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散人 半边屋

室陋堪画竹,楼矮可读云。

 
 
 

日志

 
 
关于我

生命最不值钱的年代,诞生了我的生命。 我,一副1.73m散发臊气的皮囊,装着73kg左右腥血酸肉硬骨头及一肚子臭粪便。隆准、厚唇、阔嘴、大耳……上帝把我组装成一个乡巴佬,在大脑里塞着些诚朴和忠厚、正直和顽固。 有人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从五岁开始糊涂,至今,啃了以吨为单位的字纸,屙了百来斤字纸。能吃能屙,故而为有这种极平常的生活和健康状态得到安慰。数学成绩一直不好,不懂算计,又兼糊涂,是心就在嘴巴上的傻瓜,故而乐观。 一生不勤不懒,不贫不富,不贵不贱,不雅不俗,不忧不惑。如此而己。

网易考拉推荐

《龙氏史稿》的 前言 与 跋  

2017-01-04 08:39:41|  分类: 龙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列为"二十五史"之首的《史记》,司马迁在第卷第一篇第一页第一行就写下:“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这就是说,黄帝是带着姓氏出现在中华五千年历史的第一页。凡我中华民族,都称自己是黄帝的子孙。黄帝者,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也。

姓氏文化,来源于血缘文化。姓氏,是血缘的标识和旗帜。

中华民族比其他任何一个民族都注重血缘,注重血缘的传承和延续。姓氏,就是血缘的标志。古往今来,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华民族一样,姓氏随着人类文明的出现而出现,任凭时代嬗变野蛮冲击而姓氏始终稳定延续,直到当代,依然具有顽强生命力。

中国产生不了“梭伦变法”,“文化大革命”否定传统文化,甚至否定名字,但没敢否定姓氏。

中华民族,在名字前冠以姓氏,从古到今,独具尊严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中华五千年文明,姓氏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主要内容之一,也可说是中国人安身立命的根本。

公元2000年,我随着退休,神差鬼使般地全身心地投入编纂永新《龙氏族谱》,从而走进姓氏文化的领域。那时,虽然寻根问祖成为了一种国际性的时尚和热潮,虽然国家有祭黄帝陵、炎帝陵的是文化也是政治和经济的活动,虽然好些地方在改革开放中利用这种姓氏文化打造城市的文化品位、促进开发和繁荣;但是,因为中国经历了一个以传统文化为“四旧”和“封建迷信”的时期,我所在的湘赣边界老区县里,这时有的党政部门用“布告”的形式,发出“参与修族谱的中共党员要除名,教师要开除公职”的警告。我在由此而产生的逆反情绪中,进行逆反的探寻,走进族谱这个因陌生而无知,因无知而神秘的领域。直到前些时应邀参加了由吉安市副市长主持,史志部门的领导参加的“族谱研究会”成立大会,才有真正的理直气壮感觉。我把撰写于公元2000年底的《龙氏族谱》“编纂前言”,改写成一篇向会议提交的文稿《血缘·族谱·传统文化》。我在这篇文稿中说:族谱内容的主体部分,是同一个姓氏同一个“堂号”族群的人,从始祖开始,一个接续一个的名字。姓氏和名字,本来是自然人借以相互区分的符号,或者说是标识。族谱中这些对其他人来说毫不感兴趣的名字,对于族谱中的人却具有对生命认识上不同寻常的意义。因为人们最重视的就是这个姓氏和名字,各朝各代的人修族谱在乎的也就是这个带着姓氏的名字。姓名在族谱世系表这个座标中,往前,是三千年前或几百年前的先祖,往后,是会继续繁衍下去的子孙万代。在族谱的世系图、世系表中,读到的,正是宗族发展的流程和生命延续的轨迹。作为个人,人生是短暂的,当个人的名字一汇入族谱世系表之中,可以看到的是人生的永恒。纂修族谱几千年来能久盛不衰,其根本原因则在于人的这种强烈的生命意识。所以,纂修族谱在民间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从公元前三千年商的甲骨文,公元前一千年周的鼎彝铭文、帝系世本和春秋战国时期荀子编著的《春秋公子血脉谱》到当代各姓编修族谱,五千年一直永续不断,有一种叫试图以阶级划分来取代血缘划分的某些“伟大”的政治家不可理解也改变不了的生命力。

