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粤行心路  

2015-05-21 22:34:0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四日至莞城,之后,鹏城、广州、龙华、龙岗……五月十七日夜,回到永新县城。人还在路上,心便已在半边屋里。

昨日下午,急招网络接线员。一插上线头,我直奔“半边屋”。消息里,留言里,众多博友的关怀与问候,令我感动。翻开手写的日记,发现我意识流联想或者说联想的意识流一样的文字,表达出这些天来我对人生的思考,以及情绪的抑郁和变化,于是摘抄于此,算是对关心我的朋友和半边屋的热心读者的一个朦胧而含糊的回复吧。 

418日深夜,远距离投向窗户的石头,成抛物线落击在窗下的墙上,有五六次沉闷的撞击声。顿然梦醒后的平静,让我进入推理小说的构思……

一切,皆出乎意料,因为一切皆打破了常规。

首先想到的是农历年前才草草落成的祖居半边屋……

首先意识到的是家道当兴必生麒麟,家道当败必生妖怪……

首先关注的是祖居半边屋和近万册藏书梦归何处……

悲观情绪把自己推进孤独,因而在失望中挣扎不出来,想到日渐逼近的死亡,胡思乱想而不能自已……

即使有曹雪芹的才华,有《红楼梦》的传世名著,身后的虚名与他“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实际人生,毫不相干,也毫无意义。

不管是紫禁城中拥有天下财富和美女的皇帝还是街头流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乞丐,死后都是一把黑泥。现代人火葬,那把骨灰存放在八宝山也好,倾入厕所中也好,其存在状态与分子结构都是一样的。

万物皆有生有死,地球也有爆炸毁灭的一天,那时,一切皆归于无。万里长城,摩天大楼,农家垣墙,露天小厕所,都是宇宙中的没有差别的些些尘埃……

哲学家们苦苦追寻的人生意义,是天真孩子们的游戏。

目空一切。

离开源头村的半边屋之前,我很痛苦,因为那种孤独感,使我对整个世界以及人生感到失望。

 

 

永新这个湘赣边界山区土匪出没的地方,五十多年前,还都是些崎岖的只一二尺宽的黄泥小路。路边是野草,冷不防一条蛇从前面横穿而过,或一只野兔在前面逗你和他赛跑……现在也出门就是高速了。

车在高速路上,直奔东莞。680千米,八个小时,这才是“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人歪在软软的座位上,或睡或醒,思想飞鹜八荒,胡思乱想,打发无奈和无聊。

我问我,人为什么活着?

思想里跳跃出来的一会儿是当代的哥伦比亚马尔克思的《百年孤独》,一会儿是几千年前古楚国屈原的《天问》。

迷迷糊糊中,窗外灰色的天空中全是莫名的焦虑和愁思。

我在窗外,不在车里。

 

世界千变万化,历朝兴衰的路,却简单得一模一样。六王毕,四海一,秦始皇一统天下,何等辉煌壮丽,秦始皇眼睛一闭,用腐败的鲍鱼掩盖尸体的臭气。秦帝国随即土崩瓦解。

隋文帝开创的科举,当代还在沿袭,现代的高铁,也没有这条路这般坦荡,能直达人类的终点。英明的隋文帝,也是可怜的隋文帝,他是给活活饿死的。

唐玄宗开创开元之治,紧接着天宝之乱,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倾刻由盛而衰。后代人的记忆中,李隆基似乎只留下白居易写的“长恨歌”的故事。

秦嬴的亡,杨坚的死,李隆基的恨,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么?《三国演义》中的“再受禅依样画葫芦”,赵匡胤幽囚南唐后主李煜,金人幽囚宋钦宗,的确是上帝安排好的因果报应。

几双饿狼似的眼睛,从南从北投向半边屋。

祖居,半边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对老祖宗的追思连几张纸钱也没有,还有什么值得计较?

我的情绪从半边屋的楼上顿时跌落到深谷。

到目前人口最集中的广东去,在芸芸众生中挤出一身臭汗,寻找我的真实存在和全部意义。

 

广东常去,近两年没有去,老是想去,因为广东有我许多朋友。这些朋友,都叫我老师。我虽然曾在杏坛,讲过“五岭逶迤腾细浪”,也讲过“鸡兔同笼”,但我曾经的学生名册中,没有他们的大名,其余方面,更不能为师,当之有愧。他们,现在或成单位领导,或为公司总裁,或成码字能手,或为操盘技师……我不敢望其项背。再想,老师就是先生,先生,仅一个尊称而已,于是欣然领受,故不至于脸红。在他们的谦虚中,亦有了为师的骄傲。

公款吃喝,党纪严禁。私宴招待,洋酒海鲜,恣意放荡,无拘无束,不亦快哉!我本心事重重,他们一声“放下”,我便全部释然。今天,曾经睡前一粒的艾司唑仑片,竟不知丢落何处。

 

 

早晨,在通向市政中心的大道上散步。

普通人的简单一生,就是在路上走和等红绿灯。当然,还有堵车,出车祸等等。

日有阴晴风雨,月有盈亏圆缺,年有春夏秋冬。人生呢?

 

去广州龙洞看看正在念大三的孙子。

豪华大巴车,五十四人,一个不少。我一个人也不认识,陌生得连自己也不认识了。见到我的孙子,我会认识他吗?

各人有各人的思想,各人有各人的理念。

其实许多男人和女人虽然结合成为了夫妻,即使有了孩子并且还有孙子,终其一生,互相间是不认识的。不然,没有那么高离婚率,并且出现“凑合婚姻这个词。

我高兴地抚着孙子的背说,你是我生命的延续。

孙子在学生食堂给我打来的饭菜中,另加了一只鸡腿。

在金属雕塑前,孙子用他的手机为我拍了一张照片。我笑着说,很想用粉笔在此也写几个字:到此一游,也撒一泡尿。

孙子笑着说,哪行? 孙猴子那泡尿,给压在石头下五百年,身上都长了青苔。

 

 

   

纵的是历史,十五万年前,就有了人类,五千年前的人一直就像是现在的豺狼虎豹麂鹿獐兔一样,有丛林法则,没有丛林法规。

人类的大脑,还是五千年前的那些脑浆。

命运,天定。敬天,认命。

自然有自然的逻辑。

到山林中去,抚苍松而长啸,留些许豪放;面对白茫茫的那片雪地,跟着疯癫和尚,无腔无调地唱一曲《好了歌》,撒下些许洒脱。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