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书屋琐记  

2015-02-01 17:16:3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斋半边屋在建造过程中,我的朋友——居于南京的曾任南京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的萧君,居于北京的曾任香港中国银行副行长的刘君,居于新余的曾任新余报总编、市文联主席的李君,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现任吉安市文联副主席的曾君,居于赣州曾任县政协副主席的萧君等及我的十几位文学朋友,先后都到源头参观我的“半边屋”。好几位朋友说,源头村的自然环境又这样好,很想就住在这里,潜心写点东西。我说,好啊,非常欢迎!你们都来,源头便成作家村了。我将尽其所有敞开提供参考资料,并免费提供膳宿。

泥工工程一结束,现任村支书便对我说,一些单位捐赠村里的图书,达几千本,锁在村委楼上的房子里,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多好的文化资源,白白浪费了。想建“农家书屋”,能否支持一下?

换届后的村委主要领导,一上任便严厉禁约,十余年来第一次放心种上油菜;接着发动群众集资,修通纵贯全村的水泥路;现在,又已进入修建宽六米跨度四十余米的水泥桥……为推进新农村建设,创建“农家书屋”,也是我乐于做和能够做的事,更何况在建造半边屋的过程中,村委尽其所能给予了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于是我立即爽快答应。

“农家书屋”是政府统一规划的工程,由新闻出版总署主持实施。现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与文化局合署办公,我从县文化局退休后,局长虽然换了三四任,毕竟还有一些熟人。现具体负责“农家书屋”事务的是我在职时的电影公司经理,电话向他汇报,说是“农家书屋”,2012年后便已停止发展。我向村支书汇报,村支书说,发展社会主义农村文化不会错,对群众有利的事,做得去吧。

村干部们,箕挑手捧,把村办公楼中所有书籍搬进了我的“半边屋”……

一台大卡车,把我珍藏在县城的房子里的图书,搬进了我的“半边屋”……

半边屋三楼北两间,为我的藏书室,南面一间玻璃门墙,为休息室,自号“粒米斋”;二楼大厅为工作室,放置电脑和笔砚,以及旧版至现代版的说文解字、字典、词典、辞通、辞源、辞海等工具书、二十五史及晚清至民国的各种革命历史资料,在此可以码字和在电脑上查阅资料,也可以习书、摹画,怡养性情;一楼大厅为 “农家书屋”,小间为报刊阅览室。墙上,悬挂叔父和本县书画名家赐我的书画作品……

北有青山,南有阳光;东园图书,西苑翰墨。我欣欣然,以能提高农民文化素质惠及乡亲而沾沾自喜,也觉得不负书屋之名,既可告慰刻苦自学由文盲而成为被士绅尊称为“处士”的父亲,也算是完成在台的叔父曾想建图书馆于故乡的遗愿。

 

 

附注

父亲,七岁丧父,十二岁离家于百里外学雕刻,十六岁给寺庙雕刻菩萨。从未入学,一字不识,常以此为恨。十七八岁时,发愤自学,从记得的戏曲唱词道白,对照曲本(剧本),查找类似同音字典的《辨字文》,由此认识了几千字,不仅能读剧本,还能看小说,念经文,毛笔字也写得颇工整。因他善雕刻,还会做木匠;会修理钟表,还在红军兵工厂修理枪支,曾作为赣西南工人代表任江西省总工会委员。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又兼博览群书,孔子的仁,老子的道,释迦的空,耶苏的博爱,孙文的大同世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与士人交谈,都能说出一个道道,甚至有独到的见解。士绅们也爱和他交往,并称他为“处士”。他雕刻菩萨,菩萨高一寸,一个银元,丈二的金刚,一百二十元。乡村建造祠堂屋宇,请他做承头的木工师傅。很赚了一些钱。冬天皮袍,夏天丝袜,乡下土财主的生活远远逊于我家。但他不买田,不造屋,不放债。

“土改”时,我家屋无片瓦,地无半分,更无任何剥削行为,一生只出卖劳力,按农村的阶级划分,应为雇农。贫农团不服,只好定为下中农。因他为人正直,丢豆子选举,父母亲都选为干部,在乡人民政府工作。“统购统销”时,父母亲离职回家。叔父在给我的信中说,父亲“冰雪聪明”。

 

因苏区革命,叔父也是十六七岁才开始入学读书。三年后以同等学历考入吉安师范。抗日战争爆发,到重庆考入蒋介石 自任校长的政治教育学院。抗战胜利后,于杭州创办青年职业培训班,蒋经国任主任,叔父任副主任,后又随蒋经国到赣州、上海。叔父在台北,学界,为文史教授,军界为中将。自称是“普罗阶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叔父从台北经香港转送书信给我,说想在家乡建一个图书馆。我说,这是件好事。建造一所图书馆容易,但购置图书,聘任图书管理员,没有政府部门支持,难以为继。后来,他又想在学校设奖学金,奖励成绩优异的学生,我与几所中学领导交谈过,他们对捐款改善教学环境感兴趣……后来,叔父的一位既是同乡也是老部下建议他在家乡建宗祠。宗祠建成,叔父又想办成文化活动场所。村人思想中的“文化娱乐”就是朴克、麻将。赌博是叔父所深恶痛疾的。当一些亲友希望叔父通过香港给他们购买彩电时,叔父写信给我,问我要不要?我说“此间不出版的文学书籍可买些给我。”叔父为买《金瓶梅》,先后几次到附近几家书局,才买到台北十教授编校的《金瓶梅》。稍后,叔父到李焕(曾任“行政院长”)家玩,见有《金瓶梅》善本,他要了来再请人带给我。为能给我买到好书,他常去书店。忽发现有《诺贝尔文学奖全集》,喜不自胜。听叔母说,此书有五十六巨册,放置在书架上层。叔父以八十余岁老迈之躯,登上梯子,用半僵之手,一册一册挑选,颤抖着递给叔母……再加其他一些文学书籍,装了两大箱,近百斤。此时,两岸尚未通航,叫姨表妹先挂号邮寄到香港,再从香港挂号邮寄到株州叔母的妹妹家。听姨表妹说,转邮艰难,仅邮费便花了近千美元……为此我写了《情系两箱书》,发在报纸上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