族谱(房谱、冢谱)中的世系,是姓氏文化中的主要内容,是血缘文化的最为具体最为直接的体现。现代人修纂族谱,蕴含的是人的强烈生命意识,体现出的是人对人生价值的追求,对中华传统文化回归的渴望。也可以说,这是百年前共和政体的创立者孙中山先生“先有家族,才有国家”的观念,当前中共中央主席、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来的“以人为本”的思想的一个方面。父子之间,祖孙之间,兄弟姐妹之间,以致族群与族群之间,只要人的本性没有泯灭,没有异化,没有扭曲,就没有阶级差异的那种仇恨和对立。族群内部,强调的是和谐,是团结。从血缘文化中,能读到亲情,读到友爱,读到和偕,读到团结,读到“生死患难与共”、“同舟共济”、“血肉长城”,读到一个民族的凝聚力。姓氏,是族群的符号。这个符号像人名一样,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还有故事。人类社会,最根本最普遍的首先是亲情。人而室,室而家,家而族,族而国,中华文明正是如此繁衍开来,又如此传承下去的。姓氏文化,是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中一种重要的文化,那怕是像秦始皇一样的政治家也没有忽视。中国历朝有远见卓识的皇帝,就是入主中原的外族统治者,都重视这种文化精神的传递和发扬。蒙古游牧民族推翻朱明王朝建立以满族为核心的大清帝国,正是依然遵循发扬汉族文化传统,编修族谱才进入空前繁荣和鼎盛时期。

孙中山先生曾说:“中国国民和国家结构之关系,先有家族,再推到宗族,然后才是国族。如此结合,还怕甚么外患?还怕不能兴邦吗?”

我对姓氏文化的感兴趣,就在基于这种简单的认识。

族谱是姓氏的历史,宗族的历史。

公元2009年八月底,湖南省广电局巡视员龙佑云族尊约我至长沙,中华姓氏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科院遗传研究学家袁义达教授和江西人民出版社前社长林学勤先生在长沙对我说,他们拟主编《中华百家姓简史》。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切合族群心理的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因为我忝居中华龙氏文化研究会的副秘书长,筹备成立中华龙氏宗亲联谊会时,我又曾在秘书组任过副组长,我答应愿尽我的绵薄之力。他们要我做好前期准备工作。但我在拟写提纲时,发现我的未知领域还很多,感到力不从心,同时感到我过去编纂的《龙氏族谱》的范围和内容方面的局限性。因为中华龙氏历史源远流长,龙氏文化蕴积深厚;中华龙氏的居住范围很广,遍及全中国各省市以及海外各国和地区;我过去编纂《龙氏族谱》,只是以永新为中心,旁涉江西、湖南、四川、广东等省部分地方的部分龙氏支派,资料积累有限,只不过,永新是盐堆龙氏的发迹地,盐堆龙氏是武陵龙氏的延续和发展,湘、赣、粤、桂、川、黔、滇、鄂、闽、浙、徽、皖、豫、鲁、晋、冀等省,是武陵龙氏的主要分徙地。我有这得天独厚的条件,执笔撰写《龙氏简史》是我的幸运,也是我作为龙氏嗣孙的责任。

虽然,族谱是族史的基础,但族谱,是以宗族支派世系的承续为主体的编纂,但族史的主要内容是整个宗族的发源、繁衍、流变、迁徙、分布及主要人物的历史和宗族重大历史事件的表述。过去,族谱的印数多的几十本,少的三五本。新族谱编成,旧版要消毁,谱由专人秘藏,既神圣,也神秘。族史,是社会文明发展到当代的产物,现代才有的写作题材。印数成千上万,公开发行,读者群不仅仅是宗人而是全社会的读者。族谱的世系应编纂到截稿付梓时;族史,属于史,史是“过去事实”的记载,不同于族谱,也不同于志。据我所知,当时在北京就有编撰“中国百家姓简史”等写作机构三个。撰写龙姓族史,都在他们的写作计划范围内。几个大姓,已出版了三四个版本族史或研究专著。关于以龙姓族史为专题表述的专著,已编发两个文本。我借过来浏览了一下,其编纂者,我所知道的对龙氏族史有所了解有所研究的人,没有一人参与,所表述的内容,不仅简单片面,而且不准确。据说,仅是从因特网上搜集资料编撰而成,而宗族繁衍、流变的等资料的具体载体族谱却熟视无睹。

我作为曾经以写字谋生的龙氏裔孙,宗亲们在关注我,朋友们在鼓励我,在我的第六感觉中,还有先祖的眼睛在审视我。我深感责任重大。

史书的价值,在于真实。可信的史书,称为“信史”。信史的内容必须确凿翔实。先贤告诫:“为史而不足信,岂史志哉?”

我想:族史既然是史,作为史,就应该朝“信史”方向努力。文稿发布,既能为大多数宗亲接受,也能为社会广大读者接受。既不能在猎奇的意识中无意间贬损自己,也不能漠视族外的读者误为妄自尊大。最为关键的,是不能失实,绝对不要犯常识性错误,贻笑大方。

我想,“龙氏族史不仅要有龙氏宗族世系的传承和延续、流演和发展过程的纵的脉络连贯,而且要有龙氏宗族群体的分徙和分布,横的方面的繁衍和壮大。努力立体地展现龙氏族群从得姓到现在的整个历史流程,真实可信地展现龙姓在历史中和社会上的地位、作用和光辉业绩。

