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机关旧事 一  

2014-03-04 20:08: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君,中学同学,同桌,性格相近,命运相同。五十四年前,高中毕业后,在湘南山区某县委机关大院,生活二十余年,现退休在家又已十余年。玩电脑,撞入我的“半边屋”,说《源头》一篇,有武陵人误入桃花源的感觉。春节里,几个电话后,他驱车到赣西。老同学相见,胜似他乡遇故知。晚饭后,一壶开水,两杯浓茶,谈兴所至,口若悬河,不知东方之既白。上午睡觉,下午爬山,夜晚扯淡,如此三天。有学生时代的回忆,有婚姻和爱情的隐私,更多的是仕途历程。仕途紧贴时代,也就是说紧贴政治,紧贴历史。闲来无事,如牛反刍,颇有趣,产生写下来的兴趣。聊时,海阔天空,要写,也只有想到什么写什么了。

文中之我,既非我,万勿以我为我,或以他为他,甚或以他为你。无论喜剧、悲剧、闹剧、讽刺剧,以及其他种种剧,人生百态,全世界七十亿人口,但也就那么几种血型,几只(生肖)动物,几个星座;也就那么几样性格,几类命运,几种生活方式。若故事中人或事,巧合现实中人,纯属偶然。对有过这种经历者,激发出类似的回忆,或许会产生一点感慨;无此经历者,了解一点那时与公务员有关的历史,增长一点见识。读后能莞尔一笑,也可算是收获吧。

                                             

 

韦君说:

我对你好羡慕啊,你的文章,思想是你的,语言也是你的。

我呢?

我七十年代初进入县革委政治部写作组。革命任务,或者说职责,就是写大批判稿,给领导写讲话稿。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鼓舞下”开始,又从白猫黑猫、摸石头过河、到三个代表进入中国梦。电脑还没发明,我的人脑便是一只U盘了。这只u盘里,除了复制进去的人民日报的词汇,没有其他的了。有一位领导特慎重,每有稿件给他审查,首先必问一句:里面的观点、用词,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上有吗?

经常遇到的尴尬事是领导在会上一字不漏地念我写的文稿,我却没有资格听。同事们也常以此和我开玩笑。

听领导讲话是有职别的。如果是传达到党员干部,我不是党员,当然没有资格听;如果是传达到生产队长一级,我连生产队长也不是,当然也没有资格听。也当然,凡这类会议,我是不能进入会场的。

我们革命的目标,是消灭阶级,但等级,必须分明,不然,违犯了党的原则,也就没有党内党外上级下级的区别了。

我老家那个公社书记喜欢下象棋,一到县城就找我下象棋。两局棋没下完,就两点钟了。他说,下午是县长作报告。我笑着说,你听县长的报告,县长念的报告又是我写的。你是父母官,我得听你的。干脆,叫县长听你的好了。

不知怎么,这段话,传出去了,还传到领导的耳朵里。县长不高兴,其他的领导也不高兴,于是有人提出要把我放回到学校里去教书。

 

湘南是老区。

八十年代初,举行一个党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五十周年大庆纪念活动,有中央委员、解放军将军参加。县委提前六个月进入筹备工作,筹备领导小组下,又分了秘书、宣传、后勤、保卫等六七个小组。宣传组,宣传部长为组长,我为副组长。

文工团的演出,纪念馆的陈列,文化馆的美术书法展览,电影院的专片放映,学校小学生的欢迎仪式训练,报纸纪念特刊的稿件……是除庆祝大会外的重要内容,是宣传组任务。其工作计划的拟订、落实、实施,全由我具体安排和负责。

纪念活动正式开始前一周,由省委办公厅负责的纪念活动领导委员会进入宾馆,将军们开始陆续到会……

街道,清理闲杂人员,宾馆门口有武警站岗,公安干警值班警戒……

凡工作人员,左胸前皆佩戴一块黄颜色的标识符号,便于出入禁地。我因工作中的几个具体问题需向省筹委领导汇报,在宾馆大门口我被拦住了。因为我没有那块黄牌牌。

宣传部长正襟危坐办公室,我指了指我的左胸前,说,我还没有发出入证。

没有就没有哇。

没有这块黄牌牌我进不了宾馆。

公安局的人,谁不认识你?你要进去就对他们说一下。

不要拿这样严肃的问题开玩笑。

由省筹委办公室的人发牌,我有什么办法?

在做那些事时,向他请示,他说你是内行,能者多劳,你多辛苦点。筹办过程中,遇到困难,向他汇报,他说你常和书记下棋,顺便向书记汇报,解决问题容易。俗话说,宁给强人打伞,不和弱人同路。我生气了。

我说,你是组长,既然这样,此后的事情,你负责吧。我忙了这几个月,于情于理,也的确应该休息一下了。我请假了。

说完,我扭转身,准备往外走。他急了,跳了起来,脸也挣红了,气急败坏地喊:你不管,要是出了事故,判你八年徒刑!

我鄙视他。回过身,眼睛盯着他几乎变了形的脸,说:判我八年徒刑?那你,就得验明你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说时,我抬起右手,竖起姆指,伸直食指,指着他的头一点,舌头在嘴里弹出一声响:“笃!”

这时,各办公室的人,都站在走廊上看热闹,有人哈哈大笑。

我大摇大摆地走出大院。

 

事后,通讯员告诉我:有人将此事报告给县委书记。县委书记立叫小车司机开车到街上去追我回来。

我在文化馆与美工聊天。

书记见没找到我,把他佩戴的工作牌取下来交给通讯员,说:他一定会回来吃晚饭,你就在这大门口等,一定要等到他。这牌牌给他,并带他到宾馆,和省县工作人员一起用膳。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