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摘录】 名人说中国  

2014-02-09 11:40:4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凤凰网:“我们还需要怎样的变革?”其内容从反腐、改革论及政治、经济以至中美争霸与战争的可能性。这是我们平常比较感兴趣的现实问题。发表其言论者,都是研究有关方面的理论专家。以下只是片言只语的摘录,读一读,颇能拓展我们的思想,启迪我们的思维。 

资中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院):目前的反腐方式难说乐观。现在因为中央的反腐举措,好像导致经济一片箫条,饭店开不下去了,各行业都受影响,据说连做日历的都破产了。这说明一个什么现象?说明中国的民间消费力量非常之弱,只能靠官消费,官的消费实际上用的还是纳税人的钱,这是不正常的消费市场。

我不乐观,在政治高度集权的情况下,经济措施每落实一项都必然触动非常强大的权贵既得利益,我对目前这种方式的反腐,无论能揪出几个大老虎,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秦晖(清华大学教授):尽管我们搞了30多年的市场化改革,但是我们的企业家、有钱人、资本所有者仍有非常强烈的不安全感。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中国资本家到世界上最社会主义的地方保全资产,而中国的老百姓到世界上最资本主义的地方寻找社会保障和公共福利。这说明我们的自由少、福利也少。

对有些朋友来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个烟雾弹,实质就是要搞“市场经济”;对另一些朋友来讲,“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的紧箍咒,或叫做“鸟笼经济”。我认为,中国既缺“社会主义”(指为老百姓提供服务的社会主义),也缺市场经济,或者叫既缺自由也缺福利。

高全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院长、教授):

上至最高领导,下至普通百姓,虽然可能没有吃不上饭,但大家普遍感觉不爽,感到在中国不值得过,感觉不到作为人的尊严。为什么现在男女老少、从上到下都追逐钱,因为人没有尊严感,只剩下钱了。所以,我希望我们能从对利益的盲目追逐转向关注自己的尊严感。

作为一个国家,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民族国家,假如没有文明的支撑,它就是一个利维坦。

秋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改革本身就是一个“中道”。我们面临诸多麻烦时,有三条路选择:一条路是“过”,一条路是“不及”,一条路是“中”。什么是“过”?“过”就是激进,就是革命,打烂旧世界,建立一个美丽新世界。什么叫“不及”,就是不动,有问题不管,闭着眼睛,假装问题不存在。什么是“中”?中就是无过、无不及。

怎么寻找共识?寻找谁和谁的共识?根据我的观察,关键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体制内外的共识,第二个方面是精英与大众的共识。

胡舒立(财新传媒总编辑):中国经济这么多年,大量的资源集中到政府和国企手中,经济效率很低下,政府的债务又非常高。审计署公布的债务是30亿,外界估计比这个高得多。债务还在继续升,能不能还上?如果靠高价房地产支撑局面,如果泡沫破了,后果大家可以想到。如果债务造成的危机由中国人民买单,很高的通货膨胀,中国的体制能不能承受?

除了经济上的危机,环境也已经出现不堪重负的现实,加之人民群众空前的环保意识觉醒和现实矛盾,已经完全不能支持过去的增长方式。现实的冲突既是经济的、环境的、社会的,也是政治的。

反腐深入以后,透明度在提升,打击力度很大,群众很拥护。但是,腐败分子和既得利益者会有巨大的反抗,这一反抗也可以利用舆情,以腐败和民粹相结合的方式出现,阻碍反腐深入和改革深化。

盛洪(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从大历史来看,其实思想比政治更重要,思想家、知识分子,他们对社会承担的责任比政治家更大。凯恩斯层曾说,当下政治家所推行的政策不过是已经过时了的理论的实施而已。我们可以批评很多政治家所带来的社会损害,甚至是社会灾难,但我们还应该看到,这些带来社会灾难的政治家之所以这样做,和他们生长的思想环境有关。

阎学通(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我不认为中美之间能够有互信,但我相信,中美之间有着共同利益、互补利益,也有冲突性的利益。基于共同利益和互补利益,中美可以开展积极合作;基于冲突性的利益,中美可以开展预防性合作。

没有人能够保证中国在崛起过程中不会被卷入到战争中去。也正是因为这个现实原因,习近平才提出了要有底线思维,同时强调深化军事斗争准备。但我又不会过分担心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

米尔斯海默(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我认为中国不能和平崛起,并非基于中国的文化因素或者国内政治因素等等,而是基于我们现行的国际政治体系。在这套体系中,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要按照相同的规律处理国际事务。

那么,我所说的这套理论到底是什么?在当今无序的国际政治体系中,没有公认的更高权威,也不存在秩序的守夜人,没有国家真正清楚其他国家的真正意图,也没有国家能够100%确定其他国家不会攻击自己。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提升自身的相对实力,只有强大、有实力的国家在这一体制中才有可能生存下来。

中国意识到美国在全球的存在,但中国并不乐于见到美国的军事基地建在自家门口,也不愿意看到美国的航空母舰开到黄海上来,开到台湾海峡去,更不愿意看到在自己的海岸线周围布满了美国的空军和陆军。中国乐于见到美国缠身于西半球的安全事务中,从而减少对亚洲的关注。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也有着同样的逻辑。美国不希望中国将手伸向西半球,不希望中国插手波斯湾,美国希望中国能够忙于处理本地区的安全局势,这就意味着,美国希望看到亚洲还存在着除中国之外的其他势力,这样中国就没有精力向美国的后院发展。

中国不希望美国称霸世界,因为如果美国称霸世界,就会将手伸向中国的后院,这实际上也是美国现在正在做的,而且目前做的还不错,未来也会持续这样做。

那么,这样一个没有更高权威可以依赖的国际政治体系中,一个国家若想生存下来,就必须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附录杨际开 杭州师范大学国学院专职研究员:非暴力革命号角悄然吹响

权力带着兽欲与恐惧,以冠冕堂皇的国家的名义在强暴社会,人们受到的暴力,来自于生活繁衍其中的文明大家庭内部,权力之手像一张蜘蛛网,覆盖整个社会,无时不在,无处不在,蔑视社会的尊严,毒害社会的血液,封锁社会传递自救信息的渠道。只要人们坚持自己的尊严不让步,只要人们更换受到毒害的血液,只要人们联起手来防范权力的入侵,权力就失去了它的“战场”,文明会在这场非暴力的革命中获得重生。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