我想:姓氏文化来源于血缘文化。始祖是我们生命的源头,是神圣的。族谱中的姓氏源头,可以在史前的传说中寻求,但不可以使先祖在神话中虚化;应该尊重旧谱留下的宝贵资料,也应该纠正明显的史实的失真和违背历史常识的错误;必须要有严肃的责任感,面对祖宗,面对宗亲,面对社会,不仅能无愧于心,还能无愧于读者。

我想:作为著述,在内容表述上,不能仅仅是一般通用形式的没有是非没有正误的重复,不能仅仅是一些从古到今众所周知的各种资料的简单堆集。有资料的汇集,也要有自己的特色;有传统的传承,也要有时代的高度。

我就是在这这样的思想指导下,花了十余年时间,写下这个草稿——可能是不及格的草稿,姑且名为《龙氏史稿》。现在抛出来,有点草率,作为是抛砖引玉吧。希望后来者,写出完整、准确、更好的族史稿。

 

              永新龙氏三十九世孙 灿珠 谨书     公元20107

 

 

 

费时十六年,增删不少于十次,终于脱稿了,但不轻松。而且,甚感愧疚。因为这近百万文字,远远没有达到我曾经设想的要求。

公元20099月,我在湖南长沙答应中科院遗传学家袁义达和江西人民出版社前社长林学勤二先生编写《百家姓简史· 龙氏族史》,一个月后,向他们递交了“写作提纲”。“提纲”得到肯定,林社长并与海天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同。这时,我很兴奋。

在“序言”中,我写了我当时的想法,希望用确凿翔实的资料,写出可以不会脸红地面对列祖列宗,面对广大宗亲和社会上的广大读者的“龙氏族史”。

族史,一是血缘的肇始、传承、延续、繁衍、发迹、分徙、发展、流变,一是分布于各地族群所居住的村落中的生存状态,记载下这个家族居住地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生活境况,本支先祖的开基、派衍、人口数量、著名人物,以及物产资源、民风民俗、风景名胜、文物古迹等等,从而展现出一个氏族的完整而具体的立体面貌。从民间的角度,展现出居于生活底层的一个氏族的繁衍、发展;展现人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状况,以及他们的命运和思想。这种纯民间特色,与以帝王将相为核心的官修历史相补充,相辉映,这才能在史学中显示其真正的意义。我认为,编著《龙氏族史》只有这样,才能拥有更大的历史价值,更贴近龙氏族众,才是真真切切地为族众服务。

从公元2000年我编纂永新《龙氏族谱》到现在,十二年来,我放下我喜爱的文学创作,几乎是全力以赴,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为了搜集资料,我到国家图书馆和十余个省市级、县级的图书馆,查阅族谱和地名志、地方志,阅读有关姓氏文化的学术著作和杂志报纸。

不要说阅读,我仅用照相机拍下来的文字资料,计五千九百七十八帧;复印的资料装订成八巨册,还有没有装订的散页,估计有六百余张。大的图书馆,不让拍摄,我又没有足够的财力请他们制作光盘,只能伏案手抄。我还摘抄了十余本笔记。

家里,我有近二万册的藏书,其中也收藏了一些龙氏族谱和兄弟姓氏的族谱。

翻阅查找资料,扒在电脑键盘上写作,日以继夜,废寝忘食,不是形容词也没有夸张。

我的写作进程,缓慢而艰难。

耗费精力,也耗费财力,这是傻瓜的事业。作为龙氏嗣孙,是责任。我自负,但也自豪。疯子似的东奔西跑,我精神舒畅。

我知道,珍贵材料的获取,是必须到实地去寻找,司马迁当年写史记,就是这样的。至少得学一点皮毛吧。我本想到各省龙氏的主要居住地跑一跑,囿于财力和身体状况,以及孤身奋斗,故只成了一个梦想。

我得到了族内长辈和尊者的关心和支持,得到族内宗亲和族外朋友的关心和支持,我也感到有许多双期望的眼睛在关注着我也鼓励着我。

我的第六感觉中,还有先祖们注视我审视我的目光。

中华龙氏的历史那么悠远,中华龙氏的分布那样广阔,中华龙氏的文字资料浩如烟海多数又珍藏在民间……

在阅读和写作中,我发现了我的无知;在四处奔跑的搜寻和日以继夜的查找中,我发现了我力不从心;在敲打键盘和选词造句时,我发现了我才疏学浅……“序言”中那几个“我想”,只能算是当初的良好愿望。

既然决定做一件事情,其成败利钝,我不能逆料,但我必须做完。这是我的一贯性格。但我不能无视现实的艰难和困恼。

现在,把那些打印稿重新检视了一遍,我的能力,看来就只能写成这么个样子。

这个工作,应该告一个段落,因为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写。拿到印刷厂去付梓吧,书名还是叫《龙氏史稿》较为恰当。稿,初稿。相信,读者读了,会有许多不满和意见,然后,根据意见,进行修改和补充,再出版二稿。不是遁辞,是我确实的想法,也是可以做到的,不是梦。

                          永新县 云山源头惇伦堂  灿 珠

                                         公元2016826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