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母亲节  

2014-05-12 13:06: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乡村没有母亲节。

父母亲的遗像,我安放在厅堂的香案上。我认为他们是神。清晨起来,点燃一支檀香,跪了下去,头磕在地上,不知为什么,泪如泉涌……

父母之恩,无以为报,我只能用泪来还了。

母亲离开我二十七年了,我在心里用血泪呼唤:娘!娘……

读《随园诗话》,有一个令我难忘的故事:一个卖豆腐的,母子相依为命。一天,儿子卖豆腐归来,发现母亲突然去世了,他抱住母亲哭喊:呼千声,唤万声,儿的声音娘惯听,为何娘不应?

这个故事,感动了我一生。

四十三年前,邻居失火,我家的房屋连同衣物全部在大火中。我从下乡的那地方赶回来,母亲坐在地上痛哭。劝说,是无用的。我说:娘,我还没有吃饭呢。娘哭着说,哪里还有煮饭的地方啊?我说,这样大的火,罐子里放点米,随便丢在什么地方,饭就煮熟了。母亲还是哭。我说,你这样哭,还要让我陪你哭吗?我会重建好这幢房子的。

我不能哭。我流泪,母亲会更伤心的。

我在灰烬中翻寻父亲留下的一些银元时,竟翻出一个皮已烧焦的柚子。我知道,这是邻居给母亲的。母亲每得到什么她认为好吃的东西,都要留给我吃。我捧起柚子,我哭了。

我一边流泪,一边剥出果肉,苦味,焦味,我全部吞下。

在县城,我在建新房子时,特意栽植了一棵柚子树。

娘,我在县城建了房子,在老家重建了你和父亲建的“草庐”,现又重建了你和父亲的旧居,这就算是一个纪念吧。

重建的故居,因我家只半边,我叫它“半边屋”。我每进到屋里,我就仿佛看到你拄着一根拐杖,倚在门边,微笑地在望着你的孙儿孙女们嬉戏打闹……

娘,在你面前,我也总觉得我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身后是你慈祥的微笑,我幸福在妈妈的爱里面,我想,一个趔趄,你就会不顾一切跌过来扶住我……

我能有今日,是你和父亲及祖宗的庇佑。我总觉得你们还在,只是,你们在天堂那边。


(前天就开始写,写下开头,一进入回忆,情不能已,写不下去。昨天也是这样。今天上午,在泪水中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