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半边屋赋  

2015-01-03 12:01: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赣西山区,天龙山麓,源头水边,三百多幢民居中,有一幢只占老房屋一半的三层小楼,琉璃瓦屋面,屋爪翘然;旧式杉木大门,门有门槛;砖混结构,铝合金玻璃窗,瓷砖铺地,石灰粉墙;门墙贴泥土颜色的瓷片,缀以仿古木刻楹联……为民居,自讥为四不像;为书斋,得意于内藏古今中外名著。半古半今,亦雅亦俗。退休后的主人自况为山林野鹤的窼居,立意却在纪念家族的列祖列宗,彰扬的是忠厚传家诗书继世的精神。笔者以文谋生,也以文自娱,如胡须不剃,应有一大把,虽功不成名不就,其才不及张打油,岂能不赋之以抒其情乎!

我建有博客“半边屋”,称此为“半边屋”既承续博客的意蕴又与屋只半边贴切,故自己动手刻制“半边屋”木匾颜于门墙。

这半边屋,是在曾祖所建的半边老屋的基础上改建的。曾祖磨豆腐、秧豆芽攅了点钱,用土砖(泥坯)垒建起屋半边,后来又用青砖建了另半边。这老屋,有近两百年的历史了。我所建的半边屋,就是曾祖用土砖垒的那块屋基。

那幢老屋,每一块砖瓦,都浸透了祖辈艰苦创业的汗水;暗黑的房间里,存贮着祖母和父亲形影相吊的孤儿寡母在饥饿中挣扎的悲辛;火燎烟薰过的残破乌黒的牗板,是父亲因任农民协会会长被保安队点火烧过的历史遗迹……

房子坐南朝北,从早到晚,明丽的阳光从后门注入。虽然,先祖们心灵上的阴雨天比较多,但老天赐予的那缕缕阳光里,父母亲、两个姐姐和我以及我的儿孙们,都有美好的梦想和矢志不渝的追求……

我的父亲不是出生在这半边屋里,我不是出生在这半边屋里,我的五个儿女中只我的小儿子出生在这半边屋里,我目前的两个孙子一个孙女也不出生在这半边屋里,但半边屋,是他(她)们的祖居,半边屋所在的源头村是他(她)们的祖籍,在这半边屋里有他(她)们美好的值得回忆的童年。

我在县城建了一座小楼,在这老家于高祖留下的宅基地上重建了“草庐”,再建“半边屋”,是为纪念我家从高祖虞怀公到我父母亲的列祖列宗。虽然,曾祖辈有五兄弟,到现在,只三人有后;曾祖父生有五男二女,到父辈,只存两户。虞怀公这个家族,到第四代,男丁只八人;第五代(我这一代),男丁九人;第六代,男丁十四人。第七代正在繁衍中。人丁不多,到现在,分别落户于北京、深圳、昆明、台北和美国。有博士,有硕士,有学士;有将军、有作家,有教授,有工程师,也有企业家……叔父写信给我说,这是祖宗的荫庇。忠厚传家,诗书继世,祖功宗德,无不值得追思和纪念。如我的藏书中,就有叔父邮寄费就花了近千美元海外出版的《诺贝尔文学奖全集》等,还有多家出版社出版的选入了我曾在报刊上发表过的小说、散文的文学作品选集。

于是,我读过的几页庄老之经、马迁之史,几句子曰诗云、几首唐宋诗词在肚子里煮出陈年的迂腐。佯狂诈醉,附庸风雅,以之为自己的书斋——粒米斋。

房子接近竣工,村支书便对我说,各地及各单位捐赠村里近万册图书,从我到房子,都是设“农家书屋”的最佳选择。繁荣农村文化,提升农民的文化素质,惠己及人,何乐而不为?我欣然接受了。

半边屋,门对巍巍青山,有经年不改的可入诗心的碧翠;旁临潺潺小溪,有清澈见底的外露石气的坦荡和坚毅。不远处,天龙山寺,长山古庙,虽然历经沧桑盛衰,晨钟暮鼓,击敲出的苍凉中犹存悠扬的古韵。在崎岖山道上独行,能觅得柳宗元山水小品的诗情;坐石上向深潭抛下鱼钩,可钓得《东莱博议》中对历史深邃的反思;攀登峻岭,倚芲松仰天长啸,有阮籍的放荡和洒脱……

源头村有碧空明丽的阳光,有清新的富氧空气,有清澈甘美的农夫山泉,还有没有化肥农药污染的果蔬……并且,春有山野绚丽的百花,夏有幽谷吐出来的清风,秋有丛林中香甜的野果,冬有红泥小火炉边的家酿美酒。可以自享,也可以款宾。在小楼的粒米斋里,安置我买的二十四史,莎士比亚、契诃夫、鲁迅、诺贝尔文学奖、笔记小说大观、马克思恩格斯等等全集和中外文学名著及文、史、哲、方志、族谱等等杂书。我想,珍藏而不自私,自己赏玩,也供喜欢码字的人翻阅查考。有情趣相投的好友来,在三楼开轩面对如王维之画的山水,共邀明月,或品酒论诗谈禅,或闲敲棋子,不亦乐乎?

“农家书屋”若设此,底层厅堂,摆放村里的赠书,对公众开放,入室则为求知好学之人,与乡亲们同乐,面对孟夫子的“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的提问,也无赧颜矣。

半边屋,屋虽矮,室虽陋,门两边,是我外甥在广州为我刻制的一联名家草书: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