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夏天说蚊  

2016-07-07 14:2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了,蚊子猖獗起来。记得《随园诗话补遗》,袁枚选评了某君的一首诗,其开头两句是“世上何物最可憎?官商蚊蝇鼠贼僧。”也记得鲁迅杂文中有《夏三虫》,说最讨厌的是蚊子。我觉得,夏天的蚊子的确既讨厌又可憎。

蚊子,由生于阴暗的污水沟的孑孓蜕变而来,一成能飞的蚊子,怡然自得,成群结队,气势雄壮,觉得比老鹰还威风,比犲狼还凶狠。几乎散布在每个地方每个角落,无处没有。它们无拘无束,横行肆虐,因其嗜血成性,见人裸露出来的肌肤落下就叮。现代女人,穿着较露,衣料较薄,尤其喜爱,那长长的尖嘴,无论老少,忘乎所以,剌进皮肤,没尽兴舍不得离开,一巴掌拍下,粉身碎骨,还觉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人居住的房子,虽然窗有窗纱;出出入入,虽然随手关门,对于蚊子防不胜防,常乘虚而入。那针样的长嘴,不唯叮人,还哼哼地唱那无字曲。鲁迅先生觉得是它“在说明人血应该给它充饥的理由”,我觉得是在骂人。因为,人类不仅常常在它忘我地享受吸血的快乐时,冷不防一巴掌把它打死,还用蚊香驱赶它,甚至薰杀它,并用雾化杀虫剂杀灭它,它心头有恨啊。

蚊子吸血,吸得肚子鼓胀欲裂,从肚子到脸,都是红的。它吸血之前,似要给人一点礼物似的,热情地先吐送出一点唾沫,唾沫是有毒的,因此在被它咬过之处,留下一个小包,怪痒难受。最可怕的,是以此传染登革热、疟疾、黄热病丝虫病、日本脑炎等其他病原体的中间寄主

蚊子,是非灭不可的害虫。

我虽然没有打虎的本领,但打虎的勇气倒有。老虎现在已成珍稀动物,我们现在知道并常能见到的是关在动物园的铁笼子里的老虎。而蚊子,其数量之多多的已说不清楚,虽然人们搞清洁卫生,扫除垃圾,清除污水沟,填没积水的坑坑洼洼,在厕所里墙根下撒上石灰……意图消灭蚊子的滋生之源;夏天里,薰蚊香,噴药水。但蚊子的繁衍能力强,生命力也强。冬天,蚊子虽然难逃一死,自然殄灭,其卵却能在水沟边的杂草中,农村公共厕所内外墙下等地方,零下几度的环境里越冬。面对蚊子,人类确有些无可奈何。我对蚊子,也是恨的一巴掌要拍死它,房间里,我喷上雾化杀虫剂,紧闭门窗,基本上能杀灭解恨。但夏夜里,几个朋友纳凉,也只能拿把扇子,驱赶一下,只求当下一时免被叮咬。这也并非人的善良,或对蚊子仁恕,而是能制造飞弹、核弹的人类的无奈。我常对人说,当前反腐,把乡村中的腐败分子,称为“蚊贪”,其比喻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