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日记 4  

2016-02-08 06:41: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猴年初一  星期一      永新  320

   爆竹从除夕的傍晚始,炒爆豆似的,此起彼落,响彻云霄。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浓香。

   这是占全国总人口70%以上的乡镇和农村中的中国人,欢庆新年的最热烈的方式,以此表达除旧更新,欢乐喜庆的心情和对新的一年美好和幸福的企盼。

在邻居的热烈的爆竹声中,我三点半钟就醒来了,接着起床了。我照父亲留下的习俗,年年也要燃放鞭炮,喜迎新年的。新年的第一天第一次打开大门,燃放鞭炮,叫“开财门”。开财门,是一个隆重的仪式。隆重得神圣。

小时候,我家租住地主家的半边屋子,“解放”后的土改中,分给我家,与一个七口之家合住。两家共一个厅堂,同一个大门出入。两家共住一幢房子,平时,为我和他家的孩子吵嘴或打架,或鸡呀猫呀的小事,常有龃龉。但在除夕这天就和好了。我家有时钟,约定六点半起床,洗脸过后,共同点灯烧香,大门要共同打开。我记得,父亲和邻居的叔,手里各执三根香,邻居的叔和父亲各抓住一根门闩,同时往两边拉开,父亲点燃鞭炮——很长的鞭炮多是父亲买的。叔拉开他家一侧的那扇大门,父亲点燃鞭炮,拉开我家一侧的大门,然后并排走出去……这年是大利东南,便往东南方向走;若是大利西北,便往西北方向走。因为鞭炮很长,还会燃响一会。鞭炮声停,他们才拱手互相祝贺——此前都不说话的,我自然更不准说话,孩童言语,百无禁忌。

女性是不能参与“出行”仪式的,要在床上睡到吃早饭时。早饭,自然是由男人去做。

回想往事,却是很有意思。

许多人爱抢早,有的为抢早,看完春节联欢晚会,便开财门出行了。所以整夜鞭炮声不断。

撰文致此,才六点。

我准备,天亮后,照父亲的出行方式,放鞭炮,开“财门”。自然,每年“出行”时,我都会想起我敬爱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