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武陵散人 散记 四 新城素描  

2015-11-19 09:59: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海边旧村,像变戏法似的,几年时间便成新城。

钢筋水泥结构的八九层西式楼房,取代了砖木结构的两层平房。无序排列,高矮参差;巷道窄峡,不成直线;屋外,有空地即成垃圾场;室内,不开灯便视物不清。但是,第一层皆为商业门面;第二层以上,皆为出租房。出租房多是单间,也有一室一厅,二室一厅的。因此,到处都是八开纸的招租广告,红白皆有,与其他广告杂处,像老奶奶满是补丁的裤衩,斑驳陆离,却成现代城市特有的色彩。

村前,一条三十余米宽的公路,是为主街道。房子或前或后错落,但人行道上的树,笔直地分立两边,有那种大城市的风范。只是,行人稀少,冷静得有些寂寞。

环村,皆厂房也。

早晨七点多些,全村的每条巷道,如开闸放水似的,吐出一队队人来,汇集在主街道的公路上,成为人潮。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大多数人步行。而且,都是二十来岁的男女青年。气势磅礴汹涌,但都行色匆匆,不说话,因此没有嘈杂,没有喧嚣,似乎也就不觉得热闹。这情景,像放电影似的,不到半小时,镜头切换,一切复归于平静。那些卖早点的小摊,突显出来,成了大道两边显眼的风景。

热闹,在天黑后的夜晚。路边的所有空地,或拥挤卖烧烤、夜宵的排档,或拥挤卖衣服鞋袜、二元一件十元三件等小商品的小摊,或拥挤车厢中堆叠着或橘或柚或香蕉或苹果等的农用小货车……

人很多,到处是。因此,最拥挤的是人。似乎说话的人很少,大喊大叫的没有。叫得最响亮的是:蟑螂药蚂蚁药老鼠胶苍蝇药。一句紧接一句,重复,连续。用电子喇叭放录音,不口渴,不气喘,也不累。

最热闹的是公园球场和几家大商场门口那些在高亢的音乐声中像做广播体操似的以中年女人为主体的舞蹈者。有的似乎很希望有人欣赏,很认真地挥着手,扭着腰,但真正站下来看一两分钟的男人有,很少。

人行道上,来来往往,摩肩接踵的是辛苦了一天的“农民工”。

凡在这个时候活动着的人,应该都是外地人,那些男女青年,都是来自外地农村。以前,在旧村中居住的人,现在都成了土豪,据说,仅房租的收入每年都有四五十万。他们不直接收取房租,房子交给了外地来的承包商。用四十年前的革命观点看,这些土豪,是寄生虫。如果用现实的思维去解读,城市的寄生者,是那些从外地来的打工人,用血汗在城中的“老板”那里换几个钱,赖以养活自己和家人。

白云苍狗,世界就这样变化着。只明丽的太阳依然是从山的树梢上升起,缭绕的云雾依然是从山林中冒出来,清爽的风依然是从树的绿叶上呵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