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游峨眉山洪椿坪  

2013-08-09 18:27: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钻天坡,阎王坡,扁担崖,九十九道拐……

在陡峭的山道石磴上步行七十里,从海拔307796 米的峨眉山金顶,落到海拔1120 米的峨眉山洪椿坪。

洪椿坪,有三棵一千五百年以上洪椿树。但,一棵因岩石崩塌倒了,荡然无存;一棵仅存未朽的枯干,依然屹立;仅一棵耸立寺前,依然枝繁叶茂,生机勃勃。高28 米,胸径32 米,树冠东西延伸30余米。

传说,洪椿五百年开一次花,五百年结一次果。

楹联称:佛祖以亿万年作昼亿万年作夜,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因洪椿树,故称洪椿坪。

志载:晋朝时的一个印度和尚——宝掌禅师首先在此结茅,宋僧楚山性一禅师首建千佛禅院,明崇祯四年续建,清乾隆四十三年毁于火,七年后峨云禅师重建……

观音殿、千佛楼、大雄宝殿,禅堂、僧舍,林森小院……前面的重檐门楼,上书:千佛禅院,下书:洪椿坪。

康熙皇帝,曾为题额;乾隆皇帝,曾为书联。

洪椿坪,层层峰峦环抱,林深叶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峨眉晓雨,似雨非雨,王维诗曰: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于是,成“峨眉十景”之一。

民国总统蒋介石曾在此建别墅。

我为俗客,虽崇尚释的慈悲,道的无为,儒的仁爱,但从不跪拜偶像或烧香祈求,于是作散人状,歪倚椅脊,读观音殿门坊上四川什邡人冯庆樾于民国十年撰写的双百字长联:

峨眉画不成,且到洪椿,看四壁苍茫;萤然天池荫屋,泠然清音当门,悠然象岭飞霞,皎然龙溪溅雪;群峰森剑笏,长林曲径,分外幽深。许多古柏寒松,虬枝偃蹇;许多琪花瑶草,锦彩斑灿。客若来游,总宜放开眼孔,领略些晓雨润玉,夕阳灿金,晴烟铺绵,夜月舒练。

临济宗无恙,重提公案,数几个老辈:远哉宝掌住锡,卓哉绣头结茅,智哉楚山建院,奇哉德心咒泉,千众静安居,净业慧因,毕生精进。有时机锋棒喝,蔓语抛除;有时说法传经,蒲团参究。真空了悟,何尝障碍神通,才感化白犬衔书,青猿洗钵,野鸟念佛,修蛇应斋。

峨眉毓秀的山景,寺中大德的高僧,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尽在其中。于是掏出笔来,抄录纸上,闲时再慢慢品味。

游客接踵,焚香跪拜,我昂首挺胸,虽俗而不入俗,从山门漫步到后院。目中无人,并非自大,实觉自己委顿渺小,不敢入流。后殿前右左两侧殿门口楹联,忽令我如闻禅师棒喝:

一粒米中藏世界,半边锅内煮乾坤。

我读中学时,曾于物理课上思想开小差:太阳系也只不过是九个电子绕着一个原子核旋转的原子。一缕香烟中便有万千个银河系……

一粒米就是一个大宇宙。

人的生态,就是蚂蚁的生态。

人看蚂蚁,就像上帝看人。

捡些菜根,放在半边锅里,看蚂蚁打架,不就是读美苏争霸的新闻?

盘山古栈道,十二里到清音阁。黑龙、白龙二水在寺前相会,觉疲倦,坐牛心石上,听“双桥清音”。

即使是佛祖的昼夜,洪椿树的春秋,也没有永恒。更何况,佛寺曾多次焚毁,洪椿树也三去其二……

打瞌睡。

没有黄粱,没有梦。

空。

                             据公元1980528日日记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