的时间一百年没问题吧,以后,或许就成文物了。

孔子曰:友谅、友直、友多闻,是为益友。益友也好,诤友也好,都是友情。友情之树,是常青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